高冷教授与软萌助手系列之 博弈论(12)

4.12  绝望


到了伊利诺伊州厄巴纳,易烊千玺和王源找了个酒店住下,就开始工作起来。

两人的侦查方向不一样,易烊千玺属于犯罪心理研究,而王源属于刑事执行,两人虽然在一个房间,却是开了电脑各忙各的,互不打扰。

与研究新型材料的友人沟通了几个小时后,易烊千玺进一步缩小了范围,将罪犯的地理区位牢牢地钉在了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

与此同时,王源也转过头来,对易烊千玺说道:“我这边也有进展了。”

易烊千玺疑惑地走过来,看到王源在熟练地操作电脑,看了一会儿,发现还是那个追踪器的操控界面,忍不住问道:“那个发射器不是已经停止工作了吗?”

王源摇摇头:“千玺,这套追踪装置是你5年前研发出来的,帮我们破了很多悬案,但是之后我们又进行了改进。改进后的发射器在遇到外界强力破坏后,会暂时休眠,但是只要输入重置密码,发射器的第二套系统就会再次启动。等于事实上,在小凯体内的是两套发射器,外界只破坏了第一套,第一层被破坏的时候发射器会自动断电以保护其内部的元件。现在你看到的,是第二套发射器传过来的信息。”

易烊千玺看着屏幕上的一条条数据流,欣喜地说道:“王源儿你怎么不早说?”

“你给我机会说了吗?”王源儿撇撇嘴,“再说我也不确定第二套发射器有没有被同时破坏掉。现在看来,并没有。”

“所以……小凯他……”

“对,你家王俊凯没死!不然也没这么些数据传过来了!”王源顺着易烊千玺的话说道。

易烊千玺只觉得自己像坐了次过山车,得知王俊凯还活着,整个人都精神了,连忙将王源的笔记本电脑搬过来,仔细看着数据。

两人一人心算着数据,一人噼里啪啦敲击着键盘,通过发射器发射出来的地理信息数据,一步步接近真实地理位置。5分钟之后,王源敲了最后一个按键,松了一口气,颇有成就感地说道:“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文学院女生宿舍楼7栋。”

跟自己得出的地理信息一模一样。

两人连忙赶往香槟分校。

出示了工作证之后,易烊千玺和王源找到了文学院女生宿舍楼7栋所有住户的名单,逐一排查。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时,易烊千玺一愣,然后就拖着王源,径直走了上去。

易烊千玺急速地敲着门,门一开,女生愣住了。

“易教授?滚,我不想见到你。”

“由不得你。”易烊千玺推着门走了进来,将叶晴空逼回房间。

叶晴空没想到自己在美国也要看到自己非常讨厌的人,皱着眉头说道:“易教授,你今天又想干什么?”


王源不明所以:“你们——认识?”

叶晴空咬着牙说道:“认识。不仅认识,而且印象深刻。”

易烊千玺却是直视着叶晴空的眼睛,走过去,捏着她的手腕说道:“玩这么大有意思?想要夺走王俊凯,请用光明正大的方式,用这种手段算什么。”

叶晴空摇摇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易烊千玺指着手表说道:“说话算话。你给了我72小时,现在是第71小时,我抓到你了,你输了。”

王源这才明白易烊千玺抓到了幕后黑手,用手机定位了一下发射器,果然发现就在离自己5米处。

看来是没跑了。

王源将手铐铐在叶晴空手腕上,却听叶晴空继续辩解着:“你们干什么?易教授,我跟你有什么仇,你要三番四次玩弄我?”

易烊千玺冷冷地看着叶晴空:“有什么话,对伊利诺兰州立检察院法官说。”

易烊千玺和王源将叶晴空押到车里,就往州警局开去。

开到一半,王源觉得越来越不对劲。

瞅瞅自己的手机,app里显示,发射信号的发射器,本身一动也没动。

非常不对劲。如果发射器还在王俊凯身上,他不可能几小时都不动一下。这种发射器是非常灵敏的,就算王俊凯被绑在椅子上,但是身体轻微的摆动,发射器数据都会有不同,可是,一条条的数据流里的所有位置数据,完全一样。

就好像——发射器被人卸下来了似的。

王源心里一个咯噔,调转车头就往回走。

易烊千玺看到王源掉头,问道:“怎么开回去了?”

“发射器有问题。”王源只回答了一句,便不再开口,全神贯注地将速度调到最大档,风驰电掣地朝香槟分校赶去。


当手表的分针跳过晚上8点的时刻时,易烊千玺的手机突然响起。

易烊千玺拿起手机,接通,听到里面传来带着嘲笑的声音:“易教授,真有意思,真有意思。”

那人的声音又像鬼魅般飘进了自己的耳朵!易烊千玺捏紧了手机,看了一眼身边的叶晴空,突然感到掉进了冰窟了,全身冰冷。

手机里,那经过变声器处理的声音继续传来:“这场游戏,你真是输的彻彻底底。你们在赶往香槟分校的路上吗?别忙了,那宿舍里,有我专门托人放过去的从王俊凯身上取下来的发射器。不好意思,误导你了。

还有乌托邦的邀请函,也很不好意思,给你的那份,是特制的,纸张,也是我特意托人从美国带回来的。哦,忘记告诉你,你那位至交,是我们团队的首席制药工程师。

易烊千玺,你真让我失望。

我以为,你只是差我一点,没想到,你差我太多。

你,输了。”


易烊千玺将手扣在刹车杆上,车子突然从急速状态戛然而止,坐在驾驶位上的王源被惯性带出去差点撞到挡风玻璃,开口吼道:“千玺你干嘛?找死啊?”

易烊千玺却是冷冷地说道:“下车。”

王源一头雾水:“啊?你说什么?”

“下车。”易烊千玺又重复了一遍,看到身边的叶晴空,补充道:“带着她也下车。”

王源还没反应过来,易烊千玺已经打开车门,将王源推了出去,然后又对叶晴空凶神恶煞地吼道:“我叫你下车,你听到没?”

叶晴空被易烊千玺的样子吓到了,愣了一秒,就自己开门下了车。

王源嘟哝道:“易烊千玺你今天很不对劲,火气这么大,吃错药了吧?”


易烊千玺发动汽车,将油门一脚踩到了底。风在耳边呼啸着,周围的景象在飞速后退。易烊千玺飙着车,突然觉得世界无比喧嚣,各种各样的噪音从四面八方袭来,成群结队汹涌澎湃地灌进他耳朵。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易烊千玺只觉得自己的世界在轰隆声中坍塌成一片废墟。

计划一,瓮中捉鳖,可是那名罪犯居然毒发身亡。

计划二,交换人质,可是自己的母亲竟然失去了记忆。

计划三,顺藤摸瓜,可是赔上了小凯不说,自己居然查错了方向,被人耍的团团转,最后时刻经人提醒才知道错误,却没有任何改正的机会!

易烊千玺的脑袋嗡地一声炸了,就如同目睹7年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那场惨烈的爆炸。


没有了王俊凯,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易烊千玺开到桥上,看到桥下波光粼粼的河水,一个转弯,撞破护栏,向水面坠去……


听到声响的王源回过头,看到易烊千玺开着车坠落,大喊:“千玺……”

声音被淹没在轰隆的撞击声和人群杂乱的尖叫声里……


——————

王源和叶晴空将易烊千玺送到急诊室的时候,易烊千玺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

推进手术室时,王源哭着抱住医生的胳膊,说道:“求求你,一定要求他。”

医生安慰道:“我们会尽力给予这位先生最良好的治疗,上帝与我们同在。”

3个小时后,易烊千玺手术完毕,推了出来。

王源立马上前问道:“医生,怎么样?”

医生取下口罩,对王源说道:“病人的状况很不好。虽然手术顺利,但是……”

王源连忙追问道:“但是什么……”

医生想了想,认真地说道:“这么说吧,这位易先生,醒不醒得过来,就看他的求生欲望有多强了。如果他还留恋这个世界,他就会醒。如果他想见上帝,那也请节哀……我们都是上帝的孩子,在人间走了一遭,早晚都是要回去天堂的,对吗?”


王源寸步不离地守着易烊千玺,在他身边一直说着:“千玺……别睡过去啊……你还有母亲啊,还有我们这群朋友啊……”


——————————

易烊千玺只觉得自己飘在一片云彩里。四周是洁白的,安静的,但是又想所有东西都不存在似的。离他很远的地方,有一束光,但是,走过去好远好远啊。而自己,又好累好累。

“千玺?”身后出现一个声音。

易烊千玺回头:“小凯?”

美丽的桃花眼,亮晶晶的眼眸,微笑着,露出两颗虎牙。易烊千玺将王俊凯紧紧抱住,流着泪说道:“小凯……我好想你……你……也来这里了吗?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把你救回来……对不起……”

眼前的王俊凯微笑着摇摇头,抬起手,轻轻帮易烊千玺擦去泪水:“千玺……别哭了…… 我很好啊。我们……只是换了一个地方相遇。”

易烊千玺抬起头来,看着王俊凯,轻声说道:“有你,哪里都是好的。”

说罢,易烊千玺牵起王俊凯的手,逆着光走。

王俊凯回头看了一眼那远处的亮光,心疼地说着:“千玺……你……不要回去吗?”

易烊千玺笑着摇头:“那里没有你。我不回去了。小凯,我们往前走吧。”

王俊凯点点头:“好。”

————————————


王源一动不动地盯着易烊千玺,见他眉头皱了一下,又舒展开来,最后竟然嘴角带上了一丝笑容。正当王源为易烊千玺的放松感到开心时,却听到机器里传来嘟——嘟——嘟——的报警声。

叶晴空惊讶地喊着:“他……他……他……”

王源一愣,随即重重地按下床头的按钮,抓狂地喊道:“医生……快来啊!!!!”

几名医生迅速地赶了过来,看到心电图上一条直线,翻了翻易烊千玺的眼皮,说道:“对不起……先生……”

王源愣了一下,歇斯底里地大叫:“你们他妈的就傻愣着?急救啊!急救懂吗?”

几名医生摇着头,不住地说着:“对不起……先生……无能为力……对不起……”


王源疯狂地踢打着医生,最后被医院的警卫扣在地上。

半晌,王源听到叶晴空在他耳边说道:“王警官你醒醒!易教授他……走了。”

走了?


一刻钟之后,王源才木然地走到易烊千玺床头,看着易烊千玺。

他“睡着”的样子,很安详,嘴角还有浅浅的梨涡。

他梦到了什么?走之前想起了什么?

看他的样子,生命消逝的最后一刻,他是幸福的吧。


王源将脸埋进双手里,伏在易烊千玺身上痛哭起来。


——tbc




评论(72)
热度(278)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