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教授与软萌助手系列之 博弈论(7)

4.7 癫狂(第三天)

 

睡了5个小时后,早上9点,易烊千玺和王俊凯赶到了警局。

一整夜没有入眠的王源看到易烊千玺和王俊凯来了,像看到救星似的,连忙说道:“你们可算来了。源哥我要累死了。”

易烊千玺接过王源手中的卷宗,问道:“问出什么没。”

王源耸耸肩:“没有。我盘问了那小子整整5个小时,一句话不说。”

“我去问他。”易烊千玺打开审讯室的铁门。

“我也去。”王俊凯拉着易烊千玺的胳膊。

易烊千玺略微思考了一下,就点头:“好吧,你跟我一起。”

 

两人走进审讯室,坐在犯人对面,盯着他。

那人只是平静地看着俩人,不说话,也不反对。

易烊千玺看了他两秒,开口:“是不是不想回答所有的问题?”

那人只是盯着他半晌,然后双臂抱住身体,仰着脸。

“没错,他戒备心很重。”易烊千玺小声跟王俊凯说着。王俊凯也点点头。

易烊千玺却是毫不在意他的拒绝暗示,问道:“你是哪里人?北方?南方?”

易烊千玺见那人在自己说出“南方”两个字时,眉毛稍稍上扬了一下,对王俊凯说道:“南方。”

“让我想想哪个城市。内陆?沿海?”易烊千玺仔细盯着面前犯人的眼睛,当犯人不经意又流露出微表情时,对王俊凯说道:“沿海。”

“那我再猜猜是哪个南方沿海省份。”易烊千玺继续说着,“广东?广西?福建?都不是。莫非是海南?哦……海南。”

犯人眼中已经闪现出焦虑。易烊千玺又继续发问:“所以,你从海南跑到北京来是为什么?为了赚钱?为自己?不是。为家人?父亲?母亲?妹妹?”

“是妹妹。”王俊凯也看出了犯人的眼神在易烊千玺说出“妹妹”两个字时一瞬间的变化,0.1秒的回忆里全是温情。

王俊凯凑近犯人,看了半晌,突然问道:“你妹妹生了重病,对吗?所以她需要很多钱医治,对吗?”

犯人看了王俊凯一眼,眼里闪出泪水,可是还是倔强地咬着牙不说话。

王俊凯叹了口气,说道:“你放心,你身边这位易教授是国内知名的大教授,他可以帮你妹妹联系国内外最好的医生。费用嘛……费用易教授出,怎么样?”

易烊千玺点点头:“没问题。”

这时,犯人突然抓住王俊凯的手臂,开口:“你们真的可以救我妹妹?”

王俊凯十分认真地点头。

“好,我说,我说。”

 

正当易烊千玺和王俊凯等待犯人说出犯罪团伙的地址和成员时,突然,犯人整个人开始颤抖,然后口吐白沫。

王俊凯反应过来,然后打开审讯室的大门,喊道:“快点叫医生!!”

易烊千玺却是摇着犯人的胳膊,说道:“犯罪团伙是谁?在哪里?快说!!!”

犯人却是翻着白眼珠,摊倒在地上,全身不断地抽搐。

 

南杳赶到审讯室的时候,犯人已经开始大小便失禁,整个人不断地痉挛。南杳让易烊千玺和王俊凯压住犯人的四肢,见他瞳孔放大,面色苍白,给他注射了一剂强心针,可是没用,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南杳看着犯人直勾勾的眼睛,说道:“心跳骤停。他猝死了。”

易烊千玺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对着南杳吼道:“你们不知道他吸毒?”

南杳第一次见易烊千玺发这么大火,也不甘示弱:“王源一直在寸步不离地监视他,盘问他,我根本没时间给他做身体检查,又怎么知道他有毒瘾并且还毒瘾发作而死?”

王俊凯连忙拉住易烊千玺,然后对南杳眼神示意:“你先出去吧。”

南杳刚想拖走尸体,易烊千玺拦住了:“他就算死了,我也要盘问出来我要的讯息。”

王俊凯疑惑地看了一眼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重新关上审讯室的门后,就蹲下来,一动不动得盯着尸体。

等了十多分钟,易烊千玺一直保持蹲着的姿态,既不起身,也不说话。

王俊凯觉得慌兮兮的,忍不住开口:“千玺……”

“嘘……”易烊千玺将手指放在嘴上,对王俊凯笑了一下,说道,“小凯,你听,他在说话。”

“在……在说什么……”王俊凯有些惊恐地望着易烊千玺。

“有点小声……我还没听到……”易烊千玺说着,趴在了地上,将耳朵凑近那局面目狰狞,嘴角带着白沫的尸体的嘴边。

王俊凯觉得有点不对劲,走过去准备拉起来易烊千玺:“千玺……他死了……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却听到易烊千玺恶狠狠地盘问:“快点说!你们把我母亲藏到哪儿去了……”

王俊凯觉得毛骨悚然,拉着易烊千玺的手,说道:“千玺……陪我出去!!!我不想跟尸体待在一起……千玺……”

易烊千玺对王俊凯的哀求置若罔闻,却突然笑着对着尸体说道:“你说什么?不告诉我?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死了我就不能折磨你……”

说罢,易烊千玺站起来,然后疯狂地踢打着已经毫无生命迹象的尸体:“快点告诉我……告诉我我母亲在哪里!!!……”

 

看着陷入疯狂的易烊千玺,王俊凯突然想起来Lynn说过的,AS症患者是不能受刺激的,疯起来异常可怕。王俊凯抱住了易烊千玺的身体,喊着:“千玺……你醒醒!他已经死了!!!”

 

易烊千玺却是双眼通红地甩开王俊凯,只听“哐”的一声,王俊凯被暴怒的易烊千玺甩到了审讯桌上,身体和铁桌碰撞,发出刺耳的巨响。王俊凯只觉得背后一阵钝痛,却还是想着易烊千玺,抬头看着易烊千玺,说道:“千玺!你看看我!我是王俊凯啊!”

易烊千玺却是走过来,双眼直视着王俊凯,突然,扼住王俊凯的喉咙,说道:“你们也是一伙的,对吗?!”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第一次知道AS症疯起来如此可怕,如此没有理智,不近人情。他被易烊千玺扼住喉咙,艰难地说道:“千玺……我是你的……小凯……啊……”

喉咙的压力越来越大,王俊凯流着眼泪看着易烊千玺,双手握着易烊千玺的手臂,绝望地发现他的眼神里没有任何感情,最后只能重重地用手臂向易烊千玺肘关节打去,易烊千玺吃痛松开了手,王俊凯剧烈地咳嗽着,倒在地上。

 

审讯室外的王源和南杳看到这一幕,都抓狂了,立马冲到审讯室门口,拍打着大门:

“王俊凯你快开门!!!易烊千玺已经疯了!!!!AS症疯起来会打死人的!!!快点开门!!!”

南杳敲了半天门没动静,审讯室里,易烊千玺已经把王俊凯当成了犯罪团伙的同僚,几拳重重地打在王俊凯肚子上,可是王俊凯只是捂着自己的肚子,蹲在地上,并不换手。

再这么打下去要出人命了!!王源正想着,只见南杳已经跌跌撞撞拿过来钥匙,说道:“还好有钥匙……快点,快点开门……”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王俊凯从玻璃窗上看到南杳拿着钥匙跑过来,居然——冲到了审讯室门口,然后,将门反锁了。

南杳一转钥匙,发现打不开,看到王俊凯的动作,疯了,转头问王源:“王俊凯他妈的在做什么?!”

王源只是隔着玻璃看着王俊凯。

 

已经进入疯狂状态的易烊千玺力度大得惊人,王俊凯已经被打得嘴角流出了鲜血,可是还是笑着看着易烊千玺。

千玺,我说过,不论何时何地,不管发生什么,不管你是怎样的人,我都会在你身边,陪着你。

王俊凯将易烊千玺紧紧抱住,易烊千玺拼命挣扎着,王俊凯觉得自己抱着一头发狂的豹子,随时随地会被咬一口,可是他不在乎。

易烊千玺只是稍微沉默了一阵子,又突然爆发,将王俊凯重重地推到地上。

王俊凯放任易烊千玺踢着打着,直到易烊千玺自己精疲力竭地瘫在地上,喘着粗气。王俊凯想将易烊千玺拥在怀里,可是易烊千玺的眼神,除了警戒,就是警戒,丝毫看不到一点王俊凯熟悉的易烊千玺的影子。

 

可是,这双琥珀色眼睛的主人,明明就是千玺,那个自己深爱的,也深爱自己的易烊千玺啊。

王俊凯眼睛已经模糊一片,回忆却像潮水侵袭了他的思维。

王俊凯想到第一次见千玺,他穿着米色的毛衣,在大大的教室里,眼睛投下落魄和孤单。

王俊凯想到自己在人生的最低谷时,易烊千玺说,你是你,你是王俊凯。

王俊凯想到在乌托邦,他笑着说,我爱你。

王俊凯想到在午后的阳光里,他躺在易烊千玺的腿上,看他微笑着低下头,亲吻自己。

 

王俊凯知道,深沉如易烊千玺,如果表现出来的爱已经是一片湖泊,那藏在心底的爱肯定已经是一汪海洋了。

而朝夕相处的岁月里,易烊千玺一直扮演着照顾自己,保护自己的角色,可是自己为他做的,太少,太少了。

 

王俊凯想到了那天跟婆婆在山坡上聊天时,她最后小声叮嘱自己的话:“如果有一天Jackson犯病,请小凯你务必让他在最短时间醒过来。犯病时间越长,他的脑组织永久性破坏越严重。如果犯病时间和强度长过半小时,他——他会智商退化成3岁孩子的。人会变得幼稚而任性,也会忘记很多的事情。”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伸出手,摸着易烊千玺的脸庞。易烊千玺虽然还是无比警觉,却因为精疲力竭,居然没有甩开他。王俊凯笑了笑:“千玺……我说过,我是你的解药。我知道你现在很慌乱,觉得四周很吵闹。可是,我会让你会安静下来的。千玺,我爱你,很爱你,你知道吗。”

 

拿定主意,王俊凯只是咬了一下嘴唇,就坚定地开始一颗一颗地解开自己衬衫的纽扣,褪下上衣,露出白皙的上半身。然后伸手过去,将易烊千玺的外套除去,再伸手解易烊千玺的衬衫扣子。

 

南杳双手捂住嘴巴,嗡嗡地说道:“王源!易烊千玺疯了,王俊凯也疯了吗??他……他在干什么??!!”

王源冷静地说道:“王俊凯没疯。他在——用身体唤醒易烊千玺。走,你去监控室关掉审讯室的监控!”

见南杳还愣着,王源吼了一句:“快去啊!”

南杳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起身往监控室跑。

王源大声轰走其他人:“快点走!没什么好看的!你们谁敢踏进审讯室走廊的门我源哥一枪毙了你们!”

将人全部轰走,王源虚脱地坐在地上,背对着审讯室,轻声说:“王俊凯,你一定要成功啊。”

 

——————

褪去了两人的衣服,王俊凯轻轻地抚摸着易烊千玺的脸,第一次觉得自己在这场情事里自己无比孤独。

以前,眼前的这双眼睛是炽热的,深情的。当两人坦诚相待时,他的目光落在你身上时,你会觉得每一寸的肌肤都在灼烧。他的目光落在哪里,哪里就燃起一小团火苗。而他的亲吻,他的指尖,触碰到哪里,哪里就会留下甜蜜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流逝变成烙印在肌肤上的他的气息。从此,他的身体里有了你,你的气味里有了他,你们生生世世缠绵在一起,互相变成对方最熟悉的人。

 

可现在,只剩下王俊凯流着泪亲吻着易烊千玺。

他亲吻着易烊千玺琥珀色的眼睛,说道:“千玺,你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吗?你的眼睛美极了。后来我再也遇不到一个,像你眼睛一样清澈的人。”

他亲吻着易烊千玺的嘴角,笑着说:“千玺,你知道吗,当我开始爱上你,我曾经整整几个月在脑海里琢磨,亲吻你的嘴唇是什么滋味,你嘴角的梨涡又有多甜。”

王俊凯温柔地亲吻着易烊千玺的每一寸肌肤,嘴唇沿着易烊千玺蜜色的肌肤一路向下延伸……

 

隐藏部分(已换源,2015.4.11)

(1.私信对于对教授文的意见和建议,2.lo主会私信你密码)

恋人身体的温度和气味,在耳边的喃呢与低诉,终于唤醒了易烊千玺。

并不急于起身,王俊凯躺在地上,转过头看着身边的易烊千玺,见他琥珀色的眼眸重回宁静,轻声说道:“千玺,我爱你。”

易烊千玺却是鼻头一酸,哭了,亲吻着王俊凯身上自己发狂时落下的伤痕,说道:“傻瓜……小凯……你真的好傻……”

王俊凯伸手抚摸着易烊千玺的头发:“我哪里傻了……你不是回来了么。”

 

易烊千玺亲吻了一下王俊凯的额头,就拿过身边的自己的棉质衬衣,细心地帮王俊凯做清洁。

王俊凯也大大咧咧地躺在地上,眉眼弯弯地看着帮他整理卫生的易烊千玺。

整理完毕,易烊千玺又像爸爸哄孩子一样,细心地帮王俊凯穿好了衣服,自己也穿好了除了那件衬衫之外的所有衣服,将衬衫丢到垃圾桶里,打开审讯室的门,然后打横抱起王俊凯,说道:“今天你累了,别顶嘴,就这么抱你出去。”

王俊凯不干了:“易烊千玺你有病啊。这是警局啦不是家里啦。一个大男人抱着一个大男人像什么回事。会被人笑的。”

“我看他们谁敢笑我。”易烊千玺已经踢开了门,抱着王俊凯往外走。

王俊凯翻了个白眼,觉得易教授真是越来越任性了,当初自己是为什么觉得这家伙木讷又纯良呢?在不要脸方面王俊凯突然觉得易烊千玺在他之上了!

可是……在易烊千玺怀里……感觉也不错呢……

千玺的胳膊很有力,抱着自己的时候,很平稳,让人很安心。

王俊凯心里安慰自己:“既然易教授抱人技术还不错,就让他抱吧……”

于是易烊千玺在众人惊愕的眼光里,横抱着王俊凯走出了审讯室,走过了走廊,走出了警局,然后淡定地向停车场走去。

 

王源看着易烊千玺和王俊凯离去的身影,不可置信地摇摇头:“居然……成功了。易烊千玺,我该说你什么好呢?以前,我一直以为,你爱王俊凯比王俊凯爱你多得多。现在我才明白,王俊凯对你的爱也那么深。唉。我源哥心里的那个人,何时能爱我。”

 

王源在警局门口发了一会儿呆,就觉得自己好像好一阵子没见南杳了。

让她关监控来着,怎么30多分钟了还没回来?

 

王源走到监控室看到南杳时,见她正呆呆地坐着,留给王源一个安静的背影。

王源走过去拍了一下南杳的肩,问道:“南杳医生,干嘛呢?”

南杳木然地转过脸,王源发现她脸上全是泪痕。

王源一惊,问道:“南杳你怎么了。”

南杳只是摇头。

王源便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监控室的监视屏是全开着的。

想了一下,王源惊呼:“我让你关监控,你没关?”

“放心,监控室就我一个人。没其他人看到易教授的……画面……”南杳咬着牙说着。

“就你一个……”王源琢磨了一下南杳的话语,然后惊讶地说道,“你是说……你……你从头到尾看了……”

南杳低下头,说道:“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看……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自虐。可是我知道,不看我不会死心。现在,我死心了。我一直以为,我是最爱易烊千玺的。可是跟王俊凯比起来,我连万分之一也没有。”

说完,南杳伏在桌子上,痛哭起来。

王源在南杳身边站着,看着她哭泣,却不知道做什么,只好静静地站着。

 

哭了10多分钟之后,南杳终于略微平静下来,虽然还在小声抽泣,却是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一扭头,见王源还在身边,不禁问道:“王源督察,你怎么还没走?”

王源却是愣了一下,然后,像自言自语一般,轻声说着:“南杳,为什么这么多年,你的目光永远跟着易烊千玺,从来不看你身边的人呢?有时候,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你有没有想过,你爱上的,不是易烊千玺,而是你想象中的易烊千玺?你又有没有想过,除了易烊千玺,有人更加了解你,更能给你幸福?”

南杳静静地听着王源的叙述,却总觉得话里有话。等她细细琢磨,转过身,王源已经走出了监控室。

一瞬间,南杳觉得自己心里空荡荡的,如同西伯利亚的莽原。

 

——tbc

评论(122)
热度(328)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