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妖

#三狗子第二集脑洞。这么狗血的画面我不写个文出来纪念一下简直就是对不起我自己。

#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不要在意和尚为什么法号是真人,法海的徒弟为什么是唐僧,易素贞为什么是女的,古代为什么有肾6,打tag为什么还要死不要脸打千凯这种细节!

 

你好,我是小沙弥,是王法海大师的徒弟。对,我知道你们根本不关心我这种死酱油叫什么名字,所以我也不打算告诉你们我的名字,我打算走神秘路线,成为你们心里一道玄之又玄的秘密,嗯,所以你们叫我名号玄玄就好。

 我的师傅呢,是享誉海内外的得道高僧王法海,中文名王法海,英文名karry wang,号螃蟹真人。

好我知道你要吐槽我师傅的号,不,如果你是我师傅的徒弟,你应该会先是疯狂吐槽然后心神俱疲最后处之泰然。

 因为,我师傅做的事儿,从来没有靠谱的。

 
 比如某一天。

 “师傅师傅,作为佛门中人我们是不是该清心寡欲诚心向佛?”

 “玄玄你说的对。”

 “所以师傅你可不可以不要在我打坐的时候在旁边吧唧吧唧吃狗肉?”

 “o(╯□╰)o……玄玄,你这就不对了。空即是色色即是空,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你就是没到一定境界,所以才看狗是狗。你师傅已经快羽化登仙,看万事万物皆浮云。你看我手中这狗腿,在我心里它跟金针菇没啥区别……”

 “……师傅您快吃吧别说话了。”

 
 又比如某一天。

 “玄玄,小玄玄,替师傅将那本佛经拿过来。为师要彻夜研读佛法。”

 “哦。”

 吧唧——

 佛经里面掉出一个DVD。

 我捡起来一看,只见封面写着《恋之欲室》,旁边还有那位女演员的名字,叫什么苍井空。

 女施主穿的有点少啊,看着有点冷啊,阿弥陀佛。

 师傅却是一把抢过DVD,揣进袈裟里,神色慌张地说:“不准告诉住持。"

“可是,师傅师傅,那是什么……”

 师傅沉思片刻,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日本民俗文化研究。”

 哦……我恍然大悟,对师傅投去敬佩的目光。虽然师傅平时看起来不爱学习,连看佛经都会打瞌睡,可是师傅的涉猎真的很广泛呢。

 而当我多年之后,也对“日本民俗文化”进行了一定的研究——

 艹尼玛的王法海。

  

 

再比如某一天。

 我和师傅一起去山下化缘。

 师傅一出门就带上了假发换上了一套嘻哈服装,正色说道:“玄玄,记得千万不要叫我师傅,这样显得我多老啊。”

 我很疑惑,问道:“那叫什么。”

 师傅甩甩他的假发,露出自信的笑容:“叫我凯大人。”

妈蛋叫凯大人哪里比叫师傅显年轻了!

 然后我和师傅一下山,就碰到了两个女人。

 那两个女人穿着高跟鞋,因为下雨地上有一滩泥水,站在街的另一边不想过来,怕弄脏了鞋子。

 师傅双眼放光:“我们一定要去帮这两位陷入困境的女施主啊……胸真大啊……”

 “啊?”

 “不对……有容乃大啊……玄玄我跟你普及了这么久的佛法你怎么还听不懂为师说什么。真是没有慧根。”

 于是我就跟着师傅过街去背女施主。

 背完之后我就放下了我那位女施主,可是师傅那位女施主却反手一个耳光,拍在了师傅的脸上,说了句:“流氓!”

师傅目送着两位女施主远去,带着一半明媚一半忧伤对我说:“玄玄你看,为师出门化缘不容易啊。随随便便背个女施主,人家看上了我,我拒绝了她,她就这样因爱生恨诽谤我。你看,山下的世界好险恶——我好piapia!”

 那位女施主听到这句话,特意折回来吐了次口水:“死秃驴你背我的时候摸我屁股,去你妈的。”

 当时,师傅的脸色有些尴尬。我只好装作四处看风景。

 
 
 是的,我的师傅王法海就是这么个不靠谱的和尚,所以当我说完我师傅日常几件小事之后,你们是不是一点也没兴趣吐槽我师傅的名号了?

 因此,当我有一天听到师傅跟我说“玄玄我们去收妖”时,我当时几乎是热泪盈眶!

 妈蛋做了10年的和尚终于要干点正事了我的内心嘭嘭嘭直跳气氛刚刚好,紫金钵和禅杖终于要从那堆满灰尘的仓库里取出来了那天我忘记了我的心情是什么味道!

 师傅刚把紫金收妖钵和禅杖取出来就后悔了,回头对我说:“玄玄今天天气不好要不我们改天收妖……”

 “师傅今天天气晴气温23到27°,1到2级微风,是个适合出游散步,捉妖除魔的好日子。”

 “玄玄你看这紫金钵和禅杖好重的哎呀哎呀我要拿不住了……”

 “师傅您放心我帮你拿着……”

 “玄玄现在是法治社会,建国以后妖精不准成精,我觉得我们此行肯定没有收获要不就此打道回府……”

 “师傅听说山下桃花坞住着一位蛇精,容貌艳丽身段婀娜,凭着一副好皮囊迷惑众人,师傅您可要替天行道啊。”

 “纳尼?容貌艳丽身段婀娜?……不对,嗯,像为师这种人,就是天生为收妖而生的。这种妖怪,不能让她为祸人间。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玄玄我们走起……”

 

————

 

我满以为收妖之路会异常艰险,比如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找到妖怪的老巢,然后大战八百个会合,哪知师傅拿起他新买的肾6普拉次拨打了114之后,问到了宝芝堂老板娘的联系方式,就跟易素贞约好了时间第二天进行会晤。

我突然有点同情起我以前那些不会信息化时代联系方式的老师傅们。

第二天一大早,师傅就起来了,我看见他对着镜子在那儿整理仪表。今天师傅穿了压箱底的锦襕袈裟,带了他爸爸的爸爸的爸爸留给他的瑞士手表,衣冠楚楚的样子让我特别不适应。我看他拿着梳子对着脑袋琢磨了良久问我:“玄玄,你说我今天弄什么发型比较好呢。”

妈蛋你就是一死秃驴你能弄出来什么发型?!

我从旁边拿起师傅的毗卢帽给他戴上,说道:“师傅可以了,出去吧。”

师傅回头给我一个嫣然的微笑:“玄玄,我帅吗?”

o(╯□╰)o……其实我真的非常不想理这位自大狂。可是如果不称赞师傅,师傅会哭着对我说“小玄玄爱我你怕了吗”……然后还会跳一段我的滑板鞋污染我的眼球。

于是我昧着良心说:“你帅,你帅,你最帅了。”

师傅邪魅一笑,说道:“我果然是帅气已经藏不住,帅出中国帅出宇宙的低调大帅哥karry  wang。”


早上九点,易素贞如约而至。

师傅看到易素贞的第一眼,就完全忘记了自己收妖的正事,口水巴拉巴拉流了一地。

我站在一边,觉得十分丢脸。

我这师傅虽然好色,可是平时也就是耍耍嘴皮子,这口水都快汇成太平洋了是个什么情况?

良久,师傅终于平静下来,合上了嘴巴,但是随即又进入了碎碎念模式:

“哎呀世间为什么会有如此出尘脱俗的女子!玄玄你看那琥珀色的眼睛像琉璃一般清澈美好,玄玄你看那精致的鼻子像一座俊秀的山峰,玄玄你看那嫣红的嘴唇像九月的枫叶,哎呀哎呀美人居然对我笑!我擦我擦居然有梨涡!好甜!玄玄怎么办我感觉我的脸在发烫心在砰砰跳整个人想跪在她脚下叫她达令!!!”

见师傅已经傻逼到语无伦次了,我不得不开口:“易素贞你可知罪。”

哪知易素贞一点也没有畏惧,反倒是娇嗔一笑,说道:“不要叫我易素贞,叫我贞贞姐。”

易素贞一开口,师傅就噗通一声跪下了。

我一脸嫌弃地说:“师傅您干吗呢?这还没到过年了你讨什么压岁钱。”

师傅泪流满面:“玄玄我忍不住啊!我一听到小娘子的声音就苏死了,双腿不由自主地发软啊!等我回过神来我已经跪上了!”

什么德行!我拉着师傅从地上站起来,对师傅说道:“师傅你是来收妖的不是来花痴的。加油!”

经我提醒,师傅正经了一下,压抑着自己的淫笑走过去,说道:“小娘子……在大彻大悟的佛门面前,只许前进,不准后退……不要后退……不要后退……”

我擦我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师傅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壁咚易素贞!啊!我切腹自杀的童年!!!!

然后我就看到易素贞轻轻地推开了我那花痴师傅,说道:“不要碰我……”

师傅跌跌撞撞往后倒,我扶住了师傅,问道:“师傅,这蛇妖是不是法力高强,轻轻一推你已经离她5米开外了!”

谁知师傅眼冒桃心:“哎呀贞贞姐真是全身都是苏点!连推人的动作都是那么妩媚!我身子一碰到她那柔弱无骨的指尖我就沉醉了!!!我就天旋地转地往后倒!!!”

o(╯□╰)o……我真的不想让人知道我跟这个人有任何关系!

“师傅,您还收不收妖?”


当我语重心长地转过头来问师傅时,惊讶地发现他不见了。

糟了,莫非被蛇妖卷走了?

我四处寻找,终于在一片小树荫下看到了正在跟易素贞玩扑克牌的师傅。


“飞机带翅膀……”易素贞甩出一堆手牌。

“王炸……”师傅挑挑眉,“贞贞姐你输了。”

“讨厌!”易素贞将牌扔到地上,“今天运气好差!”

“没事……”师傅扶起易素贞,温柔地说道,“贞贞姐今天手气不好,我们就不玩牌了。附近有个电影院,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今天有美国大片《泰坦尼克号》。”

“哦,就是那个,由酱噗,捱酱噗。”

“贞贞姐英文发音真标准。留学回来的吧?”

“那是……”


还收不收妖了!!!我郁闷地拿起一块小石子扔向远处,结果草丛里响起一个声音:“谁啊!拉个屎被砸三次还让不让人安心大大?”

然后我看见草丛里唰地站起来一个清秀的白面书生。

星星一般的眼睛,白皙的皮肤,凝神思考的样子宛如画中人。

哇。真是一表人才。我暗暗说道。

不过这位少年正在思考什么人生哲理呢?

我走过去,跟这位少年握了握手。

“您好,我是山上的和尚,您可以叫我玄玄。”

“您好,我是山下的大夫,您可以叫我王许仙。”

哦!原来这位就是许仙许大夫!我心存敬佩。然后看他还在凝神思考,不禁问道:“冒昧问下,刚刚许大夫您在思考什么医学难题?”

许仙想了想,还是诚恳地开口说道:“我刚刚在想,我拉完屎了用纸擦了屁股没。”

o(╯□╰)o……虽然根本不想讨论这个话题,我还是作死地又问了一句:“想清楚了没?”

“嗯。”许仙点头回答道,“擦了。用手。”

我低头看了一眼刚刚和他握过手的我的手。心里流过深深的忧伤。


两人无语了一会儿,许仙开口:“哦对了我要回去了。玄玄我们江湖再见。”

我这才想到关键问题,连忙说道:“喂,许大夫你老婆都快跟人跑了你快去截胡一下。”

许仙一听,卷起袖子说道:“那个兔崽子敢动我女人,小玄玄你快点带我去。”

我真不好意思告诉他,那是我师傅。


当许仙堵在易素贞和我师傅面前告诉我师傅“这是我娘子”时,师傅只是略微思考了一下,就开始了言传身教——

我知道师傅无耻,但是我不知道师傅居然这么无耻。

“许仙啊,你看你们的缘分虽然始于千年之前,但是我跟贞贞姐的缘分也是始于千年之前啊。几千年之前我是捕蛇人,你是牧童,可是我捕到了贞贞的话,会好好对她的,根本不会杀害他的。你看你就是个小三,不,老三。”

许仙愣了一下,觉得我师傅说的好有道理竟然无言以对。

我摇摇许仙的胳膊:“问题是,你现在是人家老公啊。你们的婚姻是受法律保护的!”

许仙听完,也挺身说道:“对!现在我是贞贞老公!我们的婚姻是受法律保护的!”

师傅略微沉思了一下,便说道:“这种三角恋的事情吧,还是交给贞贞做决定吧!”

然后师傅一扭头,就对着易素贞开始洗脑:

“贞贞啊,你看,我是大唐第一高僧,手上有少林寺博士毕业证书,MBA证书,考过了英语四六级,计算机三级,目前正在普陀山工作,事业正在稳步上升中。”

我默默补充道:“师傅您的博士毕业论文是找人代写的,英语四六级和计算机三级是找师弟替考的……”

师傅瞪了我一眼,继续说道:“我现在有一处房产,面积300平方米,依山傍水,视野开阔。”

“师傅得了吧你说的是山上那座破庙啊……”

师傅又瞪了我一眼,继续开口:“在我的房子里还陈列着各种名贵古董,比如紫金钵、禅杖,瑞士手表等等等等……你现在看到的只是我财富中的九牛一毛……”

“师傅您得了吧你已经把家里全部值钱的东西都穿在身上了,根本没有‘等等等等’……”

“玄玄你闭嘴。”

 

见我不说话,师傅终于心里舒坦,继续说着:

“可是,你看看,许仙有什么呢?”

“人家是大夫……工作好收入高。”我忍不住开口。

“大夫好吗?大夫好吗?还是个妇科大夫!”师傅劈头盖脸反驳道,“一天到晚看别的女人不说,值夜班时漫漫长夜无心睡眠很容易擦枪走火的!”

“人家有一个美好的家庭,有疼爱他的姐姐姐夫……” 我默默说着。

“得了吧长姐即为母,婆媳关系最难相处了……”

“人家有个大店铺……” 

“那是贞贞姐出钱给他开的!”

“人家是国际认证金牌妇产科大夫……”

“那也是贞贞姐帮他考的!”

 

说到这里,我沉默了。因为我突然觉得我也被师傅洗脑成功了,我发现我敬爱的许大夫就是个小白脸。

易素贞也沉默了,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不说话。

师傅见易素贞皱起了眉头,心疼地走过去说道:“贞贞,你这么多年供着一个吃软饭的,开心吗?就算为了报恩,这么多年也够了,从今以后,follow your heart,好吗?”

易素贞思索良久,最终抬起头,眼里有泪光闪动:

“海哥哥,谢谢你。今天我玩得很开心。我将记住这短暂但快乐的时光。可是,如果没有官人,几千年前我已经不在了。这份恩情,我要用一生来报答的。”

说罢,走过去牵起许仙的手:“官人我们走吧。”

 

师傅静静地看着易素贞和许仙的背影,留下了泪水。

我说,师傅你哭了。

师傅说:“对啊,我哭了。我不怕寂寞如雪浸染袈裟,因为世人皆寂寞。我不怕韶华白头空留哀愁,因为人生本残缺。我只怕,怕这辈子,再也见不到贞贞。”

 

就在师傅坐在地上哭成了个傻逼时,许仙突然回头,看了一眼易素贞,又看了一眼师傅,突然甩开手说道:

“刚刚法海大师说的对。这么多年了,我应该follow my heart!”

易素贞不解地说道:“什么follow your heart?你要follow啥?要房子给你变房子要工作给你变工作你还有啥不随心所欲的?”

许仙不理会易素贞,走到法海面前,说道:

“王法海,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深深地爱上了你!但是我穷,我没钱,我不敢开口!现在,我是小有名气的医生了,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一口老血喷出来。这世界太疯狂,剧情转换太快我适应不来!!

易素贞走过来,愤然甩了许仙一个耳光:“许仙你是男人!王法海也是男人!性别相同怎么恋爱?”

许仙捂着脸哭着说:“我跟你物种不同都能恋爱结婚,我怎么就不能爱法海?!”

师傅走过来,牵起易素贞的手:“你看,就算你想报恩,人家还不领情。跟我走吗?”

易素贞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王法海。他有一双迷人的桃花眼,看着自己的眼神很温柔,很专注。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一瞬间就让易素贞觉得阳光灿烂,世界美好。

几千年的岁月里,易素贞突然觉得人间有了色彩。

心里有了答案,易素贞便大大方方地挽着师傅的胳膊,嘴角浮起甜甜的小梨涡:“走。”

经过许仙身边的时候,易素贞愤怒地吐了一口口水,跟着师傅扬长而去。

我算是明白了,山下的女人都是一样的,甩耳光、吐口水,一气呵成。

 

哦,你问我,之后呢?

之后,王法海和易素贞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呗。


——————


师傅这辈子只收了一只妖,因为他说,有了贞贞,他的人生已经圆满,不需要任何功名利禄了。

师傅收妖的大名在佛界迅速胡萝卜,大家都说王法海被妖怪迷了心智,晚节不保。

可是,我看到师傅和贞贞姐一起花前月下,聊诗词谈歌赋,看星星看月亮,孵蛋养孩子,贞贞姐是人形的时候师傅就各种谄媚说“贞贞你真美”“贞贞你好漂亮”;而贞贞姐不小心喝了雄黄酒变成原型时,师傅就会把贞贞姐抱到床上替她扇风降温生怕天气太热蒸熟蛇这种冷血动物。

师傅再也不下山了,他说山下的所有风景比不过贞贞的一个微笑。

师傅也不再进行“日本民宿文化”研究了,他说只要看贞贞一眼他都能热血沸腾还看什么A/V.

师傅就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可是这样的师傅,却更让我敬佩。

当师傅跟贞贞姐在一起的时候,我看着他们对视的眼神,觉得——真的很幸福。

——————

师傅将紫金钵和禅杖传给了我,说道:“玄玄你去取经吧。”

我茫然地看着师傅,不懂为什么师傅突然顿悟,让我去普度众生。我心想,师傅果然比我想得睿智深沉啊,沉浸在美好的爱情里,还不忘培养佛法接班人。

结果师傅不耐烦地对着我屁股踹了一脚:“快去快去。作为单身狗要有单身狗的觉悟,不要挡着我跟你贞贞姐培养感情。”

说罢随便指了指天说道:“你就跟别人说,你是自东土大唐而来,去往西方极乐世界。”

我顺着师傅的手势望向远方,半晌,开口说道:“师傅……您指的是南方……”

师傅尴尬地笑笑,放下手:“这不是重点!好了好了你快去取经吧。”

我拿着紫金钵和禅杖,问师傅:“那人家问起我,我叫什么名字呢?师傅,从我当你徒弟开始,你给我取名就很随意,小时候叫一狗子,长大了叫二狗子,再长大叫三狗子,您咋不叫我贵宾犬呢。”

师傅看了看我,说道:“玄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名字,只是人的一种代号,just  a  name ,OK?好了好了,既然你生在大唐,热爱玄学,你就叫唐玄奘吧。好了好了,拿好袈裟、紫金钵、禅杖,马上离开不要回来。”


——————

多年之后,我位列仙班,回到东土大唐,师傅已经圆寂,只剩一堆白骨。

我看见师傅的墓碑上写着:

【金风玉露一相逢,胜却人间无数。我王法海这辈子做事不靠谱,但人生里就完成了一件靠谱的事儿,收了我的贞贞。此生无憾。感谢上苍。】

我见到了化成原型的易素贞,她静静地盘在师傅的小山头上,用头温柔地蹭着师傅的墓碑。

我便问她有什么打算。

贞贞姐轻声说着:原以为是上天的安排,来到人间寻找真爱,可遇上海哥哥,这几千年的等待才有了色彩。现在,他走了,人间于我又成了黑白,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我看见贞贞姐伏在师傅的坟墓上,良久,我走过去,发现贞贞姐安静地沉睡着,永远地,随师傅去了。

我将贞贞姐葬在了师傅的墓穴里,一人一蛇,我却哭了好久。

我不知道他们在一起,受到了世人的多少非议,但我知道,他们一直都是恩爱的一对,他们会在天堂相遇,继续恩爱下去。

——end

评论(62)
热度(309)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