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教授与软萌助手系列之 乌托邦(4)

#我也不造为嘛要写这么多。为嘛要两个视角一次放完。大概是太宠你们,不想吊着你们。

 

3.4  筛选

side  A   易烊千玺视角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易烊千玺一定觉得自己在梦里。

睡醒,起床,一切都不一样了。

自己所在的小屋,是一间古朴的房子,一个大单间,西北角处有个小小的卫生间。房子是砖瓦结构,单间里摆着一张床,一个桌子,头顶一个小小的日光灯,卫生间里有个简简单单的盥洗台和马桶,再无其他。

仔细回忆了一下,易烊千玺断定自己应该是被主办方下了药拖到了这里。而且主办方还除去了他的手表和手机等工具,所以易烊千玺并不能判断自己昏迷了多久,在什么地方。

在屋子里研究了一阵,床,桌,墙壁,都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我在哪里?

更重要的是,王俊凯在哪里?他怎么样了?

易烊千玺推开门。

 

长长的青石板街道绵延伸展,街道旁边是跟他房子一样简单而古朴的小房子,均是砖瓦结构,整整齐齐地排列着。易烊千玺回头看了一下自己的门牌号码,8号房。

屋子里面已经探索完毕,接下来该往外拓展一些了。这样想着,易烊千玺踏着青石板的街道往前走。

整个世界像一幅水墨画,没有人的声音,也没有其他动物的叫声,好像是一片没人打扰的净土。习惯了北京的喧嚣,突然到来的宁静让易烊千玺有些不适应,但还好他小时候生活在湘西的乡下,所以对这石板路竟也有些归家般的熟悉感。

视线被房屋阻挡,看不到街道外的任何事物。而这条街道似乎无穷无尽,易烊千玺举目远视也只能看到街道的远端消失在视野里。

挨个敲门,大多数的房子都空空的,没有人影。就在易烊千玺敲门敲到绝望的时候,某扇门,突然间,自动打开了。

“欢迎来到乌托邦,易先生。”

易烊千玺循声望过去,屋子里面坐着一个头戴面具的人,正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静静地等待着他进来。

这间屋子比他住的那间屋子略大,门口没有门牌。虽然那人带着面具,但易烊千玺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很久,确定他神色平静,没有戾气,略微迟疑了一下,就走了进来。

 

易烊千玺盯着面具人许久,才开口:“你是,这个游戏的策划者?”

面具人摇摇头:“主办方不是我,我只是工作人员,由我向您普及游戏规则。”

易烊千玺这才注意到他左边耳朵下有个透明导管,不出意料应该是个单边入耳式空气导管耳机,可以用来接听现场情况,并听从主办方的命令。

易烊千玺轻轻抬手,示意面具人继续往下说。

“乌托邦游戏分为两部分,第一轮为个人战,您会遇到主办方工作人员,向您提问,如果回答不出,则直接出局。第二轮为厮杀站,最后一名出局,第一名可以获得自由。”

“那除了第一名和最后一名呢?”易烊千玺皱着眉头问道。

“将继续留在这里,等待下一次游戏。”面具人说完,对着易烊千玺手心向下,做了一个让他安静的动作,说道,“易先生,我先提醒您,因为您是新人,所以您可以向我提问三个问题,但有且仅有三个。您已经用掉一个。”

易烊千玺沉思着,既然他受主办方控制,自然不会透露主办方任何信息。想了想,提出第二个问题:“您说的出局,是……”

面具人发出一声嗤笑:“当然是,死亡。易先生不会觉得您只是在旅游吧。”

易烊千玺心里有无数疑惑。他知道,自己不应该感情用事,可是,他还是问出了第三个问题:

“跟我一起的王俊凯,他在哪里。”

面具人扶了扶耳机,易烊千玺知道他在询问主办方意见,于是耐心等待着。几秒钟之后,面具人回答:“抱歉,易先生,无法告知王先生位置。但是请放心,他很好。”

那就好。易烊千玺顿时觉得放心不少。却又听到面具人说道:“那,易先生准备好第一轮游戏了么?”

这么快就开始第一轮了?易烊千玺点点头:“出题吧。”

“我身后有两扇门,一扇通往第二轮空间,另一扇通往氯气室。易先生可以问我一个问题,不过,我不保证我的回答是真的。”

哪知易烊千玺几乎没有任何迟疑,身体前倾,盯着面具人的眼睛,直接问道:“我右手边的门是氯气室,对么。”

易烊千玺集中精神盯着面具人的眼睛,当他看着面具人眼神落向左下,而嘴里轻轻吐出“是”时,坚定地走向了右边的大门。

“你……”

门被打开,房屋后面居然是一株巨大的榕树,树荫下有石桌和石椅。

“人在撒谎的时候,眼睛会不自觉地看向左边。不好意思我是学心理学的,所以如果您想听我问你什么‘左边的门是自由之门你说的话是真的吗’这种逻辑性的问题那就算了。我并不想浪费自己的脑细胞,身体往往是最诚实的。谢谢你了,面具人。谢谢你隐藏了全身但是还留着眼睛。”

面具人起身,对着易烊千玺说:“那,易先生,祝您,第二轮好运。”说罢,关上了后门。

 

老大,易烊千玺通过的第一轮。

当然,第一轮只是个热身。我知道他肯定能通过。

(#居然有妹子说不懂下划线?下划线是反派的对话啊。看到现在也不懂,我真的好心塞。)

 

Side B 王俊凯视角

 

王俊凯一睁开眼,刚准备翻个身继续睡,就从床上滚了下来。

操你大爷!王俊凯被摔得一疼,倒是从梦里彻底清醒了,环顾四周就愣住了。

我擦我这是穿越了?

起身东踢踢西敲敲。墙壁是砖瓦结构,床是简单的监狱小铁床,桌子是八十年代那种带抽屉的小写字桌。西北角的卫生间倒是看起来还不错,居然有盥洗室和马桶,啧啧,土洋结合啊。

伸手习惯性刷微博,王俊凯就发现自己手机不见了。

然后坐在床上仔细想了想,才明白自己已经来到了,游戏现场。

不过这浓浓的密室逃脱即视感是怎么回事?我是不是应该在床底下啊,枕头底下啊,抽屉里啊找物品?

王俊凯在房间里搜了个遍,什么也没找到,倒是觉得整个世界都很宁静,宁静得可怕。

找了一阵子,心烦意乱,王俊凯去拧门把手,就——拧开了。

打开门走到街上,王俊凯在心里咒骂着主办方:“去你丫的,早告诉小爷这不是密室逃脱嘛!浪费我时间!”

伸手准备摸烟,却沮丧地发现自己香烟也被没收了。王俊凯心想这主办方管得还真宽。这游戏莫不是戒烟居委会给办的吧?拖进来,强制戒烟什么的……

王俊凯吊儿郎当地在街上走着,一边走一边查看附近有什么商店可以买烟。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发现自己仿佛就是在走一条无止尽的道路。3个小时后,当王俊凯再次回到自己屋前时,对天大喊一声:fuck.

不过绕了一圈,王俊凯的脑子也在飞快运转——

所以主办方开辟的场所,是一个圆形的封闭区间。自己步行速度是5公里每小时,那么从起点回到起点绕了一个圆,场地周长是15公里,那么面积就是17.9平方公里,标准足球场大小为7140平方米,那岂不是——2500个足球场大小!

王俊凯暗暗吃了一惊。看来这个主办方真不是闹着玩儿的。而且就凭这神秘组织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他从家里掳到这儿来,也绝非等闲。

正想着,有人从后面拍拍他的肩:“王先生。”

王俊凯一回头,就看到一个头戴面具的人,全身笼罩在黑色的袍子里。王俊凯被吓一跳,大喊:“你他妈白天装鬼吓人啊?老子撕烂你的面具……”

王俊凯刚走过去面具人就伸出电棍将王俊凯击倒在地……

半分钟之后,王俊凯骂骂咧咧地爬起来,虽然一脸不爽,但是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面具人这才说话:“欢迎您进入乌托邦。”

“欢迎你妹夫啊。你以为老子愿意来。”王俊凯没好气地瞪了面具人一眼。

面具人声音平静地继续说道:“乌托邦游戏规则如下……”(同易烊千玺)

王俊凯不耐烦地甩甩手:“知道了知道了,出个人题吧。”

黑衣人取出一副扑克,拿出1个双面空白牌和1张A(背面为空白),说道:“不知道王先生是否喜欢赌博。”

“喜欢。”王俊凯嘴角上扬,露出两颗小虎牙,“赌博什么的,最开心了。”除了那唯一一次。王俊凯在心里恨恨地想。

"那我们来一次赌博。"面具人说道,“我说规则,你听好了。王先生今天穿着红色的卫衣,所以方片A就代表您好了。空白牌代表我。我闭着眼睛随便洗牌,可能有正有反。你拿出来时,如果是方片A朝上就不算。如果是空白面,那么你可以选择是否翻牌。翻出是A你赢,翻出是空白我赢。大家赢面都是1/2,我们将胜负交给老天,翻出10次你的A或我的双空白,就是哪方赢,行吗?”

王俊凯拿过牌,仔细检查了一下牌面,又拿在耳边弹了弹,听了听,然后递给面具人,微笑着点头:“可以了。我向来就是上帝的宠儿。”

面具人眼里闪过一丝狡黠。俩人开始赌博。

王俊凯也抽出第一张,是空白背面。面具人点点头,示意有效。王俊凯也点点头,然后翻开牌。翻出的另一面是方片A。

王俊凯开心地笑起来:“第一局我赢了。”

面具人收起牌,说道:“再来。”

……

两人玩到面具人对王俊凯9:6时,面具人眼睛已经流露出得意:“王先生,看起来您要输了。”

“是么。”王俊凯毫无惧意,反而更加聚精会神,仔细抽起牌来。

接下来的事情面具人始料未及,王俊凯连赢4把,最后一张翻开来时,面具人就跟看到了鬼一样。

“这……不可能……怎么可能……”面具人喃喃道。

“对啊,2:1的概率,你输了……”王俊凯眉毛上扬,露出恶作剧得逞的笑容。

“你知道……这是不公平游戏……”面具人更惊恐了。

“当然,你当我是傻的啊。”王俊凯摸了摸下巴说道,“这个游戏本身就是不公平的,假设你的牌空白面是A和B,我的空白面是C,A面是D,那么选择你的可能性是2/4,选到我的可能性也是2/4。但是你巧妙地去除了第三种,就是翻出来是A面时。我的概率被去除了一半,10次机会你比我成功率大一倍,简直就是必胜的。不过……”

“不过什么!为什么……你会赢!难道……难道真的是……你运气好?”

“放屁。我是个仅凭运气的人么。”王俊凯坏笑着说道,“大哥,我是学音乐的,music,OK?两张牌的声音不一样。方片A质量稍重,声音低一些。其实我可以10次都靠声音抽中方片A,不过我想逗你玩儿罢了。”

 

监控室里,酒杯啪地一声摔到墙上。

面具人耳朵里传来主办方恼怒的声音:“必胜的游戏你都玩不好,没用的东西。”

面具人只能将这口气吞下,然后还得继续跟王俊凯讲规则:“好了,您可以问三个问题。之后请您打开我右手边的门,走进第二轮的场地。”

王俊凯想也没想,直接问道:“你们是谁?”

面具人接到指示,传达道:“无可奉告。”

“那你们总该告诉我你们举行这种游戏的目的是什么吧?”王俊凯又问道。

面具人依旧是静静地等待指示,5秒钟之后回答:“无可奉告。”

龟孙子。王俊凯暗暗咒骂,敢情你们说给三个问题的福利,原来都是骗人的。

面具人以为王俊凯会深思熟虑最后问出第三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因为他看过的参赛者都在第三个问题上煞费苦心,恨不得将毕生的智慧放在问第三个问题上。面具人等过的最久的一次是8个小时,那参赛者从下午1点想到了晚上9点。

哪知王俊凯想也没想问道:“有烟没?”

面具人无语地看着他,半晌,终于还是从口袋里拿出香烟,递给了王俊凯。

王俊凯拿着烟,说了声“谢了啊”,然后就在面具人的注视下,走进了第二轮游戏的会场。

身后的大门,缓缓关闭。

第二轮游戏,马上开始。

 

老大,karry也进入了第二轮。

我知道,不用你说。

你觉得,他会赢么?

不会。他,和易烊千玺,将会,永远留在岛上。我无比确信。

 

 

——tbc

 

 

评论(49)
热度(330)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