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教授与软萌助手系列之 乌托邦(1)


3.1 出差

连环案告终后,生活似乎进入一种无比平静的状态,一连几个月没有任何谋杀案件发生。

可是,自从那个晚上之后,王俊凯跟易烊千玺的关系就变得——尴尬。

没错,尴尬。

王俊凯在生气,他觉得易烊千玺是一个对自己不坦诚的人。

 

对,就是那句话,明明喜欢我,却不告诉我。

而易烊千玺也并不打算做任何解释,况且,他认为王俊凯的举动其实触及了他的权威——没人敢对他这样。尽管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对他的行为,并不反感。不反感是一回事,舔着脸去和好,那不可能。

这样的氛围持续了一个多月。

这期间,易烊千玺一如既往地去b大上课,没有案件空闲下来就在客厅安静地看书。

王俊凯却是坐不住,并且随着冷战时间的延长,越来越烦躁。

想了很久,王俊凯找到了消遣时光去除郁闷的方法。

很简单也很直接——419。

当王俊凯带着一身酒气搂着个浓妆艳抹的姑娘回来时,易烊千玺抬头看了一眼。王俊凯满以为易烊千玺会说什么,却只听见他起身,礼貌地说道:“我去二楼,不打扰你们。”

王俊凯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冒火。

第二天,王俊凯又喝得醉醺醺,搂着个身材妖娆的女人回家了。

易烊千玺做得更加“到位”,他就一直在二楼没下来。

王俊凯走马观花地带来了10多个女孩儿,有时候中途出门解手,抬眼看到二楼栏杆上的易烊千玺,那丫居然优雅地举着酒杯对他说:“王助手,加油哦。”

加油,加油你妹!王俊凯愤愤地想。易烊千玺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你压在身下蹂躏到死。

易烊千玺的态度深深地刺激了王俊凯,甚至让王俊凯一度觉得:自己就这么没吸引力?为什么——他从不生气。从不。

某天早晨醒来,王俊凯搂着不太熟悉的姑娘的身子,突然觉得这样的日子分外无聊。悻悻然打开门,就看到了穿戴整齐提着行李箱的易烊千玺。

“咦,要出远门?”王俊凯看着准备妥当的易烊千玺说道。

“嗯,赫尔辛基。心理学一年一度的弗洛伊德学术会议在那儿举行,他们邀请我参加。并且会后还有一个小会议,将选出今年的长江学者。”

“哦……”王俊凯掂量了一下,就知道这个会议挺重要的,摆摆手说道,“那你早点飞过去好好准备吧。”

“嗯。”易烊千玺点点头,走出门。

“喂……”王俊凯叫住了他。

易烊千玺回头,疑惑地问:“还有什么事?”

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比如说,很想我?王俊凯不开心地想着,开口:“有什么要交代的?”

易烊千玺认真地想了下,说道:“我不在的时候,你置办点家具,二楼书房买个床,下次有人过来就不用赶你出去了。”

王俊凯心想,妈蛋你倒是还记得妮妮过来你把我赶出去的事儿。还好你丫没对人家姑娘下手,不然老子手撕了你。

哎不对,这台词不对啊。离别时的依依不舍呢?

于是王俊凯又看着易烊千玺,眼巴巴地问:“还有呢?”

王俊凯默默看着易烊千玺,就怕他说没有了。结果易烊千玺说道:“哦,还有。”

王俊凯的心里立马生腾起希望。哎呀易教授你崩不住了吧,舍不得我吧,要表白吧,要哭着喊着求我跟你一起去芬兰吧?哎呀来吧来吧,我一定会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你。

易烊千玺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靠在王俊凯身上的一夜情女子,然后将目光投回到王俊凯身上,微笑着说:“玩的愉快。记得带套。”

fuck!王俊凯心里再次奔过无数可爱的羊驼。

易烊千玺转过身,嘴角浮起一抹坏笑。


易烊千玺走后,王俊凯顿时觉得时间空空荡荡的。419没有了兴致,毕竟自己绝大部分的原因是为了气易烊千玺。置办好了二楼书房的床,还顺道买了客厅的沙发、电视。

新沙发到了,王俊凯一个人坐在客厅,却更加想念两个人的时光。

王俊凯第一次觉得,自己十分想念易烊千玺。

想了想觉得自己真是自作多情,明明那个冰雕连自己跟其他女人419都不在乎。

王俊凯正思绪万千心烦意乱时,“叮铃铃……”电话响了起来。

接起电话。“喂,教授么?我是王源督察。今天有空么?”

哦,是王源啊。王俊凯情绪依然低落。他发现,自己现在很想听那个人的声音,那个声线清澈、醇和,不急不缓如同纳木错湖泊的声音。

“王源,我是王俊凯,易教授出差了,赫尔辛基。你找他有事么?是又有案子了么?”

出差了啊。王源心想。不过听声音这王俊凯也好像无所事事的样子,于是问道:“没有什么事儿,就是想找易教授喝一杯。既然他不在,你有空么?”

王俊凯想着自己闲着也是闲着,便说道:“一小时后,月光酒吧见?”

“ok.”


一个小时后,王俊凯正在自顾自地喝着酒,谢绝了几轮邀请,就看见长相清秀身材修长的王源推门而入。

王俊凯抬手跟王源打招呼,王源看到后,露出灿烂的微笑,就走过来坐在了王俊凯身边。

俩人一边喝酒一边聊着天,耳边有上次来这个酒吧时那位小年轻传来的歌声。

王俊凯抿了几口酒就皱起了眉头:“这小孩儿怎么这么多个月一点进步也没有。”

王源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戏谑:“你行你上啊。”

王俊凯看了王源一眼,大大咧咧地说道:“上就上。”

只是在心里嘀咕了一声,以为能带着那个冰雕过来我以前常驻的酒吧,让他听哥哥我给他唱一首呢,没想到白白便宜了王源。

王俊凯走到台上那小年轻身边,问了句:“小孩儿,叫啥名字?”

“刘志宏。”

那位名叫刘志宏的男孩儿开口说道。

“你好,我叫王俊凯。”王俊凯礼貌地回应。

“哦……你就是老板娘口中的……王……王俊凯……学长……”小孩儿眼里满是崇拜。

王俊凯摆摆手,示意拍马屁的话就不用多说了,反正自己现在已经退出这片江湖了。只不过今天有兴致,为友人弹唱一番。

“可以,借你的吉他一用么?”王俊凯指了指刘志宏手中的吉他。

“当……当然。”刘志宏受宠若惊,连忙让出位置给王俊凯,待王俊凯坐下后又把吉他和甲片递到他手中。

王俊凯用甲片拨弄了一下琴弦,确定音调准确后,对着话筒,缓缓开唱:

“哪里有彩虹告诉我,能不能把我的愿望还给我,为什么天这么安静,所有的云都跑到我这里……看不见你的笑我怎么睡得着,你的身影这么近我却抱不到……”

不远处,王源拨通电话,对着另一头说道:“教授,听……你朝思暮想的人在唱歌呢……”

那边,传来易烊千玺的声音:“你跟王俊凯在一起?今天通着电话不准挂。”

“啧啧啧……”王源打趣着难得一见居然会吃醋的易烊千玺,“电话费好贵呢。”

“回来我给你报销。”那头易烊千玺说道。

“可是你家小情人儿似乎并不知道你有多在乎他呢。刚刚跟我一顿抱怨。我说千玺,你也太傲娇了,你家小情人儿都快借酒浇愁喝死自己了。我说,要是你不敢表白,源哥替你表白怎么样?”

那边传来易烊千玺略带慌乱的声音:“王源儿,你敢。信不信我立马断绝跟你们西城警局的合作关系。”

“好好好……你赢了……”王源儿嘻笑着。这俩人也真够有趣。也罢也罢,爱情的美好在于最初的心动与试探,就让这俩死傲娇相互折磨相互靠近吧。反正王源很笃定这俩人天造地设,都是奇葩,不在一起简直就是天理难容。

王俊凯的歌曲已经唱完,如天籁般美妙的歌声还在请吧里飘荡,竟是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随后才响起掌声。

见王俊凯走过来,王源连忙说道:“哎呀哎呀你家小情人儿要过来了,不说了。放心我手机开着放口袋!真受不了你。”

王俊凯已经默默走过来坐在了王源身边,王源举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说:“很好听。我很喜欢。”某人更喜欢吧。呵呵。

王俊凯却是露出一丝苦笑:“好听又怎样。勾引不了要勾引的人啊。”

放屁,那个人只怕整个心都被你勾引得丁点都不剩,就是死鸭子嘴硬不表白罢了。王源深深地闷了一口酒,为什么自己永远是那个看得最清的人。两边都看清还两边都不能说,憋死源哥我了。

王源也不动声色,看王俊凯一杯一杯喝酒,身边来了许多女孩儿都一一拒绝,便问道:“王助手有喜欢过女孩儿么?”

王俊凯喝着酒,抬眼看了一下王源儿,迷人的桃花眼里已经有半分微醺,那一抬眼的样子竟是分外妖娆。

王源儿心底暗暗感叹,难怪易教授也动了情。

王俊凯喝了几杯酒,便下定决心,将自己的感情和盘脱出。

也许是压抑得太久,也许是今天的自己,想念着千里之外的某人,特别脆弱。王俊凯喝着酒,就将自己心里最重要的那段感情——他的初恋,告诉了王源。

“其实我很早之前去旅游的时候见过一个女孩儿,特好看,我告诉你,特好看,眼睛亮晶晶的,有那种江南水乡的灵秀。可是第二天去找她她就不见了。

不过,这倒不是我的初恋咯。我真正的初恋是在我大一入学的时候,迎新晚会上我一眼就瞟到了那舞台上最漂亮的姑娘,后来她成为了我的第一个女朋友。她叫叶晴空。

最初的日子总是美好的啊。我们像那些甜蜜的情侣一样,看电影啊,压马路啊,一起去自习室啊,一起上课啊。我曾经以为我们就会这么一直幸福下去,我拿个毕业证,找个工作养活我跟阿空,然后我们结个婚,生几个孩子。

可是后来的剧情无比狗血。他爸觉得我是个穷光蛋,棒打鸳鸯。他爸懂个球球啊,就算他是个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加校长,我家就是个普通家庭,他有什么可牛逼的。

然后我年少轻狂啊。我觉得我跟阿空新时代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啊。然后我们就决定生米煮成熟饭啊。然后就煮了啊。”

王源见王俊凯眼里落下越来越深的伤痛,听他继续说:

“结果他爸二话不说让阿空打掉了孩子送去了美国啊。我就堵在校长室把他打了一顿,就被学校开除了。”

王俊凯苦笑着,又灌了一杯酒:“王督察,你说我是不是个傻逼?……对我就是个傻逼。”

王源儿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王俊凯,拍拍肩安慰道:“别这样。祸兮福之所倚,如果你没有从音乐学院辍学,又怎么能遇上易教授,成为现在刑侦领悟冉冉上升的新星呢?”

“易烊……千玺……”王俊凯带着醉意轻轻念着。似乎被触动到了心弦,王俊凯扭过头,醉眼朦浓地问道:“王督察……你说……易教授是不是……讨厌我啊?”

“你说什么呢!”王源大吃一惊。卧槽易烊千玺你到底怎么做到的,为什么心底爱的那么深表现出来那么冷!

王俊凯搂住王源的肩膀,侧过脸满口酒气地说着:“不然……我怎么感觉……他对我很冷漠呢……”

王源儿没喝多少,见王俊凯不开心地样子,说道:“我的天,王俊凯,你到底怎么得出的,他对你冷漠的结论?如果我没记错,是易烊千玺请你搬去他家的吧?如果我没记错,你也是唯一一个能够让易教授送你回家的人吧?”王源差点脱口而出,如果我没记错,你也是唯一一个易烊千玺爱上的人吧!但想到易烊千玺的警告,楞是把这句话给吞了回来。

王俊凯皱着眉:“他……难道不是因为……同情?”

“同情?”王源连忙摇摇头,“易教授患有as症啊!王助手你不会现在也不知道,as症患者缺乏同情,做事不会受同情心影响所以反而分外理智吧!”

他根本不是同情你,他是,爱你啊!王源觉得自己要被这俩人逼疯了。

“你应该或多或少知道一些易教授小时候的事情吧?”王源问道。见王俊凯疑惑地摇头,王源继续说道:“易教授的童年并不太平,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他小学一年级时,有个同学脑溢血突发,当时教室里只有他跟那名死者,可是千玺没有叫其他人,也没有送他去医务室,眼睁睁看着他同学死去了。之后千玺每天上学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攻击,生理和心理都被攻击,惨不忍睹。

他妈妈问他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消失是什么感觉,千玺说他没有感觉,就觉得生老病死是一件无比自然的事,看到对方痛苦自己也不会受影响。千玺的妈妈是科学家,从自己看过的书籍里知道了as症这个词儿,带千玺去精神病医院检查确定自己孩子患的是as症。之后千玺妈妈更加注重了对千玺礼仪的培养,将那些人际相处像输入命令一般让千玺强制记忆,后来千玺就表现得跟常人无异,可本质上他还是一个冷漠的as症人。

你跟他相处这么久,不难发现他基本上没有主动的人际交往能力吧?像我跟南杳,如果没有工作上这层关系也跟千玺成不了朋友。而且即便成了朋友,也从来都是我跟南杳主动约千玺,从来不见他来约我们。

所以,王俊凯你个大傻逼,你还觉得易烊千玺对你,很冷漠?”我擦不仅不是冷漠,易烊千玺遇见你以后的一系列行为简直就是非常不正常,非常不正常好么!王源又在心里加了句。

王俊凯楞了一下。

是么。

脑中又浮现那张冰山脸。没来由的,王俊凯就觉得心里很安静,很安静。

 


 

仔细想一想,易烊千玺真的对自己冷漠?

得出否定结论的王俊凯嘴角浮现出淡淡的微笑,对着王源说道:“行了行了,我要回家了。”

王源把王俊凯扶到马路上,拦了一辆车,告诉司机地址之后,问王俊凯行不行。王俊凯给他比了个ok的手势,王源便关上门看出租车驶去。

接起滚烫的手机,就听见那边传来一句:“王源儿你死定了。”


————————

王俊凯回到家,洗了个澡,经过客厅时,下意识地往二楼望了望。

空空荡荡的,正如自己空空荡荡的心。

想了半天,王俊凯走到电话旁,拨通了易烊千玺的手机号。

“您好。”

那边传来易烊千玺的声音。

只是两个字,王俊凯就觉得心里的空荡荡的感觉不见了。

开口,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刻意:“早点回来,好吗?”

我想你,我想你,我想你。

那头,易烊千玺一愣,回答:“好。”

挂下手机,易烊千玺默默把自己的航班从后天下午改成了明天最早一班。

我也想你。等我回来。

#大逃杀前几章要艹感情线,后期才会出案件。

#易教授出差回来会发生什么?反正动静挺大的。✺◟(∗❛ัᴗ❛ั∗)◞✺对,有你们想的那些,还有更多一些。

评论(54)
热度(410)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