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齐所有文种是否可以召唤wuli千千和凯大人?

 #此篇是科幻,看我认真脸。怒艹1万字,请叫我手速达人!

 #写完发现好美好~^_^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北京的土地上时,Jackson一如往常地从梦中醒来。

科技发展到3000年,人类居住的房间更加智能。每个房间有一台超级电脑,人们通常称之为“大脑”,负责将主人的生活习惯和要求录入超级电脑,并且自带学习功能,会根据主人的情绪和需求提供越来越人性化的服务。

因此,当Jackson睡醒,全自动模式的房间已经帮他打理好了一切。牙膏在牙刷上,熨烫整齐的西装贴心地放在床头,餐厅里上好的鱼子酱、三明治和蔬菜沙拉已经准备妥当,就等着Jackson大快朵颐。

Jackson不急不缓地穿好衣服来到餐桌上坐定,电视墙自动开启,播报今日早间新闻。

“今天诺贝尔人类杰出贡献奖颁发给了来自中国的科学家易正勋博士。易博士在10年前发明了信息提取与展示芯片,俗称'透视眼',如今这项技术席卷了全世界,带来了惊人的效果,人类正式跨入全息时代……”

Jackson优雅地吃完早餐,放下刀叉,擦擦嘴,理了理领带。

自己8岁时发明的东西居然有这么大功效,自己也是始料未及。

当初跟爷爷说起这事儿时,他还说自己痴人说梦,异想天开呢。

不过看爷爷站在领奖台上,倒是笑得很欢。估计忘了10年前跟我说的话吧。

 

正当Jackson回忆着10年前与爷爷和家人一起共享天伦之乐其乐融融的画面时,“咚咚咚”,响起了敲门声。

“大脑,来的是谁?”Jackson开口问道。

很快,电视墙上投影出了门外的画面。说曹操曹操就到,来的人是Jackson的爷爷,也就是今年诺贝尔奖的获得者——易正勋博士。

“Ok,大脑,开门吧。”Jackson话刚落音,门已经打开,白发苍苍的易博士开开心心地走过来一把抱住自己最疼爱的小孙子,眼睛已经笑成了月牙:“我的乖孙子,你的发明获奖了,开心吗?只可惜世人都以为是我的发明,白白崇拜了我,给予我这些名利,却不知道真正的救世主是你这个现在才18岁的毛头孩子。”

Jackson害羞地笑了笑,扶爷爷在沙发上坐下,这才说道:“我可不想有人知道透视眼是我发明的。对我来说,创造的乐趣是最美好的,而创造之后带来的那些效益,我并不认为能给人带来多久的快乐。”

易博士赞许地点点头:“我的乖孙子,你18岁时就有了我摸爬滚打几十年才有的胸襟和智慧。爷爷真为你感到高兴。”

Jackson对着爷爷笑了一会儿,突然眼神又黯淡下来。易博士捕捉到了孙儿眼中的忧伤,忙问道:“千玺,怎么了?”

Jackson叹了口气,摇摇头:“只是这10多年里,我一直在想,这项技术到底是造福人类,还是让世界变得更加混乱。”

易博士听到Jackson得知自己的发明获得诺贝尔奖没有丝毫开心,反而忧心忡忡,觉得不可思议,拉着Jackson走到窗边,指了指楼下的人群:“孩子,你看看,这个世界因为你而不一样了。我们进入了更加科技智能的时代。”

Jackson的眼神投向窗外,看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

 

2990年,29世纪最后的一个年代,透视眼横空出世。透视眼学名是信息提取与展示芯片,芯片体积不过小拇指指甲盖大小,种植在左手手臂,之后便可以将自己的基本信息全息展示给别人,也可以看到别人展示出来的全息信息。就如同每个人都是一台发射器和电脑显示屏,安装透视眼之后,每个人的方圆3米之处会遍布这个人的基本信息。同时,如有必要时,则可以将自己需要与他人交换的信息(包括文字、声音、影像、视频)通过指定的经纬度传输到某个特定地点,全息合成之后就可以与另一个地方的人“当面”交流。

透视眼的发明,大大提高了人类的沟通效率,降低了沟通成本,跨越了电脑和手机等电子产品发明之后人类交流的隔阂,使得整个世界无比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在透视眼推出的第一年,全世界100亿人口里,只有1000人敢于吃螃蟹,因为社会的大部分人还没有意识到这项发明的惊人连带效益。

1年之后,这1000人完全成为了全人类领域的杰出者。

这孤零零的分布于全世界各个城市、横跨五大洲四大洋的1000个探索者,因为信息沟通的高效性,互相传递着自己的思想和有效信息,第一时间发现着潜伏在世界的各种商机和利益。

结果,这1000人,成为了瞩目的精英——他们中,有掌握世界局势的政治家,有嗅觉敏锐掌握先机的跨国企业家,有不踏出家门却领略了世界风光的作家,有短短时间却写出需要多年调查研究才能写出论文的科学家……

采访那1000人,安装透视眼是什么感觉,有个商人说了:“就跟我们活在信息时代,你们活在原始时代似的。打个比方嘛,就是我们在用手机,你们却在骑着马送信呢。”

全世界陷入了疯狂,接下来就好说了,9年时间,透视眼安装到了每个人身上,所有人都尝到了全息时代的甜头,易博士也从名不见经传的实验室底层小人物变成了深受万人敬仰的全息时代之父——不过另有其人罢了。世人怕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被众人推崇的改变一个时代的人竟然是个小孩子。

 

Jackson注视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和人群之中各种各样的全息展示信息,像看到一幅波澜壮阔的星座图。

其实Jackson在发明透视眼的时候预留了两个功能,一个功能是作为透视眼的发明者,Jackson拥有最高权限——他可以查阅任何人的任何信息,不论此人是否将他的信息公开。这个秘密甚至连爷爷易博士都不知道。毫不夸张地说,Jackson拥有上帝视角。另一个功能——暂且不说。

突然,Jackson发现,这幅全息图缺了一角——就如同浩瀚的星空里,出现了一个黑洞——

没有信息,没有展示,没有任何东西。

Jackson一度以为自己看错了。将自己体内的透视眼精度调节到最高——

还是空空一片。

 

那片区域里,孤零零地站着一个人。

修长的身材,精致的脸庞,一双无比美貌的桃花眼,墨色的眼眸里有着孤单的心事。

“喂……你要去哪里……”易博士看着Jackson已经飞奔出门,喊了句。可是Jackson早已绝尘而去。

 

那是Jackson第一次以“本体”面对另一个本体,一个像黑洞一般,没有任何信息展示的,与世界脱节的人。平时,遇到一些事情,Jackson也会将自己全息展示到那个地方迅速解决问题。可是,平生第一次,他想近距离接触一个人。Jackson也不懂,自己受到了怎样的蛊惑。也许是看惯了无数纷繁的信息像烟花在眼前绽放,突然出现了空虚的景象,引起了他强烈的好奇心。

还好,那个人离得不远,所在的地方是Jackson所居住公寓下的小公园。Jackson跑到他身边的时候,他还静静地站在那里,人声鼎沸,川流不息,而他抱着一棵水仙站在阳光里,仿佛世界与自己无关。

虽然自打小开始,Jackson变显示出了卓绝的智商,但是与人交流方面却不是强项。面对着眼前这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小男孩,Jackson犹豫了很久,才开口:

“嗨……”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小男孩听到声响,缓缓抬头,看着眼前打招呼的害羞的Jackson,回了一句:

“你好。”

说罢,那个小男孩轻轻地笑了起来。

小男孩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含情脉脉的桃花眼在阳光里荡漾,温暖的感觉如涟漪一般一圈儿一圈儿侵袭心窝,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一瞬间,Jackson觉得周围的景象全部消失不见,只有眼前这个带着笑容的人,仿佛发着光,让人移不开眼睛。

“你好,我叫Jackson,中文名是易烊千玺。”Jackson呆呆地看了一会儿小男孩,见男孩儿一直笑眯眯地等待着自己,反应过来,连忙说道。

“你好,我叫karry,中文名是王俊凯。”小男孩也回话道,然后在心底默念了一遍Jackson的中文名,说道:“你的中文名好长。我可以简称你为‘玺’么?”

Jackson楞了一下。王俊凯的声音很好听,磁性而优雅,问话的时候很温柔,“玺”字读出来,像一首美妙的小夜曲。

Jackson点点头,微笑着说道:“当然可以。那我可以叫你小凯么?”

karry也友好地点头,将鲜花放在旁边的公墓上,然后示意Jackson过来和他一起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聊天。

 “为什么……你没有……任何信息……”俩人坐好后,Jackson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惑。不仅没有展示信息,连隐藏信息都没有。Jackson暗暗嘀咕。

karry看了Jackson一眼,问道:“为什么要有信息?”

Jackson摇着头,不可置信地问道:“那如果你要即时与人交流怎么办?如果你要控制你们家的房间大脑怎么办?”

karry依旧不以为意:“我的世界很小啊。并且我一直习惯自己跟自己玩儿。我家房子也没有安装大脑啊。我平时都是自己做饭,自己洗衣服,自己洗脸刷牙睡觉。”

“你没有……安装透视眼?”Jackson吃惊地问道。

“没有啊。”karry平静地说道。

活了18年,Jackson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人,跟自己的世界完全不同的人。可是眼前这个人,却是像一块磁铁一样,深深吸引了他。

karry的笑容在阳光里四溢,许久,轻轻开口: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Jackson楞了一下,karry的话语像一片轻柔的羽毛。于是开口问道:“这是,你写的诗?”

karry笑着摇头:“这是20世纪木心先生的现代诗《从前慢》。”

Jackson若有所思,karry缓缓开口继续说道:“玺,你不觉得,我们的时代,什么都很便利,什么都很快,什么都很多,空白反而变成了一种奢望么。”

Jackson看karry的眼睛投向远方,听他继续说着:“我身边的人都觉得我是个傻子,一个跟这个世界已经脱节的,格格不入的人。可是,我总觉得,我才是活得比较踏实的那一个呢。”

karry说完就自顾自地笑,笑得眼睛弯弯的。Jackson也被带笑,跟着karry一起没心没肺地笑。俩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好久,karry起身说道:

“玺,我要……回家做饭了哦。”

“那……你明天还来么?”Jackson小声地问道。

karry楞了一下。其实今天的事情做完之后,自己打算继续做个二次元死宅不出门的。可是看着Jackson那双琥珀色的纯净的眼睛,鬼使神差地说了句:“来啊。我每天都来公园散步的。”

Jackson放心地长吁一口气,然后对karry挥手告别,目送着karry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

走回家的路上,Jackson觉得今天的阳光特别温暖,特别美好,照得人心里暖暖的。那是很久没有出现过的轻松与愉悦。

 

第二天,Jackson怀着忐忑的心情坐在小公园的长椅上等待着,就看到karry如约而至。

karry将手背在背后,对着Jackson狡黠地笑:“玺,我给你带了礼物,你猜是什么。”

Jackson下意识地想开启最高权限将karry买礼物的信息收入眼底,一看一片空白才意识到karry根本没安装透视眼。心里有些悻然,可是,好像这样更加有趣呢。

“电子设备?”

karry微笑着摇摇头。

“工艺品?”

karry再次微笑着摇头。

猜了几次猜不中,Jackson不开心地撇撇嘴,karry这才收起玩心,递给Jackson一个小礼盒说道:“拆开看看。”

Jackson惊喜地接过karry手中的小盒子,拿在手中温温的还有热度。除去外面的棉布袋子,打开来,居然是——karry亲手做的便当。

饭菜式样很简单,不过是一个番茄炒蛋,一份蛋炒饭还有一小撮玉米生菜沙拉。

karry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尝尝看。自己做的,应该跟你们机器管家做的不一样呢。这是,有爱的午餐哦。”

Jackson拿起筷子开吃。karry的手艺很好,简单的番茄炒蛋也有了家的温馨。

第三天。

“小凯你来了啊。” 

“嗯。”

“今天我给你带了礼物哦。”

“是什么!”

“你……猜啊。”

“……猜不出。”

“打开看看。”

“哇,海贼王手办!!!”

……

第四天。

“玺,你猜我画的是什么。”

“嗯……螃蟹?”

“答对了,哈哈哈……”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Jackson越来越喜欢跟karry待在一起,两个人像是航海时代的探险家,都在对方的世界里不断发现着惊喜。

与此同时,Jackson发现有什么东西已经不一样了。

看不到就会想念,一见面就会什么都抛开,只想看到那张笑得一脸灿烂无邪的脸。

Jackson问大脑,自己怎么了。

大脑在墙上投下一整屏的呵呵,然后屋子里响起大脑带着完全拟人的调侃的声音:

Jackson,你是,恋爱了呢。

午后一点变成一个美妙的数字,因为这个时候,karry总会踏着一天之中最明媚的阳光款款而来。可是今天,Jackson发现karry美丽的桃花眼里有一抹淡淡的忧伤。

俩人聊了好久,karry故作欢乐,看的Jackson有点心疼,却不拆穿他。

等夕阳渐渐落下,karry要回家了,Jackson才鼓起勇气问道:“karry……你有心事?”

karry看了一眼Jackson,低头沉思了一下,才咬咬嘴唇,开口:“Jackson,我要走了。”

“走?要去哪里?”Jackson大吃一惊。

“我爸妈不在了,我想回老家重庆,陪我外婆。”karry的目光静静地凝视着旁边的公墓。

Jackson也顺着karry的目光望过去,想起来见到karry的第一眼,他捧着鲜花。原来是——给父母的。

 

“能告诉我……你父母的故事么?”Jackson站在karry身边,局促地问道。他知道这样贸贸然开口也许会触到karry的伤疤,可是他不愿意karry孤零零地承受这压抑的忧伤。Jackson就这样静静地看着karry,琥珀色的眼睛里充满真诚。

karry看到Jackson双手不安地抓在衣角,浅浅地一笑,说道:“没事,玺。我已经走出来了。可以啊。我也想找个人倾诉呢。”

 ——————————

从karry的叙述里,Jackson听到了他父亲母亲的故事。

karry的父亲和母亲在北京相遇并相爱,彼时都是普通的白领,两人一起在偌大的北京城相濡以沫相互扶持。

人类社会发展到公元3000年,虽然基本福利有了保障,不管贫穷或者富有都能保证吃穿不愁,但越来越完善的社会制度和游戏规则,却是让马太效益越来越明显——跨阶级的奋斗已经成为不可能,富人拥有更好的资源,培养更好的下一代,成为更富有的人。即便有“国际幸福联合会”这种公益组织存在,但贫富差距还是越来越大。

karry的父母就是一如1000年前怀揣梦想的北漂一族,在这个繁华却喧嚣的城市打拼。直到karry出生,karry的父母依旧住着40多平的房子,拿着微薄的工资。甚至是透视眼的芯片安装,也是普及了5年之后,社区医院年检时发现还有遗漏,给他们免费安装的。

家里经济情况不好,可是karry不在意。他穿着寻常的衣服,用着一般的物件儿,受到拜金同学的白眼时,依旧保持着自己的开朗和单纯。karry的母亲也无所谓,有一个爱着自己的老公,还有一个天使般的儿子,karry母亲觉得自己这辈子也值了。 

只有karry的父亲,愁眉紧锁。

突然有一天,karry的父亲告诉母亲,自己找到了生财之道。karry母亲惊喜地说是什么途径。karry父亲神秘地说,什么途径不用管,总之以后我要让你们母子过上好日子。

karry父亲也确实说道做到了。从13岁开始,karry的生活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家里搬到了别墅区,每天上下学也有保时捷接送。karry母亲问父亲到底发生了什么,karry父亲就简简单单告诉她自己升职了。karry母亲觉得奇怪,可是karry父亲每天早出晚归按时上班也不见有什么不对,几年下来也渐渐安定,抱着karry幸福地说,儿子我们终于苦尽甘来了。

可是,鲤鱼跳龙门,穷人变土豪,哪有那么美好的童话。

17岁时,karry在家写作业,母亲在厨房里炖汤,父亲在客厅里喝茶,就听见呼啸的警笛声和鸣枪声。几个警察腾地冲到家里,用手铐铐下karry的父亲。karry母亲慌忙地追出去问发生了什么,有个警察不耐烦地说:“你老公犯了重罪你居然不知道?”

当karry母亲感到警局了解情况后,几乎崩溃。原来karry父亲所说的生财之道,居然是,盗窃。

他潜进了信息库,到达了最底层,开启了上帝视角(没错就是Jackson拥有的最高权限)。利欲熏心的karry父亲利用自己所看到的信息开始了大规模的盗窃。其中,有个俄罗斯富豪发现自己的银行卡莫名其妙地转账了几千万,立马联系全球最好的私家侦探团,揪出了karry的父亲。

通过盘查,警察最终确定karry父亲的盗窃金额是:1051亿美元。按照2718年通过的国际经济法,死刑。枪毙。

karry父亲死后,母亲积郁成疾,很快也去了。

整个世界,只留下karry一人了。

母亲离去时的最后一件事,是问karry:

“儿子,你喜欢这个,充满信息的世界么。”

karry想了想,坚定地说:“不喜欢。”

从前从前的日色变得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那样的时代,才是好时代啊。

karry母亲满意地点头,让社区医生取出了儿子身上的透视眼,然后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

“你看,这就是我父母的故事。是不是,老掉牙?”karry转过头,对Jackson扯出一丝微笑。

Jackson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良久,Jackson开口:

“Karry,可不可以,不要走。”

karry静静地看着他,看了一分钟,才说:“可是……你看,北京多大啊。多吵啊。我想回我的重庆老家,在山野里安安静静地享受放空。那才是……我的世界。”

Jackson看着karry转身要离去,突然觉得心很痛,在他背后说道:“如果……世界回复宁静……我是说……没有这么多的信息,你,会留着么?”

我需要你啊,karry。请你留下,karry。Jackson在心里轻声说。

我也舍不得你,Jackson。可是,你在说什么呢。世界回复宁静?怎么可能。科技的车轮推着人一直向前,让人们忘记思考,却不会停下。

一回头,看着Jackson那双真诚的眼睛,karry楞了一下,然后苦涩地笑了,安慰Jackson:“如果……有那一天,我会回来的。”


karry没想到的是,他睡醒后的第二天,世界已经大变样了。

他自己倒是没有感觉,毕竟是一个活在3000年的“原始人”。可是一下楼,就听到邻居们发疯一样地奔走:

“我的透视眼失灵了!”

“我的也是!!!”

“天啊这是世界末日了么!!!”

  

同一时间,易博士也气急败坏地敲开了Jackson的房门。

“Jackson,告诉我怎么回事!这个发明怎么会失灵?我记得你8岁时就告诉我,透视眼搭载的是最稳定的系统,并且配备了现功能3倍的冗余系统,就算宇宙毁灭透视眼也能正常运转,怎么可能失灵了?是不是被黑客入侵了?是不是地球磁场发生了变化?还是有人轰炸了数据整合与输出的50颗环球卫星?”

“都没有。”Jackson缓缓开口,声音平静得好像这个事情完全与他无关,“我关闭了它们。”

“你……”易博士瞪大眼睛看着Jackson,声音发抖地说道,“你……关闭了……透视眼??all ?global?”

Jackson继续平静地点头:“透视眼有两个隐藏功能,第一个是,发明者拥有最高权限。第二个是,我在所有透视眼里都配备了一个‘总开关’,用户每个人都有分开关可以决定自己的透视眼是否使用,但我,可以决定是不是关闭所有透视眼。抱歉,爷爷,我打算关掉它们。”

“你疯了吗?”易博士觉得自己的孙儿一定是遭受了什么撞击,为何今天脑子这么不正常。

Jackson依旧平静:“爷爷,透视眼发明的10年里,我的思考一直没停过。我一直在想,每样发明都是双刃剑,那我的发明也是。虽然我在芯片程序里设定了各种各样的规则尽量使得透视眼的利多于弊,可是,我忽略了一个问题。

多,就是好?

满,就是赢?

这几个月,我遇上了一个人,他让我日渐清晰地明白,有时候,空,才是世界的精髓。

宇宙浩瀚无边,可是星系和星辰只是漂浮在茫茫苍穹里的一颗尘埃。

天空一望无际,可是天上的云朵和日月是悬浮在空气里。

爷爷您精通的国画美轮美奂,可是您也知道,留白留得好的,才是大家。

安装了透视眼,世界的联系是紧密了,可是世界变得和谐了么?

每个人,都在观看者或被观看着。每个人的信息,都在展示着和被展示着。需要很多步骤拿到的信息,现在见到的第一眼就能一目了然。可是,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就美好了么?

少了小心翼翼的试探,少了慢慢走近的心动,少了相互猜测的甜蜜,少了不断发掘的乐趣。

信息就那样直白地展示在你面前,你都没办法装作视而不见。

你没法猜测,他是给我带番茄炒蛋了么。他是给我带手办了么。他画的是螃蟹么。他是在想我么。他是在爱我么。

你看,我们的人生,变得如此无趣。

直到昨天,我遇到的那个人,告诉我一个故事,我在想,即便透视眼规则无比完善,又能怎样?科技的进步,到底是服务了全人类,还是更加分化了整个世界?我想了好久,想不明白。

爷爷,您是一位严谨的科学家,我一直很崇拜您。您说,如果是你,面对这种模棱两可的情况,会怎么做?”

易博士听到Jackson的话语,突然一愣,想了很久,以科学家对学术的态度说道:“延缓实验成果,待条件成熟再予以实施。”当他说完这句话,就豁然开朗了,抬头,对上了Jackson欣喜的眼睛。

易博士的恼怒完全不见了,走过来,握着Jackson的手,说道:“对不起,Jackson,世俗的名利蒙蔽了我的眼睛,差点让我忘了自己最本质的原则。”

“没关系,爷爷。所以,你同意我的决定?”Jackson微笑着说道。

易博士点点头:“你的发明,本来就领先了人类思想几个世纪。可惜,人类物质文明发展到了空前的阶段,精神文明却没有相应的发展。但愿我有生之年,能看到人类思想上进步到一定高度,到那时,再开放透视眼功能吧。”

 

 午后一点,Jackson遇上了一脸疑惑过来践行诺言的karry。

“Jackson,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么?”karry虽然脑子里面塞满问号,但是看到Jackson走过来,还是不自觉嘴角上扬,露出两颗小虎牙。

“什么?”Jackson虽然知道karry在想什么,可是他不想点破自己的小秘密。

“你没看新闻?透视眼关闭了!诺贝尔人类贡献奖易博士召开记者发布会,说透视眼功能暂时关闭,如条件成熟再予以开放。这么大事儿你不知道?”karry用看原始人的眼神看着Jackson。这家伙,怎么消息比我还封闭?

Jackson却是笑笑,露出两个甜甜的梨涡:“哦……我不关心这个事儿。我关心的是——昨天你说,世界恢复宁静,你就不走了,对不对?”

阳光下,Jackson琥珀色的眼睛带着无限深情盯着他,karry的脸唰地就红了,一直红到脖子根。

“才不要……我还是要走的……”karry眼中闪过一抹狡黠。

听到karry的话,Jackson的心跌倒了谷底,琥珀色的眼睛黯淡下来,像一颗失去光芒的白矮星。

却听见karry在他耳边带着笑意说道:“Jackson,你愿意陪我一起回重庆外婆家,一起,看着日落,一直到我们都睡着么?”

 —————————

重庆。

落日的余晖下,karry牵着Jackson,说道:

今后的日色也很慢,

我一生只够爱你一个人啦。

 

——end


评论(42)
热度(303)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