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教授与软萌助手系列之 连环劫(7)小结

2.7 坦诚

 

#请耿直地告诉楼主,你们猜到了这个故事的真相么?
 #好吧我觉得根本没人关心真相你们只关心俊俊啥时候被吃掉…

当易烊千玺和王俊凯赶到疗养院的时候,果不其然,出事了。

3号楼人声鼎沸,草坪前聚集了一群人。隐隐约约听到有人议论:死人了。

易烊千玺和王俊凯拨开人群,看到——妮妮。

妮妮的妹妹正躺在草坪上,身下殷红的鲜血触目惊心。脸被人残忍地挂刮花。已经完全断气,身体渐渐冰冷。

妮妮坐在尸体前面,嘤嘤地哭泣,小声低述着:“妹妹……你醒醒啊。妹妹……别抛下我……”

王俊凯扯过来一个小护士,问道:“什么情况?怎么突然就死人了?”

“谁知道呢!”小护士生气地说道,“我也才刚赶过来,说3号楼有人坠楼了。呶,就是从那最高层第六层掉下来的啦!”

王俊凯焦急地问道:“难道,就没有个目击者?有谁看到死者是自杀还是他杀?”

小护士没好气地说道:“3号楼本来就是重症楼,6楼更是疯得不能再疯的疯子,他们的话你敢信?再说了,疗养院人来人往的,谁推了茵茵,根本没人注意好么。”

小护士说完就走了,留下王俊凯在一边叹息:“妈的,又扑了个空,这凶手为什么就永远快一步,妮妮的妹妹茵茵一死,凶手停止杀人的话,只怕真会成为迷案了!”

易烊千玺却是静静地看着妮妮。

王俊凯看到易烊千玺一直注视着不住哭泣的如弱柳扶风的妮妮,心里流过一丝不悦,脸色沉下来,冷冷地对易烊千玺说道:“易教授,关心人家就上前去嘘寒问暖呀。傻愣在这里干嘛。”

易烊千玺察觉到王俊凯话语里的醋味,忍不住安慰道:“王俊凯你想多了。”

王俊凯却把这话听成了易烊千玺的掩饰,心想果然被我料中了,如此心虚。心里极度不爽,便拿出一根烟来抽。

王俊凯刚电上烟抽了一口,就被易烊千玺夺了去:“什么烟?我抽抽看。”

王俊凯眼见着易烊千玺将他抽了一半的烟头含到自己嘴里,吞了下口水,心想这也算间接接吻了吧。

不对,我在想什么…

不对,易教授不是不抽烟的么?

王俊凯抬起眼想问易烊千玺,就看见易烊千玺修长的手指上别了根烟,走去了妮妮身边。

易烊千玺走过去,坐在妮妮身边,说道:“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
 妮妮垂着泪点点头,说道:“谢谢易教授。”
 易烊千玺静静地将烟抽完,不急不缓地对王俊凯招手。
 王俊凯一点也不想看到易烊千玺温柔地安慰妮妮的画面,可是易烊千玺却是固执地招手让他过去,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王俊凯一走过来,易烊千玺便起身,冷冷地说道:“王助手,把她送到警局。”
 王俊凯不明所以:“啊?刚出来又送进去?人小警察不是告诉你居民不能囚禁超过48小时么?”
 易烊千玺坚定地摇摇头,俯下身,对妮妮说了句:“跟我们走一趟好么?——茵茵小姐。”
 王俊凯和“妮妮”都吃了一惊,“妮妮”已经转过脸来,用看魔鬼的眼神看着易烊千玺。
 王俊凯也愣住了,半晌才开口:“易教授你开什么玩笑,你面前的是妮妮,死的才是茵茵!”
 “是么?”易烊千玺反问道。
 王俊凯突然周身一振,马上明白了一切。

易烊千玺看着眼前跟妮妮酷似却不是妮妮的女人,缓缓开口:“妮妮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特别是对烟味十分敏感,闻到一丝烟味就会生理性呕吐。可是我刚刚在你身边抽了大半根烟,你一点反应也没有。”
 易烊千玺从口袋中摸出南杳给他看但是忘记带走的那片肩胛骨,继续说道:“这是你的作品,对么。当我知道妮妮有双重人格时,有那么一瞬间我也以为她的隐藏人格是杀手,可是与她的隐藏人格对话之后我确定妮妮和她的隐藏人格都是思维正常,做事有条理的人。而这块骨头的断面粗糙而不规则,凶手碎尸的时候不仅凶残并且毫无章法,所以骨头上会有很多刀砍的痕迹。一般的正常人,手法不会如此杂乱无章,从痕迹学角度推断,凶手患有严重的狂躁症。
 而你,茵茵,有严重的狂躁症,对不对。”
 女子身体微微抖了一下,然后抬头对易烊千玺说道:“易教授……你在说什么?妮妮不明白。”
 易烊千玺盯着女子的眼睛,逼问道:“如果,你是妮妮,是我的学生,那么,请回答,我,叫什么名字。”
 女子慌张地说道:“你叫——易……易……”
 她嘟哝了半天,还是没能叫出来。
 易烊千玺又继续说着:“你不承认没关系。妮妮患有神经衰弱,经常服用的药物是益安宁,而你是狂躁症,服用药物为 盐酸氯丙嗪片,药物还残留在体内,抽血便可以知道你是茵茵还是妮妮。 ”
 女子听着易烊千玺的分析,脸上的神色越来越阴郁,听到最后的铁证,终于发疯地大吼:“你滚!你给我滚!我是妮妮!哈哈哈……我就是妮妮……”
 女子发狂地奔跑,被几个医生和护士按倒,注射了一管镇定剂,挣扎了一会儿,晕了过去。

茵茵醒来,就看见了身着警服的王源。自知事情已成定局的茵茵反而平静下来,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露出苦涩的笑。
 易烊千玺和王俊凯一直没有离开,等着茵茵醒来。
 见茵茵醒了,易烊千玺示意王源可以开始盘问了。并且看茵茵那生无可恋的眼神,大概也放弃抵抗,准备从实招来了。
 王源打开录音笔,翻开记事本,记录下了茵茵的自白。

我叫茵茵,23岁,是妮妮的孪生妹妹,可是,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命运。
 我的母亲和父亲关系很差,父亲喝多了就会打人。母亲为了摆脱他的打骂,和他离婚。父亲没说什么,只说孩子一人一个,我就被分给了父亲。
 有父亲的日子,我从来没感受到所谓的父爱,他对我非打即骂,还性侵了我,我骨子里狂躁症的这个恶魔是被他亲手释放出来的。后来,虽然他病死了,我不再被打骂,但狂躁症却赶也赶不走了。
 我发病越来越频繁,越来越严重,最后被关在了这个没有铁窗的牢笼里。我多羡慕外面的世界,羡慕外面世界的自由。

在我被囚禁的10多年里,除了妮妮,没人看过我,关心过我。

后来我的病情有所缓解,对我的监管也不严了。我逃出疗养院,第一件事情就是杀了我的母亲。我恨,恨她当初为什么要把我交给那个人渣。她明明可以争取到我的抚养权。
 杀了母亲以后,第二件事是杀掉我的哥哥。父亲带走我的时候他已经8岁了啊。他完全可以挡住父亲不让他带我走啊,他也可以央求母亲啊,可是,他就那么傻乎乎地站着,冷漠地站着,什么也没说。
 我杀的第三个人,是妮妮的男朋友罗鑫。呵呵,你们真以为他是个什么好人?他是披着人皮的禽兽。妮妮曾带他来见过我,可是他某一天单独过来找我,却玷污了我。更可恨的是那个畜牲发泄完,还大言不惭地说我说出去也没用,告他也没用,反正没人会相信一个精神病人的话。我装成妮妮,趁他不注意做了手脚,他就车祸身亡了。

妮妮……其实我杀她的时候,有过一丝犹豫啊。毕竟,她是我这些年来岁月里,唯一的温暖。可是……我太想拥有自由了,我太想以一个正常人的身份活着,活在那外面鲜活的滚滚红尘里。所以,我也杀了她。想用“妮妮”的身份,走出这个牢笼,看看外面的世界,结果——功亏一篑。

三人听到茵茵的口供,竟都沉思良久,既为她犯下的罪行而愤怒,又为她不幸的遭遇而叹息。
 良久,易烊千玺起身,最后看了一眼那个跟妮妮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茵茵,就头也不回地朝停车场走去。

回到家中,易烊千玺的冰山脸没有一丝消融。王俊凯稍微一琢磨就明白了,这易教授在跟自己生气,觉得是自己的疏忽让妮妮跑去找了茵茵,自己也猜到了凶手可能是她的妹妹,却还是让妮妮香消玉殒,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永远地离开了人间。

王俊凯也不想用常规的思维安慰他,反而直接从冰箱里拿了一瓶baileys,又拿出两个高脚杯,对易烊千玺说道:“来,我陪你喝酒。一醉解千愁。”
 易烊千玺喃喃道:“没用……酒精这种东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王俊凯已经给易烊千玺斟上,将酒杯塞到易烊千玺手里,说道:“喝……不喝你怎么知道酒不能解决问题。”

易烊千玺就跟王俊凯一杯一杯地喝起来。
 易烊千玺不胜酒力,几杯酒下肚已是面色潮红,双眼微闭,还轻轻喟叹:“王助手……喝酒……伤身……别喝多了……”
 彼时,易烊千玺懒懒地躺在地毯上,喝过酒的皮肤散发出蜜糖一般的光泽。琥珀色的眼眸有着失焦,却沁上一层水汽,显得含情脉脉。粉嫩的舌头偶尔伸出来舔舐有些干涸的嘴唇,舌尖会时不时卷起,触到那柔软可爱的唇珠。脱掉外套的身体被黑色毛衣紧紧包裹着,露出若有若无的身体曲线,手臂下垂,不经意落在某个关键部位的手指修长而纤细。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微醺而慵懒的样子,觉得有一片轻柔的羽毛落在他心间,挠得他心脏无比骚痒。一只手端着酒杯,另一只手却是覆在了自己下半身支起的小帐篷上,有着心疼自己的某个部位在狭小的空间里被憋得生疼。

于是翻身将易烊千玺压在身下,酒洒了易烊千玺一身。
 冰凉的触感让易烊千玺清醒了几分,抬眼一看王俊凯在自己身上,不以为意地推开他,踉踉跄跄地往卫生间方向走,一边走一边含混不清地说着:“是不是……不早了……我刷牙了……去睡觉……”

易烊千玺刚走到卫生间准备关门,感觉被人重重推到墙上,腰肢被抓住,顷刻间王俊凯火热的嘴唇覆上了易烊千玺略带冰凉的嘴唇。王俊凯的舌头撬开易烊千玺的牙齿,霸道地占据了口腔的每个角落,粗重的呼吸打着易烊千玺的脸庞。
 易烊千玺一惊,酒醒了七八分,试图推开王俊凯,可意识虽然有几分清醒,身体却是软绵绵的,推了几次都推不开,最后重重地咬了王俊凯的舌头。
 “啊……”王俊凯一痛,嘴唇离开易烊千玺,说道:“易烊千玺你属狗啊?!”
 易烊千玺冷冷说道:“从我身上离开。”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突然伸手探到易烊千玺下身,抓在手里,感受着那火热的温度和硬度,愤恨地说道:“易烊千玺,是你告诉我身体不会说谎,那么请你告诉我,你到底在逃避什么。”
 易烊千玺咬着牙不说话。
 王俊凯加大手上的力度,听到易烊千玺“嘶”地吸了一口气,另一只手托住易烊千玺的后颈,逼着易烊千玺直视着他,说道:“承认你爱我,有那么难吗?”

易烊千玺定定地看着王俊凯,突然抬起膝盖顶在王俊凯肚子上。
 王俊凯吃痛地弯下腰,易烊千玺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这才居高临下地对着王俊凯说道:“我有生理反应,那是我自己的事。谁说bq了就一定要做/爱。”
 王俊凯蹲在地上,却笑了起来:“那易烊千玺,请告诉我,你想跟谁做。”
 易烊千玺冷冷地看着王俊凯,半晌,开口:“与其你问我,不如我来问你一个问题。”
 易烊千玺蹲下身,用清晰而缓慢的口吻说道:“阿空是谁。”
 你梦里喃呢,辗转反侧,心心念念不能忘的那个人,究竟有什么魔力。

王俊凯一怔,心里流过苦楚,默然说着:“几百年前的老黄历,提她做什么。”
 可是你还没有翻过去。易烊千玺觉得心有着刺痛。
 默默等了一分钟,见王俊凯不说话,易烊千玺放弃洗漱,迈开步子,越过王俊凯,往二楼走。

身后,传来王俊凯带着苦笑的声音:“易烊千玺你这个混球,怂货。

我以为我是个臭流氓,你比我还流氓。光说不练,真的大丈夫?明明对我有兴趣,做人坦诚一点会死啊?”

 易烊千玺脚步停了一秒,又继续向二楼走去。

我没有不坦诚。我只是想要你的所有。在你心里没有完全清空,告别过往之前,我不会轻易加入。一旦有一天,我决定加入,就要你的身体,和心,都属于我。

完完全全,百分之百,绝无旁落,毫无保留。

#第二个案件完结

#心疼俊俊。如果觉得这章俊俊很攻就以为我写的是凯千那你就错了。
 #坐等教授发力吧。

评论(73)
热度(407)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