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教授与软萌助手系列 之 画中人(7)小结

1.7 住下

 

10年前。

“秦荷,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一位看起来18岁左右的妙龄女子推开画室的门,欢快地跳到一位同样年纪面容俊秀的少年身边,随即将头靠在少年身上,长长的秀发如缎子般在阳光下倾泻。

秦荷反手将在一旁闹腾的苏婵娟拉到自己身前,抱着她坐在自己腿上,这才将另一只手里握着的画笔放下,嘴角浮起温暖的笑容:“娟儿,不是告诉你我作画时不要打扰么。”话语是责备,口吻却是充满了宠溺。

“可是我想你了嘛。”苏婵娟轻轻开口,青葱少女甜美而娇羞的声音像银铃般在画室里飘荡。然后她取出书包里的零食,打开包装纸,将板栗饼递到秦荷口中,紧张地盯着秦荷,充满希冀地说道:“好吃么?”

板栗饼还是热的,咬起来香气四溢,板栗甜糯的口感随着清香一起滑入口中。尤其是对着苏婵娟一双清澈而美好的眼睛,那份香甜一直窜进了秦荷的心坎里。

“好吃。”

苏婵娟如释重担地咯咯笑起来,眼睛眯成一弯月牙,长长的头发随着轻笑而飞舞,双脚在长裙下悠闲地晃荡。简陋的画室里,有细小的灰尘在阳光里飘荡,此刻也成为了和谐的背景。秦荷突然愣住,将板栗饼放到一边,重新拿起手中的画笔,对眼前的可人儿说道:“娟儿,等等,我为你画幅画吧。”

苏婵娟撅起嘴:“不要……当模特好无聊的。不能动也不能玩儿。还不能吃板栗饼。”

秦荷扑哧一声笑出来,用手指刮了刮苏婵娟的鼻尖,说道:“我的大小姐啊。求我画画的人能从北京天安门排到中南海,您倒好,不乐意。谁说不能吃东西?你吃着,我画着。”

苏婵娟这才从撅嘴的状态里回过神来,绷着的脸一秒笑开:“真的?那我就勉强同意吧。”

秦荷也笑笑,然后低下头,认真勾勒起来。

 

于醉墨推门而入的时候,苏婵娟正靠在秦荷身上欣赏秦荷给她画的素描。见于醉墨进来了,秦荷首先不好意思地起身,毕恭毕敬地说了声:“师兄。”苏婵娟也甜甜地叫了句:“师兄。”

于醉墨心里暗恋着这位小师妹,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只能将这份感情深藏在心底。好在做不了恋人,于醉墨也可以接受自己是苏婵娟最敬爱的师兄这一身份。

“秦师弟又有什么作品问世了呢?”于醉墨走过来,看到了秦荷手中的素描。只一眼,于醉墨就觉得自己被这幅作品吸引了。画里的苏婵娟,美丽而娇羞,尤其是那双清澈的眼睛,仿佛就是个活生生的人站在你面前,与你交流。整副画构图和线条都无懈可击,堪称极品。

早在秦荷入学前,于醉墨就听自己的导师提到过秦荷的名字,那位国画界泰斗,一位骄傲而犀利的老先生,谈到秦荷的作品却是赞不绝口,说秦荷是个天才。秦荷入学后,求才若渴的老先生也将秦荷招致麾下。秦荷却是一副闲云野鹤的样子,花大部分的时间采风和流浪,3年时间只作了3副画,却张张精品。老先生曾想让秦荷参赛,秦荷摆摆手说自己还没画出自己觉得满意的作品。

只是这次,秦荷无不骄傲地对着于醉墨说道:“人物素描。”

苏婵娟笑嘻嘻地过去跟大师兄打招呼。她拍着于醉墨的肩,说道:“师兄,这幅画还没名字呢。你取一个吧。”

于醉墨看着苏婵娟对着自己笑,心底的悸动像蝴蝶般纷飞。半晌,开口:“叫《心动》吧。”

“心动……”苏婵娟和秦荷都静静品着这个名字,然后不约而同地点头:“嗯,就叫这个名字。”

 

当于醉墨知道秦荷要带着《心动》参赛时,吃了一惊。上素描课的时候,苏婵娟所在的班级集体采风去了,于醉墨侧过脸去问难得来上课的秦荷:“师弟,我以为你一向不屑这些功名利禄。怎么突然想要参赛呢。”

秦荷眼里浮现出如冬日暖阳一般的温情:“因为,我想诏告全世界,我爱她。”

看着于醉墨讶异的表情,秦荷浅浅地笑着,继续说:“师兄,等娟儿回来,我就向她求婚,你说她会答应么。”

于醉墨心跳漏了一拍,他一直觉得自己还是有机会的,他总觉得秦荷那艺术家的性子会融不进这个社会,也照顾不好爱时不时耍个小性子的苏婵娟。可是事情的发展完全背离了他最初的设想,《心动》参赛,求婚,秦荷这小子好像突然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不仅要名利双收,还要抱得美人归了。

苏婵娟班级采风要2个月后才回来。秦荷决定在求婚之前再去旅游一次。秦荷一向喜欢独来独往,可是这次他却是叫上了于醉墨一起去乞力马扎罗山。秦荷一直敬重于醉墨,觉得他是个稳重、内敛的优秀的学长,而秦荷听于醉墨说过,他想去乞力马扎罗山看看那只被冻僵的豹子。而秦荷也刚好想去非洲,就约了于醉墨一同前往。

秦荷没有料到,那是他生命的最后一站。

当秦荷知道处在上位的于醉墨要割断绳子时,只是平静地问:“为什么。”

于醉墨也没有隐瞒:“苏婵娟。”

秦荷苦笑着,留给于醉墨最后一句话:“我会一直留在她心底。你抢不走。”

 

苏婵娟知道秦荷失事的消息时,几乎哭死过去。她在医院里躺了几个月,于醉墨寸步不离地守着她。

几个月后,苏婵娟接受了秦荷死亡的事实,也从于醉墨对自己的照顾里知道了于醉墨的心意,却是经过思考,对于醉墨坦白:“大师兄,我……不值得你这样。我……怀了秦荷的孩子。”

于醉墨感觉心里一痛,像钝刀割肉一般,不锋利,却压抑。几天之后,苏婵娟以为于醉墨已经放弃,于醉墨却是带着鲜花和戒指走到病房,对着苏婵娟单膝下跪,说道:“请让我照顾你们。”

 

苏婵娟,就这样成为了于夫人。说起来,于醉墨对苏婵娟和于小暮也真是掏心掏肺,苏婵娟虽然心里感激,但经历那场事故之后却是变了个人,仿佛一夕之间就褪去的少女的活泼,整个人像一株安静的水仙。美是美的,却没有了灵魂。

后来,于醉墨拿着秦荷的作品参赛,苏婵娟劝阻过,但劝阻无果,也就随于醉墨去了。

可是多年的相处,苏婵娟渐渐发现于醉墨是个十分功利的人。再联想到秦荷的失事,苏婵娟觉得恐慌。她想将自己的念头压下去,却发现这种想法越来越占据她的思想。

后来,苏婵娟在于醉墨扔到杂物间角落里的登山包上,找到了被瑞士军刀割断的断面整齐的绳子,残忍的真相让苏婵娟感到绝望。

她报警,可警察一口咬定那是意外身亡。

她找到X先生,只有一个要求:自己的死亡案件,一定要易教授参与。苏婵娟听说过易烊千玺的名字和破获的案件,她相信易教授能让尘封10年的真相揭露出来。

布置完这一切,苏婵娟便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画中的人儿,美目盼兮,眼波流转,定格在10年前那个温暖的午后。而作画的人儿,和所画的人儿,去到另一个世界相会了。

————————

于醉墨静静地叙述完整个故事,然后又哭又笑,却是身体彻底放松下来,说道:“10年了。终于不用隐瞒了。真好。”

 

四个人听完于醉墨的叙述,很长一段时间都陷入了思考,半晌没有人开口。

“爱情,就是他妈的烦人。”王俊凯却是突然说了这么一句。三人这才从沉思里回过神来,南杳更是对王俊凯这粗俗的总结颇有微词。王俊凯也不理会众人的不爽,径自往警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吊儿郎当地说道:“回家咯……下班吃晚饭咯……”

易烊千玺跟着王俊凯走到警局外,与王源和南杳道别后,拉着王俊凯走到ATM机前取出4000元递给王俊凯,言简意赅:“周薪。”

王俊凯看到钱立马笑成一朵花:“哟,这么多!谢谢啊。”说完毫不客气地接过来,塞自己包里。易烊千玺刚想问要不要送你一程,王俊凯倒是大手一挥,说道:“不用!我打的!好歹爷有钱了!”

王俊凯都已经打的走了,易烊千玺还愣在原地。

我都没开口询问,他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

想了想,易烊千玺就笑了。

这小子,真是可塑之才。自己刑侦最大的漏洞,就是缺乏“同情”,不能站在他人的角度思考问题。而王俊凯居然生就具备这种天赋,易烊千玺越来越觉得当初的决定无比正确。

 

王俊凯还特地下馆子点了几只大闸蟹犒劳自己,这才心满意足地回家。一到出租屋前,王俊凯看了一眼眼前的景象,就立马出离愤怒。

那个尖酸的胖房东将自己的东西都扔了出来!

胖房东还在一楼楼梯口指挥着搬家工人将6楼的东西继续扔到一楼前的空地上。王俊凯健步走到一楼楼梯口,厉声斥责道:“房东你干嘛把我的东西扔出来?”

胖胖的女房东看了一眼王俊凯,翻了个白眼:“有本事你自己买个房子装你的破烂啊!”

王俊凯感觉血涌到了自己额头,但是还是强压住火气继续说道:“可是我的房租明明已经付到了这个月月底!我现在也有钱了,可以续租了!”

“不租了不租了!”胖房东没好气地甩着手,差点甩到王俊凯脸上。

倒是几个憨厚的工人说了实话:“唉包租婆,你哪是不租啊,你不是租给一个愿意付2倍价钱的女娃了么?”

听到这句话,王俊凯再也不能保持冷静,抓着房东的衣领吼道:“肥婆,你说话不算话!”

房东也怒了:“老娘的房子,爱租就租,不租就不租!说了,有本事自己买个北京的房子啊!穷逼,傻帽!”

王俊凯想呼她几个大嘴巴子,却是被几个工人给拉了下来,那些老汉在一边劝他:“小伙子别激动别激动……有什么事情慢慢说!”

王俊凯却是一门心思往前扑,而房东也是毫不客气地施展骂功,侮辱性的话语像尖刀一样一刀刀划过王俊凯的心脏,一群人拉拉扯扯吵闹了好久……

北京的冬天也甚是奇怪,一阵冷风飘过居然淅淅沥沥下起雨来,阵阵细雨打在王俊凯身上,打在他的行李上,王俊凯却是冷静下来,心底生起无数悲凉。

身边工人提醒他“小伙子啊,不要怄气,把自己的东西收拾收拾,泡了水都要坏”,王俊凯也仿佛没听到一般,整个人立在雨里,像一具空壳。

房东却是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说道:“哦。对了……二楼还有个钢琴。你最好把它快点搬走。不然我就给你砸了扔出去。”

在雨里迷茫的王俊凯听到这句话,却再一次暴怒:“你敢!”

房东蛮横地说道:“臭小子你别挡着老娘做生意!”

王俊凯扑过来,被工人们架开。他疯狂地挣扎着,绝望地大吼……

 

“钢琴,送到这里。”

正当所有人都处在剑拔弩张的状态时,易烊千玺神色平静地走了过来,将自己的名片放到房东眼前,淡淡地说道。

房东却是被易烊千玺整个人的安静而内敛的气场镇住了,架也不吵了,疑惑地接过名片。果然,名片上有易烊千玺的住址。

易烊千玺又拿出3张1百元递给房东:“这些费用,够运送了么。”

房东见到钱,立马心里舒坦了,心想自己跟谁过不去也不能跟钱过不去啊。接过钱,笑眯眯地说:“够够够,易先生出手真大方。”

易烊千玺却是完全没有正眼瞧她,又从怀里掏出一叠钱,说道:“王先生是我的朋友。向他道歉。”

房东愣了一下,表情像吃了一个苍蝇。但是本着说什么也不能跟钱过不去的原则,拿了易烊千玺手中的钱,就对王俊凯作揖:“王先生,刚刚是我不对,我狗眼看人低。我给您陪个不是,您别生气啊。”

王俊凯却是冷冷笑着,这一闹将自己的许多心事给翻了起来,不知为什么,王俊凯就特别讨厌现在的自己。

他缓缓走到自己的行李边,蹲下身,从泥水里一件一件地捡衣服。易烊千玺看了一会儿,就拉起王俊凯说道:“跟我走。”

王俊凯神色凄凉:“东西还没收拾呢。”

“全部重新买。”

易烊千玺强行扣着王俊凯的手腕,将他拉到车里扔进去,就一脚油门朝自己的别墅驶去。

 

车上,王俊凯还是一副死样地摊在后座。易烊千玺也不逼他说话,只是他知道王俊凯喜欢周杰伦,将车上的CD换成了周杰伦的专辑。

两个人都没有言语,只有周杰伦的歌声在车里飘荡——

“不要这么容易就想放弃 就像我说的/追不到的梦想 换个梦不就得了/为自己的人生鲜艳上色/先把爱涂上喜欢的颜色/笑一个吧 功成名就不是目的/让自己快乐快乐这才叫做意义/童年的纸飞机 现在终于飞回我手里……”

一曲终了,易烊千玺听到王俊凯缓缓开口,问了句:“易教授,你说,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这人特别失败?”

易烊千玺还没开口,王俊凯就苦笑着自嘲:“中央音乐学员高材生,学生会主席,不可一世的王俊凯,现在就是一条狗!哈哈哈哈,还他妈不是贵宾狗,是土狗,哈哈,是丧家之犬……每个人都他妈过来踢一脚,哈哈哈……”

易烊千玺停了一秒,开口:“王俊凯,你觉得我怎样?”

王俊凯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易教授,大教授啊,成功人士啊,社会精英啊,犯罪心理学天才啊。我等屌丝跪舔对象啊。”

易烊千玺等王俊凯发泄完,缓慢而坚定地说道:“王俊凯,你是我挑选的人。你说你是失败者,我告诉你,全世界想当我助手的人成千上万,不乏你口中所谓的成功者。不要以为成为我的助手,会比成为所谓的成功人士难度低。

你只是在蛰伏期,我并不认为现在的你,不如几年前光鲜亮丽的你。你依旧是你,并且今后会是更强大的你。

永远记得,你是你,你是王俊凯。”

那是王俊凯第一次觉得,易烊千玺的话语,每个字,都烙在了他心上。从此以后,易烊千玺说出的每句话每个字,王俊凯从来没忘记。

 

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晚上9点。易烊千玺从二楼拿来从里到外一身衣服放到客厅的圆椅上并告诉王俊凯客房的位置后,就径自回到二楼看书去了。

王俊凯愣愣地看着易烊千玺走上楼去的背影,有些失神。

身上的衣服湿答答的,让王俊凯打了个冷颤,回过神来,拿着衣服就走到卫生间去洗澡。

洗完澡,一身清爽的王俊凯躺在一楼客房的松软的大床上,辗转了一会儿睡不着,想了想,汲拉着拖鞋跑到二楼。

二楼几个房间分别是书房、健身房和卧室。王俊凯摸索着找到了二楼易烊千玺的卧室,轻轻敲了敲门,听到易烊千玺轻声说“进来”,这才推开门,看到易烊千玺放下书,取下眼镜,看着他。王俊凯真诚地说道:“谢谢。”

易烊千玺愣了一下。他不是很懂人情世故,也没料到王俊凯会特地跑过来说谢谢,愣了两秒,还是礼貌性地回答:“不用谢。”

王俊凯觉得自己的使命也完成了,扶着门框刚想转身,转了一半又转回来:“那个……我想问……你怎么知道……我……被赶出来……”

易烊千玺浅浅地笑了:“补充条款三。陪聊。”看着王俊凯一头雾水,易烊千玺又解释道:“我给你打了几个电话,你都没接。刚好我离你住所近,就过来看一下。”

“哦。”王俊凯恍然大悟地点头。点完头,王俊凯看了一眼自己的睡衣,又看了看易烊千玺,开口:“不好意思,今天还得睡你家里。明天我就去找房子,找到了搬出去。”

王俊凯说完就退了出来,细心帮易烊千玺关好房门。

就在房门快合上的一刹那,易烊千玺的声音从卧室里飘出来:

“不如,住下吧。”

王俊凯微微一愣,又重新推开门,定定地看着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仍然一脸平静,却是重复了一句:

“住下吧。”

 

%本章第一个案件《画中人》完结。

%恭喜我们的腹黑易教授把王助手——拐回家咯~~

评论(44)
热度(445)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