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教授与软萌助手系列 之 画中人(5)

1.5 肖邦

 

王俊凯吃完了小蛋糕就听到易烊千玺冷不丁说出了这一句话,立马兴奋地说道:“什么工具什么工具?快点告诉我。”

易烊千玺却是没有王俊凯那么没心没肺,车子停在路边已经15分钟,即便这条路不算城市主干道,毕竟也是占用了公共道路资源,后面响起了催促的喇叭声。易烊千玺凝神思考了几秒钟,就对身边的王俊凯说道:“你家在哪儿?去你家说吧。”

王俊凯愣了一下。想到自己那个脏乱差的小家居然有点儿害羞,但是想来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只能听从易烊千玺的建议,指了指前面的路口说道:“前面路口右拐,走100米看得到小区大门,拐进去就是。”

易烊千玺循着王俊凯的指示将车停到楼下,然后起身跟在王俊凯身后。走了几步,王俊凯回头,苦笑了一下:“我说易教授,我事先提醒一下啊。我的房间……有点乱。不要见笑。”易烊千玺面无表情地回了句:“哦。”

老式的楼房没有电梯,俩人慢悠悠地跟着楼梯往上走,走了六层楼梯终于来到了王俊凯的小屋。

王俊凯住的是顶楼,除了常规的一室一厅外,还有一个小小的阁楼。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逼仄的客厅,厨房和卫生间都狭小拥挤,只容得下一人转身。往前走就是王俊凯的卧室,简简单单的床和衣柜,并没有太多复杂的物件。房子虽然小,但却意外地还算整洁,让易烊千玺松了一口气。

客厅狭窄,站两个大男人已看起来十分局促,王俊凯便对易烊千玺说:“走,到我卧室聊吧。”

易烊千玺看了王俊凯一眼,揶揄道:“所以每个进你房间的女人,你都要她们直接去卧室的?”

王俊凯对易烊千玺挑挑眉:“没想到易教授也深谙此道。英雄所见略同。”

易烊千玺白了他一眼。

虽然不屑反驳他,易烊千玺还是跟着王俊凯坐到卧室的床上,坐定了,这才说道:“作案工具是裱花袋。”

“裱花袋?”王俊凯做了个拿着裱花袋挤奶油的动作,“那个东西怎么杀人?就是一层保鲜袋。”

易烊千玺摇摇头:“你还记得死者背后的鲜血么?”

“记得。怎么了?”王俊凯疑惑地问。

“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劲。死者已经死亡6个小时以上,可是血液看起来还是很新鲜,现在想来,是被——稀释了。”

“稀释……”王俊凯皱着眉头,脑子里飞速地思考。可是他想不明白,这跟裱花袋有什么关系?

眼见着王俊凯想破头皮也想不出,易烊千玺随即说道:“你知道,冰锥杀人么?”

“冰锥……”王俊凯醍醐灌顶,“你是说,先在裱花袋里装上水,在冰箱里冷冻结块,有了硬度和锐度,裱花袋里的冰锥就变成了杀人工具。而杀人之后,冰块融化在了血液里,所以我们一直都没找到杀人工具,对吗?”

易烊千玺点点头,一个疑惑解答开来,却总感觉哪里还是不对劲。易烊千玺还在继续思索着,就听见王俊凯说道:“虽然推出了作案工具,但凶手究竟是谁还是不得而知。我明天去于小暮学校问问那个小孩儿。我总觉得那小孩儿有什么隐情没说出来。”

易烊千玺却是说道:“于小暮那边,我去。你明天去会会于醉墨和陶倩。”

“啊?”王俊凯愣了一下,“难道不是我去问于小暮你去问于醉墨和陶倩?这样比较符合常理,胜算更大啊。”

“不。”易烊千玺坚定地说道,“既然常规思维陷入泥沼,不如交换访问对象,也许能激发出新的灵感。”

王俊凯想了想,也觉得易烊千玺说得有道理,便说道:“好,那明天我们分头行动。”

 

解答了王俊凯的疑惑,易烊千玺又重新陷入了沉默中。

易烊千玺自认为自己是个不善言谈的人,觉得自己常常让人觉得沉闷。可是王俊凯却觉得易烊千玺的安静让人很舒服,像一片轻盈的羽毛,又像一朵散发着淡淡清香的荷花。

俩人沉默了一阵,王俊凯微笑着开口:“对了,易教授,我家还有二楼。是个小阁楼,不过里面有我喜欢的东西。要不要上去看看。”

易烊千玺刚想婉言拒绝,他一向对别人的隐私不敢兴趣,话还没说出口,王俊凯已经拉着他的衣袖往阁楼带去。易烊千玺头一次觉得居然有人询问别人意见但是又完全不在意别人意见。易烊千玺觉得自己应该很不开心,他很讨厌别人左右他的决定。可是这次自己居然没有任何的不悦,让易烊千玺觉得很费解。

王俊凯领着易烊千玺来到阁楼,易烊千玺一眼就瞥到了放在正中央的三角钢琴。

黑色的琴身,黑白相见的琴键,良好的质感和精良的做工让这架钢琴如同一只高贵的黑天鹅,落在这朴素的房间里有些格格不入。见易烊千玺面露疑色,王俊凯笑了笑,坐到钢琴前,缓缓弹奏起来。

 

是音乐诗人肖邦的《降B小调夜曲》。

优雅的音符从王俊凯手中飘出来,像一片树叶在风中飞舞,旋转着旋转着落到松软的土地上。渐渐地,流畅而略带忧伤的乐曲像一杯带着苦涩香味的ESPRESSO,慢慢品尝那点点滴滴,便觉得回味无穷。王俊凯弹钢琴的样子,与平时判若两人,仿佛就在他开始弹奏的一刹那,整个人都洗去铅华,变得如琉璃般透彻宁静。易烊千玺靠在窗棂静静注视着夕阳里安静弹琴的王俊凯,觉得认真弹琴的王俊凯整个人都发着光,美好得不真实。一曲终了,易烊千玺还没回过神来。

倒是王俊凯,自己弹完琴后,停了两秒,回过神来,就立马嬉皮笑脸起来,转头看着易烊千玺说道:“易教授,我是不是特别帅,特别才华横溢?!”

易烊千玺听到王俊凯叫他,才回过神来,盯着王俊凯的眼睛一会儿,这才开口:“王俊凯,我知道……你遇到我时,很……窘迫。为什么不卖掉钢琴。”

王俊凯的眼神飘向远方,似乎有一秒钟陷入了回忆里,嘴里喃喃:“那是她的梦想……我怎么舍得卖掉……”但却突然清醒,马上恢复了一贯的吊儿郎当,对着易烊千玺说道:“这年头,没几个装逼怎能把妹。你知道吗,那些带过来的妞儿有些假正经,我就把她们带到阁楼,弹个小曲儿,她们就任我宰割了……”

知道王俊凯不打算说实话,易烊千玺也不勉强,走到钢琴前面,摩挲着钢琴的琴身。王俊凯凑到易烊千玺身后,颇为大方地说:“易教授,想弹?没事儿我不介意的。”

易烊千玺坐下,修长的手指放到钢琴琴键上,略略思索了一阵,就开始弹琴。

易烊千玺弹得很慢,但是每个音符却恰到好处,缓慢的节奏让忧伤的氛围更加弥漫。王俊凯却是从易烊千玺小幅的手指动作里看到了易烊千玺的力度和完美无缺的技巧,易烊千玺弹得云淡风轻,但王俊凯却是清楚这首曲子难度并不低,尤其是肖邦骨子里的层次丰富、感情充沛的离别的愁绪,被易烊千玺完完全全展现出来。

一曲完毕,王俊凯拍拍手:“《E大调离别练习曲》,很不错。没想到易教授也也喜欢肖邦,也擅长钢琴。”

易烊千玺却是对王俊凯的恭维没有一点欣喜,默默说道:“小时候弹着玩的。”

王俊凯忍不住翻白眼。易烊千玺你到底是什么神奇的物种,弹着玩儿也能达到专业大师级?

看着易烊千玺又陷入了沉思,琥珀色的眼眸在昏黄的夕阳里晦暗不清,王俊凯轻声问道:“是……想起了某人?”

易烊千玺没有转身,也不说话,留给王俊凯一个安静的背影。

王俊凯似乎在对易烊千玺说话,也像在自言自语:“离别曲,没有经历过的人,是弹不出那么悲伤的感觉的吧……”

易烊千玺愣了一下,感觉心底有一颗泪滴,嗒的一声,落在自己原本平静的心湖,激起一圈圈波澜。下意识地裹紧了外套,对王俊凯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回去了。陪聊一小时任务也完成了。你早点休息。”

王俊凯还想说什么,易烊千玺已经径自走下楼,走出王俊凯的出租房,走到自己车上,转眼就消失在了王俊凯的视野里。

王俊凯却是苦笑了。

易烊千玺啊易烊千玺,我们如此相似。都是难以接近,心怀往事的奇怪的动物。

 

第二天,易烊千玺像往常一样7点起床,吃过面包和牛奶后,便驱车赶到xx小学找于小暮。

虽然妈妈去世,可是学校里的于小暮比在家里要活跃不少,大概小朋友打打闹闹就让于小暮暂时忘记了忧伤。易烊千玺安排妥当之后,默默站在教室外看于小暮上完了半节课,待到下课时,才对着教室里喊:“小暮。”

“易老师。”于小暮从教室里走出来,礼貌地说道,“请我找我有什么事么?”

易烊千玺牵起于小暮的手,说道:“小暮,叔叔有问题想问你,陪叔叔去操场走走好么。”

于小暮回头看了一眼教室,犹豫地说道:”可是……“

易烊千玺打断于小暮的犹豫:”我帮你请了下节课的假。如果晚点回来上课,老师也不会责备你的。“

于小暮这才跟着易烊千玺来到操场。

俩人来到操场边的树荫上,易烊千玺和于小暮在操场上一圈一圈地散步。易烊千玺是个不善言谈的人,更不懂得怎么跟小孩子打交道。问起于小暮案发当天发生的事情,于小暮说到自己倒是挺配合的,坦白得很仔细,可是一说到那个客厅的声响,却又一如往常地缄默了。

易烊千玺于是蹲下身,对着小小的于小暮说道:”小暮,叔叔告诉你一个秘密。叔叔小时候呢,也是个内向的孩子。所以,当我心里装了很多很多的心事,我就会找一个树洞,对着树说出自己的心事。树不会说话,它会为你一直保守这个秘密。你觉得这个主意怎样?“

于小暮认真地听着易烊千玺说完这段话,想了想,点点头,跑到围墙边的一颗大树下,对着树洞哇啦哇啦把所有事情讲了出来……

站在远处的易烊千玺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于小暮倾诉完毕,似乎轻松了许多,跑到易烊千玺身边说道:”叔叔谢谢你。我感觉好多了。没什么其他事的话,我就去上课了。“

易烊千玺点点头,说道:”去吧。“

待于小暮小小的声影渐渐消失不见,易烊千玺这才走到大树边,从树洞里取出了录音笔。

 

【树洞啊树洞,你会给我保守秘密的,对么。

我失去了妈妈,不想失去爸爸。

可是老师说,说谎的孩子要吞100根针,我好怕。

那天,家里并不是一片宁静。爸爸也没有出差!我听见他在客厅里跟陶阿姨发生了争执!我听见陶阿姨说妈妈是个疯子,说让爸爸下定决心,否则等待爸爸的是身败名裂!我不知道陶阿姨为什么说妈妈是疯子!妈妈不是!妈妈温柔又善良,对爸爸也很好!

第二天我就看到妈妈离去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很想妈妈,很想妈妈……】

易烊千玺静静听完了录音笔里于小暮的所有录音,一边思索着一边走回车里,刚准备启动,就接到了王俊凯的电话:“易教授,他们果然有鬼!”

原来,王俊凯重新询问了于醉墨和陶倩,得到的讯息还是与以前的讯息基本一致。正当王俊凯走在回家的路上,觉得今天也一无所获时,一个平常的景象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对父女,父亲30岁左右,在等红灯。女儿不过5岁的样子,天真活泼。王俊凯正在过马路,就看到有一辆小汽车闯了红灯飞驰过去,把王俊凯吓一跳。正当王俊凯感慨自己福大命大没被那闯红灯的兔崽子给撞到时,就听见可爱的小女孩大叫:“爸爸爸爸,我们的车子在后退!”她爸爸被逗乐:“傻宝宝,不是我们的车子在后退,是旁边的车子在前进!”

王俊凯一个机灵。

他昨天看书,看到测谎原理,是将测谎前的常规问题时的心率与测谎时的心率进行比较。如果两者接近,则代表没有说谎。如果相差较大,则证明测谎时说了谎话,导致心率加快。

但是——如果测谎之前,说的就是假话呢?

王俊凯马上想起了那几个常规问题。与王源督察一合计,发现于醉墨和陶倩说出的“最敬爱的人”,居然都是与自己有过过节的人!

剩下的推理就不言自明了。俩人刻意地调高了测谎前的心率,就是为了逃避测谎仪的测谎!

 

知道王俊凯和王源已经赶去了画廊,易烊千玺调转车头往画廊驶去。

 

于醉墨和陶倩一开始还表现得很平静。可是当易烊千玺拿出录音笔,而王俊凯跟王源说出他们的测谎造假时,于醉墨和陶倩神色慌张。终于,陶倩最先绷不住,慌忙开口:

“是我!是我杀了夫人!”

于醉墨却是看着陶倩坦白,并且把所有的过错揽了过去,开口道:“不,是我。”

王源鄙夷地开口:“你们……为了苟合,杀了苏婵娟?”见两人均低下头默认,王源忍不住吼道:“就为了自己私欲,草菅人命,你们还是不是人?”

于醉墨似乎平静下来,抬起眼来,看着王源,说道:“王警官,是我杀了我夫人。我愿意承担这一切后果。”

易烊千玺想了想,总觉得事情不是如此简单。并且,俩人的证词跟于小暮的说法有些对不上。如果是苟合,按照于醉墨和苏婵娟的社会地位和金钱关系上的不平衡,只怕苏婵娟做不到让于醉墨“身败名裂”。易烊千玺虽然也很是鄙视那种抛弃糟糠之妻的男人,但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个社会对这种人渣的宽容度异乎寻常的高,找个年轻女人的男人多了去了,相濡以沫相守到老的人反而是个异类。所以,就因为苏婵娟发现了俩人的私情就要杀了她?这命案,风险大,成本高,收益却不大,如果就为了这个理由杀人,于醉墨能做到今天这个位置,未免太讽刺。

所以,到底漏掉了什么?

易烊千玺还在想着,王俊凯已经开始了庆祝:“易教授,来来来,give me five!祝贺我们第一次合作如此顺利,3天破案!”

易烊千玺还在沉思,就听到王俊凯又开启了唐僧模式:“我说易教授啊,你没事笑一笑啊。你说的啊,笑一笑只要牵动三条肌肉啊,你别那么小气嘛。再说了,都破案了你还在那里思考个毛线啊。走啦走啦,我们一起去酒馆喝两杯庆祝。唉,王源督察要不要一起。”

王源微笑着摆摆头:“警察不能饮酒,恕我失陪了。你们好好庆祝。我要把犯人押回去录笔录和口供。”说罢,王源就带着于醉墨走了出去。

易烊千玺依旧一副皱着眉头的样子,让王俊凯觉得烦躁。这易教授又不是处女座,怎么这么唧唧歪歪。王俊凯走过去便搂着易烊千玺的肩膀说道:“走走走,别想了。”

易烊千玺被王俊凯搂着往前走,都忘记了要警告王俊凯他讨厌身体接触。

被王俊凯带到清吧时,易烊千玺还是一副愣愣的样子,完全游离于真实世界,看起来无比——呆萌。

王俊凯倒是很开心地叫了几杯鸡尾酒,一杯递给易烊千玺,一杯自己啜饮,顺道调戏清吧调酒的小妹。

 

易烊千玺稀里糊涂地跟着王俊凯喝了好几杯鸡尾酒。偶尔有几个辣妹经过,都对易烊千玺产生了兴趣,但让王俊凯大吃一惊的是易烊千玺喝得即使神志模糊却还是保留一颗学者的心,辣妹问他:“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啊?”结果易烊千玺问她们:“你知道拉格朗日的数学表达式么?”“普朗克常数是多少?”“贝叶斯方程在心理学上的应用是什么?”一句话结束对话,简洁明了。所有辣妹均是趁兴而来,败兴而归,临走要么附送几个白眼,要么丢下一句:“有病。”

王俊凯在一旁哈哈大笑。

喝的差不多了,王俊凯打了个的把易烊千玺送回家,扔沙发上,见易烊千玺睡的安详,这才安心地又自己打了个的回到自己的住所。

 

深夜,易烊千玺被电话铃声吵醒。他觉得头痛得厉害,拿起电话,迷迷糊糊地开口:“谁?”

电话里传来经过变声处理的、没有任何情绪的、带着电流杂音的声音:“易教授,说实话,你让我有点失望啊。”

易烊千玺的脑袋有点沉,转得也慢,继续问道:“谁啊。”

“易教授,我对你寄予厚望,你是不是应该全力以赴?不然,我是会有手段让你激发潜能的哦。”

易烊千玺还是没听出电话里的声音,心里嘀咕着:这人是不是有病。上次也有个这么莫名其妙的电话。酒劲上来,易烊千玺觉得头痛,想挂掉电话休息,忍不住说道:“没什么事我挂了!”

那边却是诡异一笑,说道:“易教授,难道你忘了2008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那次事故?

bang——”

 

听到这句话,易烊千玺瞬间清醒:“你是谁?你怎么知道……”

“don't  let  me  down.”说完这句,那边挂掉了电话。

易烊千玺定在黑暗里良久,耳边只传来嘟嘟的忙音。

 

老大,易教授似乎搞错了调查方向。

不,你不懂。即使我不提醒,他也会继续找到真相。我只不过,加快一下进度。

他,真的能,找到真相?

你怀疑我的判断?

不敢。

 

——tbc

评论(16)
热度(385)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