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教授与软萌助手系列 之 画中人(3)

1.3 放浪

%凯凯前期人设有点二。可是我保证,我对凯凯是真爱……他绝对不是一个肤浅的美男子。

 

案发现场为一间loft,二层住人,一层为画廊。第一层画廊空旷的客厅里,一位30岁左右的女子,静静地躺在地上。她有着异常白皙的肌肤,鲜红的嘴唇,穿着褐色的波西米亚的长裙,披着紫色的丝巾。女子的双臂紧紧抱着一幅画,画上是女子的铅笔素描肖像。女子跟画里的人儿,都在微笑,让人觉得世界如初恋般美好。如果不是她身下那一抹不太和谐的红色,任谁都以为这位美丽的女子只是沉沉地睡了过去。

王俊凯第一次见到尸体,觉得自己很幸运地遇到了一个如诗如画的案发现场。死者面容安详,整个画室也是无比干净整洁,并没有出现狰狞的死尸和血腥的现场。默默感叹了一句自己命好,就听见易烊千玺说道:“你,过去研究一下。”

“啊?”虽然这案发现场相比而言已经十分“温柔”,但终归是死人,王俊凯躲在易烊千玺背后,只准备远远观望,却是被易烊千玺从背后拧了出来,无比嫌弃地看了一眼。

王俊凯继续犯怂:“你怎么不去?人家请的是你不是我。”

易烊千玺也不说话,冷冷盯着油嘴滑舌的王俊凯。

王俊凯也不示弱,盯着易烊千玺,仿佛在告诉世人胡搅蛮缠的那个人不是我,是易烊千玺。

俩人在案发现场站成了JPG。

 

“大白天的叫我过来干嘛呢?走开走开,警察,办案。”俩人正僵持着,王俊凯用余光一瞄,居然发现个绝色美人儿。与在地上躺着的那个温婉女子不同,眼前风风火火走过来的女子,是个不折不扣的御姐。长长的头发,高挑的个子,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装,一边带橡胶手套一边大步流星地往这边赶,经过王俊凯身边的时候,长发有几缕飘到王俊凯脸上。王俊凯深吸一口气,女人的香水味丝丝缕缕灌到王俊凯鼻腔,惹得王俊凯感叹了一句:“好香啊。”

女人没理会她,开始检查起死尸来。王俊凯这时也似乎忘记了自己对死尸的畏惧,屁颠屁颠跑到女人身边,一边帮忙翻弄尸体,一边死皮赖脸地说:“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姐姐你是警察么?警察也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么?姐姐你累不累?我帮你捶背啊……”

易烊千玺静静地看着王俊凯,觉得有点丢脸。好在女子也没受影响,王俊凯在一边说着,她便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手上的动作娴熟而干练,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让易烊千玺觉得十分满意。北京警署大队的法医科一把手,南杳医生,果然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一刻钟后,南杳取下手套,然后开口:“尸斑呈片状分布,尸僵大部分出现,预计为昨晚凌晨3点钟。背后有5厘米左右伤口,其他部位未见明显创口,预计背部伤口为致死性伤口。现场未发现作案器具,据推测为凶手作案后从案发现场带走……”

南杳还想继续说,王俊凯牛皮糖似的黏了过来:“姐姐你好厉害!说了这么多,消耗很大吧!我有巧克力,你要吃么?”

南杳嫌弃地看了王俊凯一眼。这人这么这么没心没肺,没见到自己从头到尾都不想跟他说话吗?当即把王俊凯往自己身上靠的头推开,哪知王俊凯像个小孩儿似的就是认定了南杳,推也推不开,一时间易烊千玺看到南杳的脸红成了个猪肝。

见南杳已经疲于应付甩流氓的王俊凯,易烊千玺继续开口补充:“现场窗户、门未见强行闯入迹象,女尸举止温和,皮肤和指甲未见明显打斗迹象,应为熟人作案。”

南杳终于摆脱了王俊凯的纠缠,听到易烊千玺的话语,认同地点了点头,抬眼看了一下易烊千玺,眼里满是欣赏。只可惜易烊千玺专注地看着女尸,目光没有半分的游离。

南杳也将飘飞的思绪收回,继续说道:“来之前我已经找王源督察要到了死者的资料。死者名叫苏婵娟,为画廊女主人,与丈夫于醉墨共同经营画廊。凌晨3点,通常为苏婵娟睡觉时间,经过连夜排查,我们列出了3个嫌疑人:

嫌疑人A,为苏婵娟和于醉墨的保姆陶倩。陶倩,20岁,初中文化,1年前来到于家,照顾夫妻俩的饮食起居,同时打扫一楼画廊和二楼卧室的卫生。据陶倩陈述,昨日凌晨三点,她在一楼房间睡觉,并无发现任何异常现象。

嫌疑人B,于醉墨,为苏婵娟丈夫,同时也是国际知名画家,目前还在赫尔辛基出差,明日赶回来。通过电话询问,得知昨日凌晨三点正在外地出差,前晚通话未发现妻子情绪异常。

嫌疑人C,于小暮,为苏婵娟儿子,案发时在二楼卧室睡觉,据称也没发现任何异常情况。”

 

南杳说完,抬起头看了一眼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静静地思考着,左手扶着腰,右手抬起来撑着下巴。

他穿着深色的一套衣服,仿佛要将自己裹在浓重的黑色里让人看不到一丝一毫。可是黑色高领露出的一点儿肌肤却是浅浅的蜜色。顺着挡在脖颈前的手腕往上看,一双修长的手正优雅地抵在精致的下巴。温柔如水的眼睛,琥珀色的眼眸,整个人有一种清冷却温暖的气质。

易烊千玺并没有察觉到有人在看他,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女尸上。见南杳已经检查完毕,易烊千玺还是一丝不苟地蹲在女尸旁边继续细细观察,生怕错失任何蛛丝马迹。

身后的血已经凝结了,可是颜色却没有想象中的暗。女尸的体貌特征也十分诡异,白皙的皮肤和鲜红的嘴唇美的像一副仕女图。可是易烊千玺顺着她的皮肤摸过去,并没有上妆。尤其是这女子,死时居然带着一抹浅浅的微笑,让易烊千玺觉得十分费解。

那边,王俊凯却是等的不耐烦了,连连打着呵欠,最后实在受不了了,对易烊千玺说了句:”不行,这画廊的气氛太诡异了。好压抑……压得我喘不过去……我要出去走走……“

南杳还想陪着易烊千玺,却被王俊凯缠着从房间里拉了出来:”姐姐,你看易教授自己忙着呢……我们出去走走嘛……“说罢眨巴着自己一双桃花眼,一副无辜小猫的受气样。

南杳却是被王俊凯这时而无赖时而天真的模样打败了,看着王俊凯那小孩样噗嗤一声笑出来,看了看易烊千玺也觉得他不想被打扰,就跟着王俊凯走到屋外。

带着南杳走出来的王俊凯心情大好,一边吃着巧克力一边笑成一朵花:”姐姐你不吃我吃了。“

南杳看着阳光下的王俊凯,这人1米8的个子,身形修长而瘦削,柔顺的头发,长长的睫毛,狭长而迷人的桃花眼,墨色的眼眸,精致的鼻子,笑起来露出两颗虎牙。这人不开口的时候,倒是个一等一的帅哥,可惜一开口,就是那么不着调。

南杳忍不住开口:”把妹技能如此纯熟,想必右边口袋装着巧克力,左边口袋装着安全套吧?“

王俊凯听到南杳的话,笑得更灿烂了,掏出一个安全套很得意地说道:”姐姐我们真是心灵相通。“

南杳再也受不了嬉皮笑脸的王俊凯,白了他一眼转身走进画廊。

王俊凯也悠闲地抽了一根烟,吞云吐雾好一会儿这才进屋。

 

一进屋,就看到易教授已经进入了状态,正拿着录音笔询问嫌疑人A陶倩。他安静地听着陶倩一点点叙述经过。

”那天,我打扫完一楼跟二楼的卫生,就到了晚上9点。我到自己房间后,给家里人打了个电话,就睡觉了。大概——大概9点半就睡着了吧。清早,我起床,准备给夫人和小暮做早餐,就发现……就发现……“说到这里,陶倩嘤嘤地哭了起来。

易烊千玺也示意陶倩可以去休息了。陶倩便赶忙从客厅的沙发上起身,跑回自己的房间待着。

可是面对于小暮,易烊千玺的询问就有点费力了。因为无论他怎么恳求,于小暮就是不愿意开口,似乎还沉浸在自己母亲无端死亡的打击里,什么话也不说。

王俊凯见易烊千玺的询问陷入泥沼,便走过去,将于小暮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

8岁的于小暮是个男孩儿,遗传了母亲的长相,生得唇红齿白,秀气温柔。大概是良好的家教,即便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小孩儿眼里虽忧伤密布,却没有歇斯底里,反而是安安静静地承受着这一切,让王俊凯看得十分心疼。

将于小暮放在腿上,轻轻摇晃着,瞥见于小暮手上拿的小玩偶,王俊凯说道:”小暮,那是——艾斯么?“

于小暮虽然没有开口,但还是乖乖点了点头。

王俊凯见于小暮点了点头,心里长吁了一口气,说道:”小暮你知道么,哥哥也喜欢艾斯。你还记得艾斯在《海贼王》的台词么?【要是在力量底下屈服,那我身为男人还有什么意义。我绝对不会让我的人生留下后悔。】“

易烊千玺跟南杳听得云里雾里,根本弄不清王俊凯在玩什么东西。但神奇的是,于小暮居然开口了:

“哥哥……昨天……昨天晚上……并不是安静的……好吵……爸爸他……”

于小暮还想说什么,某个门里露出一丝阴森的目光。于小暮腾地愣住,说到一半的话如折断的枝桠。任王俊凯再怎么哄,于小暮也不愿意再多说一个字,最后王俊凯催着催着居然哇哇大哭起来。

 

三人都没辙了。还是南杳看不下去,对两个手足无措的大男人说道:“明天再来吧。况且明天于醉墨先生也回来了,反正明天还要再跑一趟的。今天,就别再逼这个小孩子了。”

 

三人走出小区,在路口分别。南杳打了个的就走了。王俊凯刚想以照顾女士的名义跟南杳挤上一个车,全然忘记自己的家跟南杳的家是两个方向,哪知被易烊千玺强行拧了回来:“补充条款第三天,聊天一小时。”

眼见着南杳绝尘而去,王俊凯一脸不开心地回过头来抱怨:“我说易教授啊,什么时候不好聊天,非要这个时候聊?再说,你放我回去,我给你打电话聊也是一样的啊。”

易烊千玺自动忽略了王俊凯的抱怨气场,继续没有任何情绪起伏地说道:“可是你的专业素养也太差了。今天下午去我住址拿几本最基础的犯罪心理学书籍回去读。”

王俊凯刚想说我不去,易烊千玺一句话把他的话堵了回来:

“王助手,你还在实习期,我可是有随时解聘你的权力。”

王俊凯立马像一只被捏到后颈的猫,乖乖跟着易烊千玺走到停车场,跟着他往易烊千玺家里驶去。

路上依旧迷之沉默,半晌易烊千玺突然开口:“王助手似乎对南杳医生有兴趣?”

“我对所有美女都有兴趣。”王俊凯大大咧咧地说道,瞥了一眼易烊千玺,见他继续淡定地开车,不打算接茬,说道,“易教授不会对女人没兴趣吧?”

王俊凯又盯了易烊千玺好一会儿,见他还是没反应,心想,默认了?继续说道:“你该不是会是个GAY吧?”

易烊千玺开车不搭理他,王俊凯继续胡说八道:“那你是1还是0啊?我觉得你是0……”

眼见着王俊凯越来越跑偏,易烊千玺终于开口:“吃你的巧克力吧。别废话。”

王俊凯这才悻悻地坐回副驾驶位,拿出巧克力一边吃着一边继续自言自语:“你说南杳医生为什么对我如此冷淡呢?想我王俊凯也是风流倜傥迷倒万千少女的美男子,你说南杳医生是不是觉得自己配不上我所以佯装高冷实则心虚啊……”

易烊千玺嘴角浮起一丝冷笑:“一个随身带着安全套的男人,南杳医生没把你直接拷着扭送警局已经对你够客气了。”

王俊凯听了易烊千玺的揶揄,并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反而十分得意地说:“哎呀有备无患啊。”说罢拿出一个套套,送到易烊千玺面前,慷慨地说道:“易教授,要不送你一个?你造,男男之间也需要的嘛……”

车子已经开到了跨江大桥上。易烊千玺剜了王俊凯一眼,冷冷地说道:“再说话我把你从桥上扔下去。”

王俊凯立马噤声。

见易烊千玺继续开车,闲得无聊的王俊凯又拿出巧克力吃起来。

吃完巧克力,也到了目的地。易烊千玺停好车,俩人一起往别墅里走。走着走着,易烊千玺突然开口:

“王俊凯啊。”

“唔?”王俊凯难得听到易烊千玺主动给他打招呼,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就笑开,“啥事儿?”

“下回翻完尸体,记得洗手。我看你用手拿着巧克力,应该吃进去了不少尸斑上的细菌和病毒。”

王俊凯琢磨了一下,立马觉得恶心得想吐。

易烊千玺却是暗暗一笑。王俊凯,就你话多。看你以后还老实不老实。

 

走到家中,易烊千玺从书柜上抽出合起来足足20斤重的大部头,对王俊凯说:“一周之内看完。”

“卧槽!大白天你说什么梦话!”王俊凯指着那堆山一样高,海一样深,一翻开全都是英文的书籍,喊道,“你杀了我吧!”

易烊千玺却是淡定地在圆椅上坐下,默默抿了一口咖啡,抬起眼来,琥珀色的眼眸里有一丝玩味流转:“王助手……你是实习期……”

王俊凯心里闪过一万只草泥马。自己到底是哪根神经搭错答应当他的助手,眼神又是有多不好在看易烊千玺的第一眼觉得他是纯良清澈之人!

王俊凯又被易烊千玺点了死穴,蔫蔫地说:“知道了知道了。好了啦我这周看完就是了!”

王俊凯瞥了一眼一脸淡定的易烊千玺,心里暗暗说道:“易烊千玺你个混球!老子赚几个月钱找到更好的工作了老子就炒掉你!哼,炒掉你!”

 

易烊千玺静静地喝完了咖啡,全然没理会王俊凯喷着火苗的小眼神。将咖啡杯缓缓放下,易烊千玺抬起手,稍稍缕起袖口,垂着眼睛看了一眼手表,4:00正。于是轻轻对王俊凯说:“好了,陪我聊天一小时吧。”

王俊凯撅了撅嘴,不情愿地坐到了圆椅上。与易烊千玺的正襟危坐不同,王俊凯刚一坐下就整个人摊在了椅子里,像个猫咪小毛球。整个人都蜷到椅子上后,王俊凯觉得心情好了一点,说道:“聊什么?你说呗。哥哥我上知天文下通地理啥都能聊。”

易烊千玺听了,转过脸来,看着王俊凯,说道:“为什么从中央音乐学院肄业。”

王俊凯却是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易烊千玺会问这个问题。

见王俊凯呆在原地不说话,易烊千玺开口:“我查过,你前三年的绩点为A+,同时是学生会主席,不出意外将成为中央音乐学院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毕业生。可是你退学了。为什么。”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的眼睛,看了很久,然后开始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因为……我把校长的女儿上了。”

易烊千玺心里掠过一丝波澜,但随即归于宁静,脸上依然面无表情,继续问:“然后呢?”

王俊凯一边笑着一边用手挡着自己的脸,就好像这样的动作能让他在易烊千玺面前挽回一些自尊,就好像这样易烊千玺就看不到他的眼泪。

笑了一会儿王俊凯苦涩地说道:“然后,然后我被甩了啊。人家白富美把我一脚踢开跑到大洋彼岸去留学了。我像个傻逼,loser,还被她爸从学校里撵了出来。”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的样子,突然有点心疼。作为心理学的专家,易烊千玺一眼就看出来了王俊凯那些有意或无意的伪装。剥开王俊凯那油滑的第一层,易烊千玺发现一颗千疮百孔的心。现在他倒是能如此肆无忌惮地嘲笑自己的过去,可是当初痛得死去活来时,又有谁陪在身边呢。

毕竟,自己也痛过。

王俊凯又哭又笑了好一会儿,终于平静了。默默看了一眼易烊千玺,便说道:“那你呢。易教授,你爱过吗。”

易烊千玺心里闪过一个名字,心里的伤疤又被触碰到了,微微疼了一下。可脸上依旧平静,看了王俊凯一眼,说道:“无可奉告。”

“你……”王俊凯不开心了,“喂喂喂!易教授你太不厚道了!”

“补充条款第一条……”易烊千玺淡淡地说。

“我不管!”王俊凯任性地喊道,“凭什么我问你就是打探隐私你问我就是理所当然?”

易烊千玺扫了一眼王俊凯,说道:“你的情况我在网上能找得到。即使网上没公开我也可以黑进你们学校的档案系统看到你的资料。结合你的情况你会觉得我不能分析出你身上发生了什么?只不过直接问你是最简洁明了的方式,省的浪费我的时间去查询和推理。况且,我并不觉得这是你的隐私。当初你退学可是闹得轰轰烈烈,我在B大都能听到我的那些女学生议论你。”

王俊凯却是被易烊千玺再一次堵得说不出话来,觉得明明是易烊千玺占了便宜,为什么辩论起来自己永远漏洞百出。

总有一天,我也会找到你的漏洞。王俊凯不服气地想。

 

王俊凯扛着20斤书走到路口打的回家。本以为易烊千玺是个冰雕,可是王俊凯走出来时,易烊千玺也一路送了出来。钻进出租车的那一刻,易烊千玺居然细心地为王俊凯挡了车门,让王俊凯不至于撞着脑袋。

王俊凯却是一愣。

在他心里,易烊千玺就是一具无聊而冰冷的机器。他从小到大阅人无数,大部分时间都是他把别人耍得团团转,可是在易烊千玺这里完全颠倒过来,他探不到易烊千玺的任何想法,易烊千玺却在一点一滴洞悉他的内心。

可是这个无比简单的举动,却第一次让王俊凯觉得,也许,在那个犹如绝对零度的身体里,藏着一颗,温暖的心。

王俊凯就在出租车里,回着头看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静静地立在夕阳里,阳光照在他身上,他深灰色的外套被蒙上了一层温暖的色彩。王俊凯静静看着易烊千玺的身影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终融化在了那片金色的海洋里。

——tbc

评论(16)
热度(458)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