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的他(14)

爱是一种信仰,不坚定的人无法到达。——章记


(14)谜底:天堂之上的天堂

我叫王俊凯,英文名是karry。

很多很多年前,我还不叫这个名字。那时,我还叫拉斐尔,是父亲最宠爱的儿子,住在云层之上的天堂。

听父亲说,最初的最初,我还有个名字,叫做迈诺斯。可是,我有点记不得。为了保持天使纯净的血统和善良的心灵,父亲消去了我在人间的记忆。所以我只隐约有个印象,觉得我大概在人间的某个地方生活过,那里有暖暖的阳光和咸咸的海风。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也慢慢淡忘了我曾经在人间生活过的事实,便也自得其乐地过着在天堂的生活。

我有一个跟我关系特别好的弟弟,路西法。我们俩最爱做的事情,就在坐在软软的云朵上,俯瞰熙熙攘攘的人间。那时,路西法也一点也不邪恶,他靠着我的肩膀,看着人间,晶晶亮亮的眼睛里盛满单纯和懵懂。

和其他天使不同,我和路西法都是父亲从人间挑选来的儿子,虽然我们都消去了记忆,但是还是对人间有着不一样的情愫。而其他哥哥们自出生便生活在天堂,他们说人间是个肮脏的地方,那里虚伪、狡诈、欺骗、邪念盛行。但这些话语也挡不住我和路西法对人间越来越强烈的好奇心。终于,在犹豫了几年白后,有一天路西法突然下定决心对我说,拉斐尔,我想坠入人间。

我看着路西法的侧脸,他望向人间的眼神充满向往。可是,我还是担忧地问:

“可是,路西法,哥哥们说,人间,是个不好的地方。”

路西法淡淡地笑,转过脸去,狡黠地问我:“可是,哥哥们,去过人间么?”

我摇摇头。

路西法就又笑了:“去都没去过,怎么知道是荒草丛生还是鲜花盛开呢。”

我还想劝阻路西法,只见他凑近我耳朵,神秘地说:“拉斐尔,还记得我们曾经听到的传说么?”

“天堂之上的天堂?”

“没错。”路西法的眼神飘向远处,思绪回忆起了曾经听到的故事,“传说,天堂之上还有天堂。走到上一层天堂的人,会获得更多的幸福。而那扇通往幸福的入口,据说在人间。”

我摇摇头,轻声说:“可是……那毕竟是传说。”

路西法继续笑着,说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说罢,路西法拍拍我的肩,然后就从云彩里跳了下去。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一身洁白的、眼里闪耀着希冀光芒的路西法。

 

我在天堂等了好久,路西法也没再回来。偶尔有其他哥哥们来找我玩,可是与其他哥哥们在一起,我却更想念路西法。我想去找他,可是哥哥们都挽留我,让我犹豫不决。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却听到了路西法不好的消息。

从父亲口里,我才知道,路西法坠入人间之后,喜欢上了一名人间的女子。可是路西法想与她一生一世,女子却心怀鬼胎。当得知路西法是天使之后,她居然直接报告了红衣主教,路西法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一场大火烧得几近死亡。后来,路西法经过了100多年的时间,慢慢恢复了法力,却再也不是那个心地单纯的路西法。如同打开了潘多拉盒子,一时间整个欧洲陷入了恐慌。路西法这个名字,彻底堕落成了魔鬼的代名词。

于是父亲派我下凡,终结路西法的暴行。

我追寻了他800多年,终于找到了躲在亚洲大陆上的路西法。

他已经完全堕落,暗黑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希冀。我想带他回天堂,可是他的眼神里已经找不到我们曾经相亲相爱的美好回忆。他像一头已经发狂的野兽,我只能用手中的剑终结了他的生命。

我深深地记得,死前的路西法静静地躺在我怀里,轻声抚摸着我的脸,说道:“拉斐尔,天堂之上,没有入口。我们永远走不去彼岸。”

 

路西法死后,我在人间晃荡,既不想与人类为伴,也不愿意回去天堂。不愿与人类为伴,是我憎恨那些自私的人类,为什么为了一己私利就可以出卖深爱她/他的人;不愿回天堂,则是我第一次觉得父亲是那么的冰冷无情,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用更好的方式救赎路西法,却为什么让我们兄弟相杀。即便这是他修行的一部分,对我,也太过残忍。

我顺着自己模糊的记忆,回到了千年之前的故乡。在庄园里,我第一次遇见了小莲和老易。我也不曾预料,这两人的孩子最终影响了我之后的故事。

彼时,小莲正虔诚地跪在我的墓碑前,带着温暖的笑容跟我说着:“迈诺斯王,求求你保佑我的儿子身体健康,长命百岁,永远幸福快乐。”

小莲絮絮叨叨地讲着,我也开心地听着。她讲了很多关于她的儿子的事情,从小时候的西瓜头讲到初中时的书法和舞蹈第一,“千玺”两个字时不时地出现在她的话语里。她的语气充满宠爱和快乐,我也听得入迷,对那个名叫“千玺”的仿佛有三头六臂一般全能的人有了点兴致。

如果不是那个稳重的男子打断她,也许小莲可以跟我一直讲下去。老易看着说了半个小时的小莲,忍不住拍了拍她的头,说道:“小莲,你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跟个小姑娘似的。这是军事奇才迈诺斯王啊,不是观音菩萨。”

小莲不好意思地一笑,然后轻轻打了一下老易,嗔怪道:“我才不管。我就是想所有的名人都拜一拜,让他们在天之灵保佑我的儿子。”

老易刮了刮小莲的鼻子,宠溺地说了句:“傻啊。”

 

那个下午,我目送着小莲和老易肩并着肩离去,心里有许久不曾有的温柔。在路西法死后,我在人间浑浑噩噩,总觉得这个地方无比阴郁,可是看到小莲和老易的背影,我居然觉得心底有一丝心弦在拨动,响起治愈人心的音乐。

我衷心地祝福他们能相亲相爱在一起一辈子。可是心底的那根奏着美妙音乐的弦只持续了4个小时,就啪地断了。他们在归家的图中出了车祸,双双离开了人世。

 

一年以后,我辗转来到了小莲和老易的家乡,为了完成他们的遗愿。在墓地,我第一次遇到了他们口中提过无数次的,千玺。

他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雨里,雨水打湿了他的衣裳也浑然不觉。他没有哭,可是我能感受他心底沉重的悲伤。天地之间,他就那么孤零零地站着,不知为什么,我心里便生出一丝疼惜。

他看向我,我便咧开嘴朝他笑。他慢慢走到家里,我也跟着他来到他家。

我不知道,这竟是爱情的开始。

千玺身上有一种让人平静和信任的魔力。明明于我而言,他是那么陌生的存在,可是没来由的,我看到他就很安心。我慢慢习惯他告诉我怎么在人间生活,慢慢学着做地中海美食,慢慢习惯在太阳下山时迎接他回来。慢慢享受在阳光下打着盹。慢慢开始开一部部电影。慢慢需要早上的morning kiss当一天的礼物,慢慢变成一个会在晚上道晚安不然睡不着的人。

慢慢爱上一个人,也再也不想回天堂。

父亲三番四次地催我回去,我也置之不理。反正天大地大他也抓不住我,只要千玺不知道我是天使就行。可是我忘了我爱上的,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

当他问起我的身份时,我只能各种搪塞和推脱。我想过无数的身份无数的理由,可是好像每一种都会被千玺找到破绽。我只能愈加乖巧地待在他身边。得知千玺居然几乎调查出了我的身份,我心中五味陈杂,既因不信任愤怒,又因害怕分离而惶恐。我跑去了墓地,抱着路西法的墓碑哭,那种分离的痛苦又一次压垮了我。可是,千玺居然找到了我,背着我回家的路上,他说,不管我什么身份都会爱我,他也不会再过问其他。那一刻我真的觉得好幸福,好踏实。我以为,我们可以就这样一直相爱下去。

我想了许多方法,隐瞒自己的身份。千玺也经过许多挣扎,终于放弃对我身份的好奇。可是屋顶的意外,却让人始料未及。我几乎是想也不想地瞬间转移到了他身边,把他从离地面2米的空中救了上来,也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原来,爱得太深,也是件麻烦的事。我消不去他的记忆。离去,成为了无可避免的命运。

我以为,时间会抹平他心里的伤口,所以3年时间里,我那么努力地克制着自己,不打扰他的生活。可是他还是找到了我,在我准备回天堂的最后一刻。

可是,千玺,我的傻瓜,为什么你选择了自己牺牲呢。

我看着千玺消失在我的视野里。突然,就想到了他教给我名曰《锦瑟》的古诗: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一瞬间,我有些恍惚,分不清自己所见的,是现实,还是梦境。

而我,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呢。

那些漫长的岁月里,一切仿佛都变成了眼前的白光。

而那些漫长的孤独的日子里啊,自己为何又觉得单纯而满足呢。

在遇到你之前,我想回天堂。

在遇到你之后,我哪里也不想去,只想留在你身边。

在遇到你之前,我觉得一个人也挺好。

在遇到你之后,离开你的我觉得无比孤独。

 

这样想着,我便平静地走进宙斯的身体。

父亲,谢谢你赐予我千年寿命。可是我累了,倦了。

就这么结束吧……



——————

出乎意料,我并没有消亡。睁开眼,却见到了——

千玺。

我们存在在一个完全空灵的、除了我们两个,没有任何物质的空间里,没有失重,也没有窒息,却是有种在母亲子宫里的静谧感。

我忍不住走进千玺,他微笑着看了我一眼,然后仿佛知道我要问什么一样,不用开口,意识便传来:“我们在主神空间里。”

没来得急多想,宙斯的声音响起:“规则不是一层不变的,而世人却总被规则所累。祝贺你们通过了考验。”

我想了想,然后问道:“父亲,您是说……”

“爱是一种信仰,信则有门,不信则永远不会存在。不坚定的人,无法到达。祝贺你,拉斐尔,你找到了天堂之上的天堂。”

我心底隐隐升腾出喜悦,千玺还在一头雾水中,可是我知道宙斯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我抓紧千玺的手,然后虔诚地给父亲鞠了个躬,说道:“谢谢父亲。”

父亲的声音带着安详和祝福:“去吧。”

主神空间消失了。我和千玺跌落到草坪上。

臀部传来的疼痛让我龇牙咧嘴,可是心里却是无比欢欣。

重回人间的感觉,真好。

——TBC

评论(18)
热度(271)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