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系 战俘(10)完结

尾声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我叫玺,杨玺。

我本来不叫这个名字,可是,我爱的人姓柳,于是我便姓杨。

那个疯子,总以为他爱我比我爱他早得多,却不知道,我早就爱上了他。

当他像天神一样出现在我的世界,看着他淡蓝色的眼眸,带着盈盈笑意的眼神,我就已经深陷在了他的眼睛里。

我生于乱世,虽出生在王侯将相之家,但却比一般平民更饱尝人间冷暖。六岁时,父亲带着我、哥哥、我母亲和哥哥母亲逃难,敌人追得紧,他却一把把我和母亲推出了马车,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人世的苍凉。

母亲原是后周第一舞姬,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可是在逃难里,她不堪忍受贫困和屈辱,跳江自尽,我变成为了一名乞丐,在夹缝中生存。

后来,我遇到了郡,他对我很好,很好,可是看着他与罗伊出双入对的身影,我只能愈发冷漠,用冷漠掩盖我的心碎,也用冷漠隐藏我的心事。

而他,也用礼貌周到,试探着我的态度。

我们关系的转折,发生在那次夕阳西下的芦苇荡,他向我袒露了他的童年,他心里的伤痕。我虽然什么都没说,但第一次觉得,这世间,有人懂我,我也懂他。

我们何其相似,冷漠、疏离,却倔强、不屈。

我们的第一次,进行得并不顺利。那时,我并不知道他爱我,我以为他爱的是罗伊,他是高高在上的王爷,而我只是他的战俘,醉酒后的亲昵,对我而言,怎么都是屈辱。我逃也似的离开了他的世界,第一次觉得心智被人打乱,乱得我心慌。

我逃回了后周,隐忍而乖巧地隐藏了我对父亲的愤怒,礼貌周到,让父亲甚是欢喜。当得知当初将我和母亲踹下马车的不是父亲而是哥哥时,我升腾起强烈的复仇欲望,但我知道以我的实力,只能是以卵击石,只能继续隐忍,更刻意藏起了自己的锋芒。但从小就不是善类的哥哥却处处紧逼,致人于死地,我只能谨言慎行,小心处事。

我暗中在后周培养了一些自己的势力,也安插眼线到哥哥身边,打听到哥哥准备刺杀柳郡,于是连夜驾马奔向巴蜀。在杀死罗伊之后,复仇心切的我不顾柳郡的阻拦,回到了后周。

我没想到的是,罗伊没有死,更没想到,柳郡居然说服了罗伊,找到了我。

见到柳郡那一刻我甚至以为是梦。知道他不远千里来找我,放弃了身份和地位,置自己生死于不顾,我的防线彻底崩溃。我没办法再隐藏自己的感情,积蓄多年的感情,像火山般喷薄而出。

之后的日子,虽然短暂,却是我一声最美好的回忆。我宠他爱他,恨不得将全世界给他,陪他疯陪他闹,连身边的侍卫也笑我不爱则矣,一爱山棱都要崩塌。

我曾以为,我会陪着他,斗转星移,直到地老天荒。

可惜世事无常,幸福像晶莹剔透的琉璃,越是美丽,越是易碎。

 

郡走后,我一个人在世间孤孤单单地走了好多年。

会想起第一次见他时,他笑意盈盈的眼神。

会想蔷薇花下,他温柔的关心。

会想夕阳西下时,他轻声吐露心里的秘密。

会想满天的星辉里,他醉酒时眼角眉梢的红晕。

会想树林里,他一次又一次地说:“不要走,不要走。”

会想帐篷里,我一转头,就看到“战俘”笑得开心地望着我。

会想如水的夜里,他轻声的呓语:“玺,我爱你,你爱我么。”

会想他倒在我怀里,还安慰我,给予我活下去的勇气。

 

就这样想着想着,就过完了一辈子。

 

遗憾?是有吧。

多希望当初的自己,没有被复仇蒙蔽心智,就当他的战俘,静静享受他的宠溺,多好。

 

而如今,我看着偌大的山河,却觉得了无生趣。

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

 

若有来生,无论天涯海角,刀山火海,你去哪里,我必生死相随。这一世,尔虞我诈转眼韶华白头;下一世,就算放弃世界也定不负如来不负卿。

 

————小彩蛋,就几句话——————

 

《向上吧,少年》海选后台,两个小男生见到对方的第一眼,觉得似曾相识。

“你好,我是WJK,我唱歌,你呢?”

“我是YYQX,我跳舞。”

 

“千玺啊,你说我这周LIVE唱什么呢?”

“嗯……唱《满城花开》吧。我最近学了一首诗,特别美,我念给你听: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好吧。决定了,唱这首。你会在现场好好听吧?”

“嗯。”

 

节目现场。

扮演警察的WJK公主抱着扮演人质的千玺,觉得怀里的人死沉死沉,果然三两抄手不是白吃的,虽然看起来瘦瘦的可是是真沉啊。

YYQX小声说着:“大哥你抱不动就不要抱了。”

WJK努着嘴,吃力地抱着千玺,嘴里倔强地说着:“不,我死都不放手。”

 

BBG后台采访,记者问千玺你以后想去哪儿。

千玺看了看队长,露出两个好看梨涡:“他们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end

 

评论(20)
热度(209)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