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系 战俘(7)

柒  从此无心爱良夜   任他明月下西楼。

 

柳郡抱着罗伊的“尸体”回到宁王府,几个时辰之后,罗伊苏醒过来,见到柳郡的那一刻,罗伊愣住了,问:“我不是死了吗?”

柳郡笑了笑,然后对罗伊说:“你真觉得我会杀死你?”

知道自己还活着的罗伊低下头,羞愧地说:“可是你忘了我想杀你么。”

 

柳郡看着罗伊低下的头旋,那安静的样子,让他确认那还是他熟悉的罗伊,随即拍拍自己的床沿,说道:“过来。”

罗伊疑惑地看了一眼柳郡,他好看的桃花眼里完全没有芥蒂。罗伊也就走过去,躺在他身边,倾听着他的心跳。

柳郡也就顺势搂过罗伊,摸摸他的头,说道:“傻瓜,你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吧。这么多年,你对我好还是不好,我自己知道。”

罗伊伏在柳郡的身边,感受着他身上传来的淡淡檀香味,慢慢敞开了心扉。

“我从出生起,便不知道父母是谁。是主公把我一手养大。之后,我成为了他手下最好的杀手,因为杀手的最重要条件之一,就是隐藏自己的眼神和身上的杀气,让敌人完全感觉不到威胁的存在。这一点,我得天独厚。后来,主公命我埋伏在中原,观察各地的局势。战事纷繁,各地均有势力存在,但都是盘踞一角,不足为惧。我也落得清闲,在蜀城酒楼作个戏子,与达官贵人们唱唱戏,与市井百姓们聊聊天。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年,主公突然对我说,有个人不可小觑,将来或成掣肘,让我接近他——是的,他说的人,就是你。于是,我也顺水推舟地来到了你的府邸。”

与柳郡对视了一眼,罗伊继续说道:“之后,我便定期向主公汇报中原的情况,也着重汇报了你的情况。他对你很感兴趣,让我仔细盯好。

可是,与你相处的日子越长,我好像越来越不愿意回应主公的讯息,越来越忘记了我杀手的身份,越来越觉得自己就只是个被你宠爱的人。

你的版图越是扩张,我越是心慌,因为我知道,一旦主公意识到了你对他是个威胁,就会想法设法除去。

果然,当你父亲自立为后汉时,我接到主公的传书,说让我杀掉你。

我迟迟不肯动手,几个月之后,主公愠怒,说如果再不动手,就派别的杀手杀掉你。

我没得选择。

我也不能向你走漏风声,因为你一旦决定逃走,主公定会派出更多的杀手,天涯海角也会把你追到。”

“所以,你想让我死在你手里。”柳郡仍然温柔地望着罗伊,丝毫没有怨恨的意思。

“没有,我宁愿自己死了,也不愿意你死。”罗伊说罢,垂下眼睛,长长的睫毛在月光下投下阴影,“其实我们用的方法也差不多。你是看似扭断了我的脖子,其实扣住了我的动脉,让我假死。而我是用曼陀罗花粉做成了特制的飞刀,锋利的飞刀虽然会划破人的皮肤甚至进入人的身体,但是两个时辰后,曼陀罗的迷药效果失效了,人就会苏醒过来。”

柳郡笑了,手指在罗伊发丝间穿行:“我就知道。”

说完了这些,罗伊也恍然大悟,抬起头,眼睛里面有星辉:“所以,你‘杀死’我,也是为了保护我,对不对?”

柳郡点点头,说道:“是啊。不然,怎么偷梁换柱呢。只有你‘死了’,你才会摆脱你主公的控制,获得真正的自由。”

 

罗伊认真地看着柳郡,看着这个看似放荡不羁,实则心地善良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牢牢占据了自己的心,自己爱他,他也宠溺自己,可是唯一遗憾的是,他并不爱自己。

 

罗伊继续伏在柳郡身上,忧伤地说着:“我知道,你一直爱的是杨玺吧。宠我疼我,也是因为我的眼睛像他吧。从前,你还会把我当作他,可是现在,你整个心都被他拿走了,半分都没有留下来。”

我多想他拿走我的心,可是,他看都不看地把我整个心摔在了地上。柳郡心里瞬间被浓重的悲伤布满。

 

看着身边安静的罗伊,柳郡叹了一口气。

同是天涯沦落人。用情至深,也为情所困。

 

“对了,”和罗伊一起闭着眼睛准备入睡的柳郡,突然想到了问题,坐了起来,也惊醒了浅浅入眠的罗伊。柳郡问道,“罗伊,玺——就是杨玺,他到底是谁?”

罗伊定定地看着柳郡,半晌,才下定决心,开口:“他不叫杨玺。他叫周云玺。是盘踞在北方最大的势力——后周的周宣王。也是我的主公——后周周桓王周旭宇的亲弟弟。”

 

善骑马,懂弓箭,口音纯正,学识渊博。柳郡只猜出杨玺——不,周云玺可能是北方某个显赫家庭的贵公子,却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是周宣王。

 

愣了片刻,柳郡又笑了,笑得罗伊不知所然。

玺,我的玺,我管你是杨玺还是周云玺,我管你是我的小俘虏还是后周的大王爷,你就是我的玺,我这辈子都不会放弃的人。

——tbc

评论(2)
热度(152)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