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系 战俘(6)

陆  衣带渐宽终不悔 为伊消得人憔悴

 

王朝建立,柳郡的身份也从柳三少爷变成了柳三王爷,并且,大哥二哥相继在战乱中牺牲,自己也为王朝的开拓历下了汗马功劳。柳父欲将王位传给柳郡,柳郡只是继续吊儿郎当,看得柳父吹鼻子瞪眼,却又无可奈何。

柳父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你啊,人家挣破头的东西你看都不看一眼,真不知道你要什么。”

 

我要什么?

我只要玺在我身边。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不是得不到,也不是已失去,那都是能开口言说的伤痛。而是世人都以为你得到了全世界,你却得不到别人眼中的小小幸福。

 

这天,柳郡一如既往地去了那片芦苇荡,一个人看着夕阳西下。这片平静的芦苇荡,就好像一双温柔的手,能或多或少抚平他内心的伤痛。正准备离去,柳郡突然察觉到了空气里细微的脚步声。

有人。

有杀气。

 

猝不及防间,一只暗金色的飞刀以极大的速度飞向柳郡的面门。柳郡飞身想躲避,却觉得这飞刀力道和速度惊人,怕是躲不过,射不进脑袋,也能削掉半张脸了。

却听到哐地一声,一只箭矢从另一个方向射过来,将飞刀打下。

 

柳郡面露疑色,两个人?两个高手?

还没等他想明白,一个拿着弓箭的蒙面黑衣人迅速来到他身边,架起他的胳膊说道:“跟我走。”

柳郡只觉得耳边传来的声音十分好听,即便在那命悬一线的时刻,也让人心里平静。

 

跟着他跑了很久,身后的影子却是紧紧跟随。

跑到一片树林,黑衣人却停了下来。柳郡也是站定,就看到前方,一个白衣少年翩然而来,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尽管蒙着面纱,但是看到白衣男子的眼睛,柳郡便感觉自己的心跌倒了谷底。那双眼睛,自己抚摸过,亲吻过,那么安静,醇和。

 

罗伊。

 

不顾黑衣人的阻拦,柳郡走到白衣男子面前,怔怔地问:“罗伊,是你吗?”

即便内心如此熟悉,柳郡却不愿相信这个事实。

 

白衣男子慢慢卸下面纱,肤若凝脂,眼如星辰。

真的是罗伊。

 

柳郡微蹙眉头,不明白罗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更不明白为什么罗伊为什么要取他性命。眼前这个罗伊,真的是倚在他身侧像只乖猫一样的罗伊?

罗伊却不看他,视线越过柳郡,落到他身边的蒙面黑衣人身上。

 

看了两秒,罗伊朝那黑衣人跪下,说道:“小王爷,别来无恙。”

 

站在柳郡身边的黑衣人缓缓开口,声音冷得像冬天的坚冰:“不想活了是不是?”

罗伊站起身,拂了拂身上的灰尘,这才抬起眼,表面恭敬但口气却有一丝不悦:“主人有命,我不得不从,我相信小王爷你也知道。”

黑衣人口气里带有一丝愠怒:“他倒是管得宽,什么时候关心起中原的事情来了。”

罗伊笑了起来,眼角带着戏谑:“小王爷不是也来了么。”

黑衣人不理会他的戏谑,只是冷冷地说:“还是好好管你自己吧。刺杀失败,看你怎么交差。是我帮你求情,还是你自己领罪。”

罗伊听罢,脸色突然一变。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然后仿佛下定决心一般,说道:“任务失败,我无颜面对主公。我自甘受罚。”说罢眼看着就要劈向自己的百会穴。

柳郡却是眼疾手快,一个招式过去,打下罗伊的手,然后再一个迂回顺势扣住了罗伊的脖子,罗伊立马动弹不得。

柳郡缓缓开口,声音平淡,却冷漠:“我不知道你是谁,可是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要死,你也要死在我手里。”

说罢,手上一个用力,扭断了罗伊的脖子。罗伊如同断了线的风筝,直直地倒了下去。

 

黑衣人只是沉默地看着这一幕,看到柳郡的行为,先是一愣,然后,才无不讽刺地说道:“好一个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好一个无情无义柳三少爷。”

 

黑衣人刚准备离去,身后的柳郡淡淡地说:

“玺,我就真的这么招你恨么。”

 

黑衣人站定,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你认错人了。”

 

柳郡开始笑,笑得无比凄凉,笑到最后瘫坐在地上:“我也想我认错人了啊。可是,你的眼睛,我化成灰也会记得,我怎么可能认错。”

 

半晌。黑衣人转过身,拿下面罩。眼前的人,分明就是柳郡朝思暮的人,杨玺。

 

 

“我的小乞丐,我的玺。真的是你。”柳郡觉得像一场梦。不,就算是一场梦,柳郡也希望永不醒来。这世界,有玺,就够了。

 

只是,与柳郡的喜出望外不同,听到“小乞丐”三个字,杨玺面露不悦:“别提那三个字。我不是乞丐。”

柳郡只是听到杨玺的声音,就觉得已经很开心,并不理会杨玺的不悦,温柔地说:“好,不提,不提。跟我回家好不好。”

杨玺低着头,看着眼前的柳郡。此时的柳郡,哪有半分后汉王爷的气势,那讨好的样子,简直就像一个等待母亲拥抱的孩子。

“跟我回家,好不好。”柳郡又重复了一次。

杨玺静静地看着柳郡,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微微念出了“好”那个字。

刚长开口型,杨玺一个激灵。

不对。

我堂堂王爷,怎么会做这风流少爷的玩物。

杨玺于是淡淡地说:“别傻了。当初被你的侍卫俘虏,只不过因为被仇家追杀。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日日夜夜寻找的王爷,躲在中原的宁王府里。一切,都是我的安排而已。不然你真以为你那几个侍卫,能拿得下我?”

“中原”这个词,柳郡今天第二次听到。而杨玺的口音,也从来不像巴蜀之地的口音。

柳郡疑惑地问:“玺,你到底是谁。”

发觉自己说漏了嘴的杨玺转过身,冷冷地说道:“我的事情你不用管。”

“好,我不管。”柳郡站起身来,从背后把杨玺环在怀里,“我不在乎你是谁,我也不想知道你是谁,我只想你留在我身边。”

杨玺楞了下,然后说道:“放手。”

“我不放手。”柳郡死死地抱着杨玺。

“我叫你放手。”

“不放,死都不放。”柳郡把杨玺抱得更牢。那些没有你的日子,我如行尸走肉。这次,我一定不再放手。

 

杨玺怒了,一个发力,柳郡被强大的气压震开,撞到地上。柳郡一惊,却还是下意识地还想去抱杨玺,运气准备起身,却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杨玺看着吐血的柳郡,心头一紧,却是抓紧了自己的手,指甲嵌进肉里,恨铁不成钢地说:“柳郡,柳三少爷,你怎么这么不堪一击?”

擦着嘴角鲜血的柳郡就笑,笑得让人看不清他眼里的泪水。是啊,九年前,我还可以把你压在身下,九年后,我怎么就这么不堪一击了呢。

只怪相思入骨,噬人心智。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站不起来的柳郡,只能伏在地上,眼睛却还是看着杨玺,重复着:“玺,不要走,不要走。”

杨玺回头看了柳郡一眼。心很疼,很疼。

我们都是被命运的洪流推着向前走的傀儡,我的选择,由不得我自己。

“柳郡,这次相救,就当我报你一饭之恩。今后,我们各自保重。”

说罢,一个轻盈的起身,就如同鬼魅般消失在了黑夜里。

独留下身心俱疲的柳郡。

 


评论(4)
热度(162)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