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系 战俘(4-5)

肆  醉后不知天在水   满船清梦压星河

 

找到客船已是深夜,虽然已在船舱内,两人还是冷得直哆嗦,于是叫船家温了两壶酒,两人对坐着喝点热酒解寒。布置好一切,船家便出去摇桨,两人渐渐喝得醉醺醺起来。

柳郡摇摇晃晃地走到杨玺身边,然后顺势靠在杨玺身上,抬起头,一边坏坏地笑着一边对杨玺说:

“我喜欢你。”

说罢,转头就是一个吻,落在杨玺嘴上。

杨玺彻底蒙了,即便醉酒有八分,也瞬间清醒了两分,马上弹开,疑惑地看着柳郡。

此刻,跳跃的灯火里,柳郡笑意盈盈地望着他,脸上带着酒醉的红晕,右手拿着酒瓶,还在一口一口地喝。只是那邪魅的桃花眼,像是有致命的吸引力一般,直勾勾地盯着他,眼底有太多的柔情蜜意。

“你喝醉了。”杨玺静静地说道,准备起身到船头吹吹风。

还没走出船舱,杨玺感觉自己的身子被一股巨大的拉力拉了回来,几个趔趄便倒在了床上,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柳郡已经压在了他身上。

近在咫尺的距离,柳郡的气息直直地打在杨玺的脸上。还没等他说话,柳郡的舌头便肆意滑进他的嘴唇,贪婪地汲取口中的芬芳。杨玺被压得动弹不得,挣扎了几下,反而被压得更加结实。情急之下,杨玺使出浑身的力气,抬起膝盖踢向柳郡腹部。柳郡“啊”地一声,捂着腹部滚到一边,等了一会儿,却是抬起头,也不恼,对着杨玺一阵痴笑。

杨玺顿时觉得脑袋发昏,从床上站了起来,理了理被柳郡拉开的衣服,看着酒醉十分的柳郡,愤怒地说道:“柳郡你给我看清楚。我不是罗伊!”

走动间,只听哐樘一声,一个物件从杨玺腰上掉了下来。

两人都不约而同地看了过去。

只一秒,柳郡就认出了物件。怎么可能认错,那是他自出生到十三岁前每天戴在身上的玉佩!可是,怎么会在杨玺身上?

一刹那间,柳郡便全部明白了,拿起玉佩就扑到杨玺身上:“小乞丐,是你对不对?我就知道,你的眼神我似曾相识。”

望着被压在身下的杨玺,柳郡激动得难以自持:“玺,小乞丐,我的玺,我从来都只爱过你一人啊。”

杨玺冷冷地看着柳郡,觉得这个人真是疯了。这个花花公子,这个纨绔子弟,这个风流成性的小王爷,就是这样欺骗别人感情的?对着随便一个人也能那么真挚地说情话,难怪罗伊被他迷得团团转。

杨玺还想挣脱,此时,柳郡的情欲已经完全上来了,醉酒后的柳郡力气大的惊人,不顾杨玺眼里的愤怒,强行脱去了他的衣服,像只猛兽一样在他身上横冲直撞,直到宣泄完所有的欲望……

整个过程,杨玺安静得可怕,只是一双眼睛,直直地看着柳郡。

“你也爱我,对不对?不然,你为什么一直带着我的玉佩?”

占有了杨玺的柳郡,心满意足地摸着杨玺的头发,说道。

而杨玺回应他的,仍是彻头彻尾的愤怒。

柳郡毫不在意:“就算你不爱我,可是我爱你。你终究会爱上我。”

 

杨玺只是淡淡地听着柳郡说话,听到最后一句,突然笑了。那样的笑,让柳郡害怕,比他一脸愤怒更可怕。

终于,杨玺开口,语气仍然是淡淡的:“我永远不会爱上你。”

 

酒,还在炉火上温着,耳畔传来哗哗的水声。柳郡看着眼前的人儿,尽管他表现出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可是柳郡仍觉得很幸福,对于杨玺,他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快乐。

他想到了六年前,第一次见到杨玺的样子。那么倔强的眼神,那么淡漠的姿态,却没有一丝害怕。就像一只小鹿,闯进了他心底。之后,那双眼睛便一直浮现在他脑海。为此,他寻找了好多年,直到遇到罗伊。人们都说柳三少爷有多宠罗伊,但是柳郡自己知道,只是他的眼神里,那股不害怕,有一丝像小乞丐罢了。

而今,他辛辛苦苦寻找了许多年的人,就在他怀里。

几年的时光,心爱的人变得愈加好看,剑眉星目,气质冷峻。柳郡不知道时光如何刻画了一个这样的他,哪怕他仍是6年前的模样,面黄肌瘦,衣衫褴褛,柳郡也确定自己爱他爱得深沉。只是几年的时间,他居然长成了这样一个内敛、俊秀的美男子,那眉眼,那身形,那气质,真真是上天的杰作。

柳郡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杨玺,看他琥珀色的眼眸,温润的唇珠,冷峻的脸庞,修长的手指,瘦削的身材,怎么看也看不够,恨不得把他整个人刻到心里。直到曙光初现,才沉沉睡去。

 

但柳郡没有想到,那是他见到杨玺的最后一眼。

清晨醒来,杨玺,消失了。

 

柳郡以为他只是赌气,转了一圈会回来。

等到日暮,等到星辉铺满天空,他还是没回来。

漫天的繁星下,柳郡躺在船舷上,听着耳边的水声。

夜,越来越深。

柳郡的心也越来越下沉。

渐渐地知道,他,不会再回来。

 

 




伍  绿水无忧,因风皱面。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罗伊出门迎接柳郡时,只看到柳郡眼里有不曾见过的伤心。从陪在他身边开始,罗伊从来没见过柳郡如此的伤心。任何时候,他要么是面无表情,要么是眼角眉梢带着意味深长的笑。罗伊又看了看柳郡身边,没见到杨玺,大概明白了一些,仍开口:“杨玺呢?”

“走了。”柳郡漠然地回着,整个人的精气神好像被抽干一样。半晌,才抬起头,眼里有泪水在萦绕:“罗伊,他走了。”

罗伊看着这样的柳郡,心也被揪紧了,生生地疼,看着神情恍惚的柳郡,立马搀扶着他,走进宁王府。

 

没有你的世界,我像一具驱壳。

那天之后,不可一世的柳三少爷就从人间消失了,变成了一个木头少爷,经常用很长很长的时间发呆。

柳郡觉得自己的心被掏空了一块,却无能为力。

 

三年后。

外人看来,柳三少爷三年前,肯定是生了一场重病,那简直是一定的,不然怎么就突然之间就颓败成那样。不过还好,后来,三少爷的病好了,人也慢慢恢复过来,该管账管账,该找罗伊找罗伊,好像一切都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宁王府的上上下下才安下心来,整个王府又恢复了平时的繁荣。

 

只是罗伊知道,一切都不一样了。

以前,柳郡还会碰他,温柔地宠溺他,用许多的时光静静看着他的眼睛。可是现在,柳郡虽然还是每日会来他的寝室休息,但每次来他只会喝很多很多酒,喝完就抱着罗伊,哭得撕心裂肺。

 

他说,罗伊,我真的好想他。

他说,罗伊,我等了那么久才见到他,下一次要到什么时候?

他说,罗伊,这辈子我还能再见到他吗?

他说,罗伊,没有他的世界,我好孤独。

他说了很多,全部都是关于他。

 

当柳郡的父亲来找他,希望柳郡能跟他一起开拓疆土时,柳郡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去最远的山,走最远的路,是不是我寻遍世间每个角落,就能找到你。

 

六年后,柳郡仍然没有找到杨玺。

但是柳郡的父亲却很开心,因为六年的时间里,柳家的势力已经扩张数倍,牢牢占据中原有力地形,成为藩镇中最大的一个。柳父于是尊前朝之遗风,谨先辈之遗命,自立王朝。

史称,后汉。

评论(11)
热度(166)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