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系 战俘(3)

叁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咋暖还寒的时候,银庄的生意好了起来,但几笔大的赊账却是从年末拖到年初也没还,柳郡决定亲自走一趟。于是他叫上杨玺,准备上路。

罗伊细心地给柳郡收拾着行囊,末了,有些哀怨地说道:“王爷,你真的不带上我么。”

柳郡抬起头,在罗伊眉眼上亲了一口:

“你就乖乖在家等着,我可舍不得你这细皮嫩肉跟我奔波劳累。”

话虽这么说,可是看着柳郡和杨玺双双绝尘而去的背影,罗伊还是有点失落。

 

原本以为催帐会工程浩大,但让柳郡感到高兴的是,这一次的行程竟无比轻松,他没想到,只是因为想看到玺那张脸,想和他说话,就带上了他,但他第一次在商场上谈判,居然一改平时的沉默寡言,字字玑珠,每句话都在理;才思敏捷,各种账目灵活计算脱口而出,最终舌战群儒,让那些老狐狸乖乖交上了银票和契约。

杨玺,你究竟是什么人。

 

只是,杨玺不说,柳郡也不问,因为柳郡相信,总有一天,他自己想说的时候,就会说给他听。

 

回家的途中,路过一片芦苇荡。柳郡惊喜地从马上跃了下来,还笑着叫杨玺下马:“玺,过来。”

杨玺微微蹙眉有些不悦。办完了事情早点回去才是正事,这柳郡又在玩哪一出?

虽然略有不满,杨玺还是乖乖地下了马,随柳郡走到池塘边。

 

夕阳已经落到了山头,天空布满绯红色的晚霞。夕阳把最后一点余晖撒在大地上。微风拂过,池塘泛起一圈圈金色的涟漪,池塘里的芦苇也随风飘荡。金色的阳光照在身上,让人觉得分外温暖。

于是,柳郡和杨玺就坐在了芦苇边,看夕阳西下,看芦苇随风飞扬。

 

“你知道么,小时候,我母亲特别喜欢带我看芦苇。”柳郡缓缓开口。金色的夕阳照在他俊秀的脸庞上,他微微眯着眼睛,显出一丝慵懒,“可惜,我10岁之后,她便去世了。”

杨玺看见柳郡微微低下了头,那个在世人面前不可一世的小王爷,此刻就想一个可怜的小孩子。杨玺有点心疼,想把柳郡抱进怀里,但这个念头一出,他自己也吃了一惊,意识到自己想法的莫名其妙之后,杨玺打消了念头,继续听柳郡说话。

 

“后来,我就变成了一个小混混,打架滋事,被父亲骂。虽然被骂,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当深处乱世,父亲知道仅靠经营钱庄总会被那些藩王盘剥之后,便自立门户以后汉为番号盘踞蜀地自立为王,我便跟着父亲东征西战。我也不记得我杀了多少人,只记得我第一次杀人。

 

那是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孩,十三岁吧?我看见他临死的时候,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仿佛要把我生吞活剥。在那之后我连做了几天噩梦,梦里都是那双怨恨的眼睛。

后来父亲一句话让我释怀。他说,这是乱世,不是你杀死他,就是他杀死你。你没得选择。

对,我没得选择。

后来,我就习惯了这种生活,也渐渐麻木。麻木到最后,我身上的暴戾让所有人害怕。他们说,为什么一个十五岁的小孩,能做到那么冷静地杀人如麻。

所有人都怕我,没有人和我做朋友,我的世界,无比孤单。

不过有一次,我遇到了一个小乞丐。他居然不怕我。很有意思。

只是后来,我想再去找他,已经找不到了。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柳郡回头,发现杨玺有些失神的样子,仿佛在回忆什么事情。于是问了问:“你呢?”

杨玺回过神来,看着柳郡好奇的眼睛,不明所以地下意识说出一个字:“嗯?”

柳郡笑了笑,耐心地说:“我问,你呢?你家在哪里?父母还好么?”

“我?”杨玺苦笑了一下,“跟你一样,母亲早就死了。”

然后,便沉默了,再也不说一句。

柳郡等了一会儿,见杨玺不再开口,也不再问,静静地陪着杨玺看夕阳和芦苇。时光走得很慢,天光慢慢变暗,看到最后,星辉缀满了夜空。

 

为什么就算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地看着时光流过,我心竟然如此安详。

星空下,柳郡看着杨玺如画一般的半侧面,心里的思绪像藤蔓一般生长。

 

良久,夜风划过池塘,吹到人身上,杨玺不禁冷得一哆嗦。柳郡见状,说道:“不早了,我们去登船吧。还要感夜路。”

杨玺听了柳郡的话,起身,离开芦苇荡。

春天了,草地上有露珠凝结,打湿了柳郡的鞋子,但是柳郡不在意,反而觉得青草淡淡的清香十分美好。走在杨玺的身后,柳郡不知怎的,就想起了那句诗: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评论(4)
热度(163)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