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系 战俘(2)

贰  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柳宁王府的下人们最近发现,三少爷很喜欢往一个名叫杨玺的侍卫的寝室跑,之后,去找杨玺的频率甚至超过了去找罗伊,让下人们感觉很意外。

罗伊是谁?那是个自十二岁始眉眼长开便惊艳了世人的名伶啊。多少达官贵人为了看他一眼不惜一掷千金,但罗伊却如天山上的雪莲一般丝毫不为所动。但自十四岁,只是看到柳郡第一眼,罗伊便心甘情愿被柳郡接回了宁王府,为此,柳三少爷不惜和父亲反目,自立门户,至今不相往来。

说来也奇怪,离开父亲时柳郡也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半大孩子,现在也才二十,居然把他自己的府邸管理得井井有条,短短5年时间里银庄生意更是越做越好,最后竟然做到了跟他父亲一般的规模,可是要知道,他父亲银庄开到这般大小,可是用了20年啊。

这五年时间里,罗伊就陪在柳郡身边,柳郡也毫不二心地宠溺罗伊,连一开始有各种非议的声音也渐渐平息,剩下的只是羡慕,羡慕两人的相知相惜,相守相持。

因此,宁王府里的人都知道,罗伊就是柳郡心里的宝贝。宁王府的人都觉得,哪怕战火烧到了宁王府内部,柳郡也会牵着罗伊逃难永远不会抛弃他。宁王府的人都觉得,三少爷,肯定会跟罗伊少爷一起,相互宠爱一辈子。

 

可是,最近,三少爷怎么了?

 

初雪时节,柳郡敲着杨玺的门,带着一丝兴奋说道:

“玺,下雪了。今年第一场雪!陪我去练剑。”

门开了,身着一身锦缎的杨玺拿着剑,看了看眼底有一抹微笑的柳郡,嘴角也带起来一丝微笑。

原本以为柳三少爷是个无趣又杀人不见血的人,但是慢慢相处,杨玺觉得柳郡还是很善良的。他会让下人送来金疮药医治自己身上的伤疤,也会在气温骤降时候给他送来寝被。

对于柳郡的示好,杨玺原本也以为自己跟罗伊一样,是柳郡买下的人,是供柳郡玩乐的棋子。

可是,柳郡居然对他毕恭毕敬,没有半点冒犯。

反而让杨玺慢慢卸下心防。

于是这一练,就是一个冬天。

杨玺发现,柳郡的剑术越来越好了,而两人的默契也是越来越足,往往是柳郡一个眼神,杨玺就知道他接下来会是什么招式。从一开始的两人相互防备,到慢慢地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到后来变话又少了。因为知道对方说什么。

 

只是,那年冬天,罗伊房前的白雪,落了厚厚一层。

 

那年春天来的特别早,闲来无事的罗伊在宁王府花园的凉亭里喝着茶,看着天上的飞鸟飞过。

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定睛一看,是三少爷和杨玺在打闹。

 

原来是两个人剑术比赛,杨玺输了,柳郡笑得放肆,眼底有源源不断的笑意涌现。他笑着追赶杨玺,追到一个响指弹在杨玺脑门上。杨玺居然也不恼,就微笑着低下头。

 

“什么时候,三少爷变得这么幼稚了。”罗伊也笑笑,只是觉得柳郡突然变得这么活泼有点不适应,却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罗伊真希望没看到。

 

柳郡打闹了一下杨玺,突然停下来,然后轻声说:“玺,等一下。”

杨玺也定住,疑惑地望着柳郡。

“你头上有朵蔷薇花瓣。”柳郡说着。

没等杨玺反应,柳郡就轻轻抬手,细心而温柔地拈起杨玺头上的蔷薇花瓣,那细心温柔的样子,就仿佛捧着一间价值连城的珍宝,生怕打碎。末了,眼神还没有离开杨玺的头发,反而是顺着杨玺的头发,用手轻轻摸了摸,那么轻,那么隐蔽,可是眼底,那么宠溺。

像守着内心深处一个最柔软的秘密。

 

一阵微风吹来,宁王府满架的蔷薇随风拂动,整个院子充满了蔷薇的花香。

——tbc

评论(12)
热度(191)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