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系 战俘(1)

壹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入夜。

巴蜀的初冬还是有些寒气的。夜风裹夹着带着湿冷的空气,拂过金碧辉煌的大殿。

大殿里,一位穿着上好锦缎的男子,正斜倚在大殿正中的鸾椅上,一脸宠溺地望着身边另一个男子。

虽然同是男儿身,但两人的气质完全不一样。

那个一脸宠溺的男子,柳郡,是柳王府的三少爷,狭长的眉眼,深邃的眼眸,虽然在笑,但眼波里却有许多让人看不懂的东西。他的手,轻轻拂过另一个男子的眼睛,简单的一个动作,却是慵懒,玩味,周身散发着一种莫可名状的诱惑。

而他身边的男子,名叫罗伊,是柳三少爷的男宠。肤如凝脂,眼如星辰,一颦一笑都美丽至极,尤其是那低头时的娇羞,简直就是可以让世间所有女子相形见绌。

两个男子,仿佛一幅水墨画,美得不似人间。

柳三少爷用指尖轻轻滑过罗伊的眉眼,然后顺势滑到罗伊的下巴,宠溺地抬起,轻轻说着:“你知道吗罗伊,我爱死你这双眼睛了。安静,醇和,没有一点害怕。”

罗伊看着柳郡嘴角的微笑,也便笑了起来,眼里全是温柔:“你宠我,爱我,我为什么要怕你?”

柳郡听了,笑得更邪魅,心满意足地将一个吻落到罗伊嘴上,用舌尖在罗伊嘴里游走,放肆汲取罗伊口中的芬芳。

“报……”

绵长的热吻被打断,柳郡很不耐烦地问道:“什么事?”

前来报信的小侍卫看到自己打断了柳三少爷和罗伊少年的亲热,柳三少爷眉头微蹙,吓得赶紧跪下来说道:

“柳……柳三少爷,抓到一个战俘。”

柳郡这才极不情愿地把视线从罗伊身上收回,冷冷地瞥了一眼眼前吵吵闹闹的几个人。

“跪下,我让你跪下。”小侍卫压着战俘的肩膀让他下跪,神奇的是哪怕小侍卫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劲,那面如枯槁、衣衫破烂的战俘还是倔强地挺着他的腰杆,不肯低头半分。

这倔强,如此似曾相识。

 

柳郡突然就来了兴致,走下台阶,走到战俘面前。他直视着战俘的眼睛,那战俘居然没一丁点害怕的意思,也是直直地望着他,那凶狠而坚定的眼神,一瞬间让柳郡觉得似乎自己才是战俘。

柳郡被他的眼神给刺激了,抬起手,捏着他的脸,冷冷地用居高临下的语气说:“不给我下跪?信不信我杀了你。”

战俘看了许久柳郡的眼睛,居然也冷冷地笑了,笑容里面满是不屑,缓缓开口,用低沉而清晰的口吻冷漠地说道:“被你们抓住,就没打算活。既然都是一死,我跪你做什么。”

柳郡仔细地盯着战俘的眼睛。那战俘的眼神,先是不屑,后是坚毅,最后回归平静,仿佛刚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有点意思。

“留下他。”

“可是……”小侍卫为难地说,“三少爷,他是战俘啊。你留下他,不是留一个祸患在自己身边?”

柳郡冷冷地笑了笑:“世间想要我项上人头的人多了去,我还真不信,有人能杀得了我。”说罢看了一眼战俘,说道:“况且就连你们都能抓到的俘虏,本王爷完全不放在心上。”

看着那战俘眼里隐忍的愤怒,柳郡头一次觉得很有快感。

简直比在床上让罗伊欲仙欲死更有快感。

 

“带他出去,沐浴更衣。”柳三少年大手一挥,“三炷香的时间之后,给我带回来。”

三炷香的时间后,柳郡正在昏昏欲睡间,门被打开,然后,柳郡就看到了焕然一新的“战俘”,不禁眼前一亮。

柳府最好的绫罗绸缎加身,却好像黯然失色一般配不上他的贵气。挺拔的身姿,修长的身材,握紧的双手,指节纤细。剑眉星目,琥珀色的眼眸里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冷静与从容。微微咬紧的嘴唇,有秀气的唇珠。

整个人站在那里,淡漠而疏离,却又同时有着让人眼神无法离开的吸引力。

 

“够了没?”

柳郡还在看着,“战俘”突然开口,然后指了指一边正伏在柳郡腿上阖眼微憩的罗伊,说道,“别把我当他,我不会服从于你的。”

“战俘”的声音从大殿传来。磁性,低沉,但是发音很纯正,像上好的女儿红。

柳郡不理会他的反抗,只是饶有兴致地继续看着他,问:“你叫什么?”

“战俘”看了柳郡许久,但是柳郡不依不饶地看着他,最后,终于妥协:

“玺。杨玺。”

“很好。”柳郡对这个小战俘难得的配合表示很满意,嘴角微微上扬,“玺,我给你安排了房间,不早了,你好好休息。”

 

罗伊在一旁看着柳郡目送杨玺走出大殿,若有所思。

 

深沉的夜里,罗伊贴在柳郡身上,火热的气息在他耳边轻轻厮磨:“王爷,不要么?”

彼时,月光从窗口倾泻下来,照在柳郡结实的胸膛上,也照在罗伊白玉般美丽的胴体上。可是,柳郡却失了神,脑海里,小乞丐的眼睛,跟杨玺的眼睛,重叠起来。

柳郡只得摸摸罗伊的头发,淡淡地说:

“很晚了,睡吧。”

——tbc

评论(1)
热度(199)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