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相爱相杀系列之 催眠(4)

 

我叫roy,H大一年级,声乐表演系。

什么?我为什么不跟凯爷和千总一个学校?

他们学校,俗称“和尚庙”,老子一个取向正常的人去那里干什么?

啥子?为什么学了个废球的专业:声乐表演系?

我就是喜欢声乐表演系啊,我喜欢啊,你管得着么。

哎呀,不要问啦,小心我盐你一脸

 

行行行,回归正题。

今天是万圣节,我约了TF家族的所有人一起来参加万圣节派对。

所有人都来了,就千总跟小凯还没到。

我很纯洁地想了一下。

应该在滚床单。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简洁明了一针见血。

 

你们在微博、贴吧、B站、lo站的吐槽我都会看的啊!你们说一哥我话好多好唠叨好烦啊。

哼,小凯结巴,千总面瘫,老子再不多说点,整个节目要冷场啊冷场啊!

不管怎样,你们伤透我的心了。

所以,我要转型,走一针见血风格。

 

半个小时之后,千总和小凯终于姗姗来迟。

微微红肿的嘴唇,颈部的咬痕,脸上还有没有褪去的潮红。

你们俩要不要这么明显要不要这么明显!我真是想装作不认识你们!

哎,又到了考验TF家族演技的时刻。

所有人装作看不到……

 

今天的party现场打扮得很有氛围。昏暗的灯光,性感缓慢的爵士乐,装满美酒的高脚杯,一大群从小到大的伙伴。大家围了个圈,决定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

这次不同,我们决定两个酒瓶一起转,转到哪两个,就一起真心话或者大冒险呗。有人一起被坑,玩起来效果应该会加倍吧。

酒瓶缓缓转动,不出所料,两个酒杯指向了我们的双主角:千玺,小凯。

 

作为主持人,一哥我毫不犹豫地对两人说道:“互相说一个内心最深处的秘密。”

 

看看小凯和千玺,两人似乎都在犹豫。终于,我看到他们两个同时抬头,然后同时说道:

 

 

(凯)“我从来没有被催眠。”

(玺)“我催眠已经解除了。”

 

What?

 

%写到这里我不更了,有木有tfbi给我补个结尾?哈哈,开个玩笑。来,让我们一起穿越时光隧道,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是可爱的回忆杀分割线我又来了大家有木有想我啊—————

 

我叫karry,C大三年级,音乐系。

从来,我都只关心音乐的事情,音乐就是我世界。

可是某一天,情况发生了变化。

我爱上了一个人。

于是音乐退到了第二的位置。

爱上他,世界仿佛打开了另一扇大门,就如同以前只是活在黑白世界里,因为他而变得色彩斑斓起来。

听他听过的歌,去他去过的城市,看他看过的电影,甚至,学习我以前并不感兴趣的化学。

以前,我最痛恨的就是化学。为什么钾离子能置换铁离子,为什么向被子里吹起纯净水就会变成弱酸性。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怎么知道他喵的谁能置换谁谁又能合成谁?我又不是它亲爹!可是爱上他后,连化学也变成一件好美妙的事情,那些死板的化学符号,突然就鲜活起来,像个小精灵一般跳着舞在我面前表演各种拆分组合。

我也会去他的课堂旁听,他喜欢坐在最后一排中间那个位置,因为他内心就是一个喜欢运筹帷幄的人嘛,那样的位置,可以看到整个教室的一举一动。而我呢,通常就坐在最后一排靠门的位置,穿着黑色衣服,带着鸭舌帽。——没有,没有穿皮凯丘那件黄色!那么张扬的黄色会被发现的!什么?我为什么要痴汉地对着千玺笑然后又怕他发现?我是个怂逼?你等着,我拿个麻袋我跟你讲。放学不要走……

 

开个玩笑。

然后,慢慢听吴老师讲课,觉得化学真有意思。

直到那天,千玺一口气把那一段话说完。全场安静。

呵呵,我的玺。小傻瓜。你傻啊,这么顶撞老师你不怕期末给你课堂表现打零蛋啊。

可是,好帅,好man,好带感,好生猛,我好喜欢。

这才是我的玺。

 

一场智力的较量过后,我看见他跟着吴老师出去,我没有跟上,但是还是留了个心眼。

我的玺,你想跟我玩什么。

 

 

上门拜访吴老师,开门的时候,他楞了一下。

我开门见山:“吴老师您好。我叫WJK,YYQX的朋友。”

吴老师回过神来,哦了两句,侧过身子,示意我进门。

吴老师的屋子不大,但是收拾得干净整洁。我注意到,吴老师家里的摆设,还是80年代的样子,里面有不少女性装饰。电视机旁,放着一个相框,相框里的男人,是年轻时的吴老师,英俊,帅气,带着那个时代特有的风采。相框里的女人,很美,水一样温柔的眼眸,称得上倾国倾城。

当然,比起我的玺,还是差那么一点点。

 

我在吴老师家转了一圈,然后有点局促,然后说道:“吴老师,有点唐突希望你谅解。YYQX,他是我学弟,是个认真努力的好孩子。今天他在课堂上顶撞了您,请不要生气,我代他向你道歉。”

 

吴老师静静地听着,思考着,突然一个激灵,激动地说:“你就是……你就是那小子口中的……那个他一直……”

我有些疑惑。“老师,您在说什么?”

 

吴老师继续词不达意地说着胡话:“原来你这么关心他!原来,原来你们相互……太好了,不是化学的作用!不是化学的作用!终于不会重蹈覆辙了!不会重蹈覆辙了!!!”

 

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毕恭毕敬地给老师鞠了个躬,准备离去,突然瞥到相框旁边还有两张泛黄的纸。一张是信,一张是什么?

吴老师冷静下来,顺着我的眼神看到我看到的东西,犹豫了一下,随即说道:“也罢,今天知道了一件喜事,也算开心。来,小子,过来看看。”

 

哦。我走过去看了看最上面的一页信纸,言语间充满了暴戾。得知是吴夫人的遗书,我表示很抱歉,冒犯了夫人,倒是吴老师大方地摆摆手:“算了,人也不在了。你没有冒犯之意,谈不上,谈不上。”

我感兴趣的,却是下面一张纸。

“那是什么?”

吴老师把那张纸抽出来,一张空白纸。“我也不知道。大概是SOFIA写信时铺在下面的垫纸吧。空无一物,没什么好看的。”

“我可以看看吗?”

吴老师把纸递给我。

“老师,这上面的划痕跟你那张……信纸(大哥不想说出遗书两个字)的字迹不一样。应该不是垫纸。应该是一封……隐藏的信。”

“隐藏信?”吴老师立马摸来了眼镜,带上,对着灯光照了照,说,没有啊。

我摸了摸纸的材质。比一般纸要稍厚一些,没有夹层,那应该是用水泡过了。

“老师,有没有试过甲酚溶液和氢氧化钠溶液?”

“你是说……”

“嗯,酸碱反应。”

当我们试过甲酚之后,信里的内容慢慢浮现。看一眼,吴老师就哭了出来。

“我的礼:

原谅我用这种方式和你告别,原谅我在那封遗书里对你恶语相加。我只是想让你绝望,忘了我也好,痛恨我也好,只愿你有新的开始。

是的,我曾一度痛恨你追求到我的方式,我不齿,我愤怒,我真的恨不得杀了你。

可是,漫长的岁月啊。你是如何侵蚀了我的恨意。

你对我那么好。

晚上会给我打洗脚水,细心为我按摩。问我水热不热,凉不凉,要不要加水。教师的生活是清贫的,可是很多次你却为我买了我最喜欢的卡布奇诺,人人都笑话你这个土帽子怎么还敢追赶潮流学洋人喝咖啡,你只是笑笑从不反驳。为了我的咖啡,你常常要节衣缩食一个星期,去食堂吃饭也点最便宜的,学生说吴老师你怎么净吃青菜啊,你回答说吃素长寿啊。

即使坚冰,也被你融化啊。即使我的心是石头,也被你捂热了啊。

礼,我真的曾一度放下仇恨,想跟你过一辈子。

可是世事难料,我听到了军投河自杀身亡的消息。

军,就是那个你一直不屑的军啊。可是在我小时候,他真的是无微不至的关心我,照顾我。

我没有妈妈,是爸爸带大的。小时候,走在上学的路上被人欺负,大家骂我是没娘养的野草,每次都是军挺身而出帮我打跑那些小鬼。我爹在我18岁时去世,也是他拿出自己和家里的钱为我爹安葬。他爹和他早就把我当成了媳妇。

年少的时候我不明白我对他是怎样的感情,后来明白那是一份无法割舍的亲情。

也只是亲情。

他去了。他爹也伤心过度,跟着去了。

道德感压得我喘不过气。好多次我都梦见他们在奈何桥上等着我。

我患了严重的抑郁症,头发大把大把的掉落。我变得喜怒无常,不再温柔如水。我不是你的SOFIA了。

选择离去,我内心无悔。

如果这是一封你永远看不到的信,请允许我说一声:

我爱你,礼。

 

你的菲,敬上”

 

离去是我最后看了一眼吴老师,他早就已经泣不成声。

 

 

所以,我的玺,我的小傻瓜,你看,爱情从来不是化学物质。

吴老师最终用真心赢得了SOFIA的心,即使她已不在。

而你,你那些暗戳戳的举动,那些好笑的自以为是,运筹帷幄,淡定从容,甚至在我面前耍的这些多巴胺、肾上腺素的把戏,真的赢了我的心啊。

 

我从来就没逃开过。

我一直就是那条等待被你钓上的鱼。

 

所以当我取下自己的耳钉,到实验室检验到里面的物质时,我确定了,我的玺,也是喜欢我的。

某位前辈说得对,不显山不露水果然好。要是千玺知道我化学很厉害,大概也没那么容易在我面前露马脚吧。

 

 

可是,我的小可爱,该怎么告诉你,我一直带着的,是你送我的那副耳钉的另外一只呢?

还有,确认了你也爱我,我想解除你的催眠。

可是,我好像忘记了你的鬼音。

怎么办。

哎,该死的天然产生的恋爱物质血清素,让我智商变成了零。

 

——————

我叫Jackson,C大二年级,化学系。

 

最近,我发现大哥越来越喜欢去视唱练耳室了。

据不完全小道消息,视唱练耳室的kelly老师,很漂亮。

是的,我像是个会打探小道消息的人么?

都是王源儿那个八婆。这种不靠谱的消息都是他硬塞给我的。(lo主:王源源你好样的,虽然你被千玺嫌弃但是LO主爱你哟~)

 

既然学业都已经搞定,应该八九不离十都可以考个95分,申请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也够,雅思考了8次每次都是7.5分,没拿到满分虽然有点烦但是申请学校是够了。BO总最近也不教我舞蹈了他说我已经超过他他没啥可教的了,那,就去视唱练耳教室提高一下音乐修养吧?

 

对,没错,我只是闲的蛋疼没事做。

对,我是尽职尽责的少年偶像我要提高我的音乐修养。

我才没有因为吃醋跑去看大哥的绯闻女友。

 

 

打开视唱练耳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修长的身影,穿着波西米亚风格的长线衫,长长卷卷的头发充满异域风情。

这不是重点。

教室里弥漫着醇厚的酒香。

妈蛋,WJK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居然把你千哥哥送你的1986年份的珍贵的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Pauillac跟一个女人共享?

WKJ,你就是在作死。

 

正想着,kelly老师回过头来,看到了我。

“视唱练耳室,生人勿进哦。”Kelly挑挑眉。

妈蛋,为什么这个女人挑眉的动作都像极了大哥,你们之间到底什么关系?(哟哟千玺居然吃醋了……我居然写得千玺吃醋,可喜可贺啊~老王你要给我加鸡腿,我看所有的文章,吃醋的都是你,他们都叫你东亚醋.王……)

 

虽然不爽,但我还是鞠了个躬,说道:“kelly老师您好。我是WJK的朋友,我叫YYQX。我想来像您学习一下声乐技巧。”

 

Kelly还是淡淡地笑笑,喝着红酒慵懒地说道:“当我的学生可是很严格的哦。诺,两个月前,有个男孩子,哦,就是你说的WJK,用酒杯弹奏了一曲《月光》,你可以么?”

 

大哥?用酒杯弹交响曲?他有病吧?中二病晚期真是没得救。

 

虽然默默在心底吐槽了一堆,但是想了想,还是开始用酒杯弹。

对了,是不是忘了交代什么?

 

哦,不要告诉小队长,我会用酒杯弹交响曲。

也不要告诉小队长,我拥有绝对音准的绝对音准。

他那个小队长啊,从来不服输,事事都要争第一。经常在王源儿和我面前指点江山。

“哎,千玺,我告诉你做题吧。”小队长看着我暑假作业一片空白热心对我说。其实事实是那些题我心算也能算出来,就没列解题步骤也没写答案上去,大不了到时候老师提问一秒算出答案就好,可是看着热心小队长帮我把空一个个填上,然后还怕我不会似的把中间过程也写上……算了,随他吧。任性的小队长。

“哎,千玺,你这个谱子有点难诶。来,哥哥教你唱吧。”小队长看着我的个人单曲,无不忧心地靠过来,觉得五线谱实在太复杂我肯定不会,其实我想告诉他比这难100倍的复调·巴洛克之bB大调序曲与赋格我都可以一气呵成全部视唱出来,这些单曲写得简单得跟狗屎一样,可是看着小队长热情的头毛……算了,随他吧。任性的小队长。

……

 

所以,就顺着他呗。

我就是想看他任性一辈子。

多可爱啊。

 

弹完复调·巴洛克之bB大调序曲与赋格,kelly傻了,酒也不喝了。

“OH MY GOD,怎么回事?我是在做梦么?两个月前遇到了一个天才,两个月后我居然又遇到了一个天才?”

于是,惜才如金的kelly给我普及了他们家族的共振催眠。

哦,原来如此。

临走时,kelly突然来了句:“真羡慕你。”

“什么?”我有点懵。

“哦,没什么。”kelly倚在门口笑得意味深长,“祝你们幸福。”

莫名其妙。

我选择了熟悉的化学催眠法。简单直接。

看着小队长慵懒地靠在自己怀里,真是开心死了。

两个月后知道了Kelly的催眠术,我也用想试试,把大哥从用化学物质催眠一年到用共振催眠术催眠永久。但成功催眠了王源儿让他帮我洗内裤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成功过。

一方面,是每次我想摩挲玻璃杯的时候,那个毫不知情但一脸天真的小队长就会像摇晃死人一样的摇晃我的胳膊:“哎呀千玺你看这个电影,好好笑啊好好笑啊……”“哎呀千玺你看这个电影,好可怕啊好可怕啊……”“哎呀千玺,你看这只猪好可爱啊好可爱啊……”“哎呀千玺……咦?你怎么苦着脸?咦,你怎么把红酒倒你自己毛衣上了?哎呀告诉你了做事要认真嘛,不要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一边看电影嘛。”

嗯嗯,做事要认真,不能一心二用,那端着酒杯跟我碰杯摇着我胳膊把我红酒倒到我毛衣上看着电视品头论足的小队长,请问你在干什么。

另一方面,好像,越来越爱他了。

该死,血清素浓度上升。智商有点下降。

精准的鬼音,找不到了。

算了,要尝试那么多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成功,就算了吧。这种又蠢又一根筋的事,大概只有小队长能做得到。

我只是找到自己的鬼音,把自己的催眠给解除了。

好吧,WJK,要是Kelly不说,我都不知道你催眠了我两个月。

你就是在作死。

我要让你死。——呃,在床上。呃,爽死。

 

只是有时,看着一脸天真的小队长用小猫咪一样纯真的眼神望着我,我就会在思考一个问题:

要不要告诉他我催眠了他呢?

认真想了想,我摇了摇头。

不要。

最近的王五岁,越来越难哄了。要是知道我欺骗了他,得要跪三天三夜键盘吧?

嗯,不能说。

 

————————回忆结束么么哒——————————————

 

两人都楞了一下,随即,相视而笑起来。然后,两人又异口同声地说道:

(凯)“可我一直爱着你。”

(玺)“可我还是爱你。”

全世界仿佛都静止了。两人的眼里,折射出对方放肆微笑的模样。

这一刻,这才是我们真正在一起的开始,没有欺骗,没有假象。你爱我,恰好我也爱着你。如此简单。

 

 

——————我是你们最爱的小彩蛋呀————————

 

我叫roy,H大一年级,声乐表演系。

 

我有两个兄弟,他们一个逗逼,一个高冷。

一个觉得自己天衣无缝,另一个配合他让他觉得天衣无缝。

我么?我就纯刷脸。你信么?

 

对了,最近我去C大找小千千和大哥,遇到这么一件事儿,觉得有意思,跟你说说。

话说我们仨本来在C大图书馆里看书,不知大哥哪根神经搭错,突然就跟我和小千千说,我们去图书馆电子阅览室测智商吧。

说罢,大哥一脸满足,仿佛看到了自己智商碾压的曙光。

我跟小千千对望了一眼。不出所料,我看到了小千千的生无可恋脸。

但是想到拒绝一定会换来大哥的撒娇耍赖和暴力威胁,我劝了劝同病相怜的小千千,走吧。

于是三个180的大男生坐在电子阅览室奋战门萨测试题……

一个小时后。

大哥指着自己的电脑屏幕,开心地说:“我102耶!你们多少,你们多少?”

我们?我和小千千对视一眼。小千千先发话:“好可惜哦。101,差一点点。”

大哥开心得头毛都炸了:“我就知道你比不过我。”

好吧,小千千,别以为 不知道你改了电脑程序。你的得分至少比你报的高10分。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

我是声乐表演系的啊!我会看微表情的啊!什么?你不上这门课程?那你至少看过lie to me吧?

然后两人一脸坏笑地盯着我。我“遗憾”地看了一眼屏幕:“我尽力了。88。”

两人嘿嘿嘿地奸笑。然后那个考试成绩999名的梗不出意料地跑了出来。

王五岁易三岁你们够了!这个梗都笑了8年了你们够没够啊!

 

不过看着他们笑,我也开心地笑了起来。

是啊,就让他们开心地笑吧。

一个108被我默默改成88的测试成绩能让你们开心一下午,很值得啊。

因为,你们是我兄弟啊,最珍贵的兄弟啊。陪着我度过兵荒马乱的青春,还将陪我继续在这世界颠沛流离的人啊。只要你们开心,被你们耻笑几句又能怎样呢。

况且 知道,你们都是全心全意对我好啊。

大哥,从我进入TF家族你就在无微不至的照顾我啊。逼着我学习逼着我吃饭,那絮絮叨叨的样子简直就像极了我妈啊。

千总,让我舞蹈突飞猛进的人就是你啊,我的私人舞蹈教练啊。还有那个叫做嘉的女孩子,我听说了,谢谢你为我报仇。

有你们,真好。

 

————————

 

回到正题。

声乐表演系是什么?呵呵。我真想盐你一脸。

虽然声乐表演系确实屁都不是,但是,它教会了我怎么布置场景,怎么安排背景音乐,怎么调节气氛,怎么安排瓶子刚好转到某人的情节,怎么让人在一个环境里,说出自己内心最深处的声音。

 

还有,被千玺成功催眠这种事情……你听他吹。内裤——是刘志宏洗的。

 

好,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嗯,就你。

 

什么?我会不会催眠?

催眠?我觉得我会么?


——end

评论(67)
热度(599)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