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相爱相杀系列之 催眠(2)


我叫Jackson,C大二年级,化学系。

什么,为什么不是舞蹈系?

为什么是舞蹈系?GD不是舞蹈系,迈克尔杰克逊不是舞蹈系,所以,我为什么要是舞蹈系?

舞蹈系那个答案,只是为了安抚小队长罢了。

那个被人反驳就会炸毛,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偏偏还要让人认同他观点的小队长啊。

 

他幼稚,中二,自恋,看似很霸气其实很怂逼,小时候自己不敢抓青蛙就逼着我去抓,打游戏输了就赖皮说我作弊,平时像个没骨头的人一样喜欢挂在人身上,这么多年也没成熟起来,真是个没脸没皮没心没肺的骨灰级逗逼。

但我喜欢他。

喜欢死他了。

喜欢得不可自拔。

 

其实小队长那些个缺点也就是小缺憾,虽然傻,但是有种萌萌哒的感觉。但是我最受不了他的一点,我觉得我完全忍受不了的缺点,就是,太招人喜欢。

比如,同样是在C大这个学校,我穿着黑色衣服形色匆匆恨不得自己是个透明人,转头就发现小队长穿着一身嫩黄在篮球场笑得一脸稀烂。那嫩黄嫩黄的颜色简直就逆天了好么,在一大片黑压压的脑袋里异常闪耀。打个篮球,吸引几百个人围观,一堆女生在尖叫,那人还没心没肺继续在篮球场各种撒娇卖萌犯浑,真是看不下去。

 

我顺势准备飘着,只听见身后一个高亢的声音响起:“唉哟千玺,你怎么也来了?”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小队长你是坑我呢还是坑我呢?

果然,一部分妹子的吸引力聚集到了我身上。

“哎那不是YYQX么?”

“QX给我签个名吧。”

我拉着一脸得逞嬉笑的王小喵,迅速跑出了包围圈。

我一脸黑线地拉着脸,那厮却是一脸开心地看着我,弯弯的桃花眼里面有阳光洒下来。

“看到你被包围,好开心哦。”小队长继续笑。

王五岁,我该拿你怎么办。还有你笑点能不能更低点,我被包围这种事情,7年时间里你看了不下1000次,还能笑得出来我真是服了。而且你自己被更多人包围这个事实你怎么就可以忽略,你是不是又开启了自动屏蔽人气技能。

正说着,身边突然出现一个身影。修长的身材,长长的头发,精致的妆容,一盒粉色的蛋糕和一本厚厚的日记本。

又是大哥女友粉吧。

见惯无数次疯狂向大哥示爱的我表示不愿意做电灯泡。临走还不忘瞪一眼小队长,你个骚气外露桃花眼随便乱电人的货。

 

只是这次,对象——是我……

虽然女生在表白,可是我好像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偷偷瞟了瞟身边的皮凯丘小队长。咦,为什么小队长从一脸笑得稀烂变成微笑再变成面无表情?

好笑,就偶尔一次表白的对象不是你,至于么?

等女生表白完,我看到两双期待的眼神——等待回应的女生,和一脸看戏的小队长。

我看着女生。她长得很漂亮。对了,她叫什么什么嘉吧?是外语院的院花吧?看她笃定的眼神好像知道我会答应似的。

好笑。就好像能猜出来我下一句要说什么似的。

“滚。”

 

看着女生哭着跑远,小队长疑惑地说:“不答应?身材好脸蛋漂亮,还暗恋你十年,不答应?”

“是你你答应不?”

“我为什么要答应。”

“那不就对了。”

一句话噎得小队长接不上下一句。明明觉得哪儿不对,但是竟然无法反驳。

 

我看着小队长想了一会儿,大概没想通什么,然后甩甩脑袋,如释重担般开心地笑了起来。

我看着小队长笑,不知道为什么也跟着笑了起来。可是王五岁,你的笑点,我也是越来越不懂了。


虽然没对小队长说清楚来龙去脉,但是一般来说,我不会这样不礼貌地拒绝别人,一点面子也不留的。

我只不过给王源儿报仇罢了。

 

那个女孩,我见过的。就在同样的地点,只不过那次的表白对象,是王源儿。

表白完毕,我看见王源儿蹙着眉,很痛苦的样子,半晌,终于挤出三个字:对不起。

我知道王源儿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善良,真诚,愿意和人打成一片,即便是拒绝别人,也能深刻体会被拒绝人的痛苦,所以,我知道那三个字,对他来说不容易。

可是那女孩离开时的眼神,让我明白她绝非善类。

之后,演艺圈出现了多个TFB的丑闻,几个丑闻矛头直指王源儿,还好任姐公关一流,不然王源儿的人气肯定受到很大影响。我追根溯源,才发现那几个丑闻全部都来自C大内部,而据一个玩得好的记者透露,爆料人是一个有着长长头发,异常美丽的女孩。

 

王源儿还蒙在鼓里,他还是那个立志当个温暖人心暖男的傻子。

可我不是王源儿,我不善良。

来,让我普及一下TFB的构成。

大哥,负责傻白甜。

二源,负责温暖人心。

而我,负责让大哥傻白甜,在他傻不拉几扔出各种脑洞时第一时间帮他补好;负责让二源能温暖人心,而你知道的,温暖人心的人,本身内心要有一颗温暖的小太阳,而我会守护他的小太阳永远不黯淡。

欺负我的人,我可以忍。

欺负我兄弟的人,最好别让我遇上。

可是好死不死,居然亲自撞到我枪口上。

多说一个字,我都嫌烦。滚字言简意赅,可以表达我的心。

 

解决了这个事情,我如释重负地来到教室。

这是我最喜欢的化学课。

台上是我在C大为数不多的喜欢的老师之一,吴老师。

 

早在进入C大之前,我就GOOGLE过吴老师的简历。我的好奇心不强,但是吴老师的经历却让我很感兴趣,甚至是我选择C大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另一个重要原因,自然就是K也在这个学校。我不知道曾经被誉为80年代最后一个化学家,有望成为中国第一个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的20岁的吴敬礼,为什么突然就放弃了自己的追求委身到C大做了一名无比平凡的基础课教师,哪怕之后的40年里不断有人想从C大把吴老师挖走,他也不为所动,兢兢业业地将自己的青春和年华奉献在清贫的讲坛上。其实化学是我强项,不用上课也能拿到满分,可是我就是想看看,看看这是一个怎样的人。

结果只上了一堂课,我便决定吴老师的课,我一节也不缺。

为此我曾推掉了颁奖礼,推掉了几个重要的角色,推迟了个人专辑的录制,支持我的人说我专注学业很难得,反对我的人说我一意孤行太自负。两个阵营在微博上吵得不可开交。

WHY SO SERIOUS.

我只是想听课。

 

“化学,是人类社会最奇妙的科学。”台上,吴老师认真讲课,我认真听着,“我们生活的世界,到处充斥着奇妙的化学反应。在清晨看一场日出,傍晚看夕阳下坠。雨天喝一杯香浓的卡布奇诺咖啡,用漫长的时间看一朵花的生长。这一切的一切,都有化学物质参与,都有化学反应产生。那么,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有什么,是跟化学无关的?”

问题一提出,整个教室都沉默。想了半天,同学们纷纷点头,赞叹吴老师提问之精妙。通过深思熟虑,大家都觉得,世界果然是化学的,什么都离不开化学。

只有一个前排的女生,傻傻地回答:“爱情?”

轻轻的一声,在教室里响起。大家先是一愣,进而哈哈大笑。连回答问题的那个女生也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意识到自己的幼稚。

结果,吴老师不仅没有笑,反而说:“没错。爱情。只有爱情,是化学没办法合成的。”

这一下,全班都沉默了。大家惊讶于吴老师的标新立异,跃跃欲试想反驳,但是总觉得找不到合适的说辞。

半晌。

我在后排,缓缓开口:“不对。”

吴老师抬起头,看着我。与此同时,全班人也回头看着我。几个女生还小声说:是千玺~

我直视着吴老师的眼睛,轻轻地说:“爱情,就是化学物质。”

吴老师楞了一下,然后嘴角扬起一抹挑衅的笑容:“那,同学,你来回答一下,为什么爱情就是化学物质。”

这么简单的问题,为什么大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他们都不看书的?

“爱情,分为三个阶段。本能,吸引,依恋。本能阶段,性激素让我们的爱情意识苏醒,有兴趣去了解一个人。吸引阶段,一组一元胺神经介质控制你的大脑,其成分分为三种,多巴胺是我们最熟悉的一种,其效果类似可卡因和尼古丁,让人兴奋;肾上腺素让你脸红心跳,呼吸加速;血清素让你短时间内失去理智,所以人们说恋爱里的人智商为零。依恋阶段,则是催产素和降压素在起作用,使感情更加牢固持久。”

说完这段话,面对吴老师的眼睛,我仍坚定地又重复了一次:“爱情,不过是化学物质。”

全班哗然。

我不知道是我这段话里面的专业名称太多,还是我是第一个忤逆吴老师的学生,总之,全班没一个人说话,教室里静得连一根针都听不见。

半晌。

吴老师缓缓开口,好像在问前排同学,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这小子是谁?”

前排那个单纯的小女生又热心地说起来:“老师,他是YYQX,TFB的成员哦~很红的~”

另一个女生打断她:“不对不对,这是课堂,别说些有的没的。”说话抬起头很骄傲地对吴老师说:“老师,他是YYQX,年级第一,平均绩点95,化学、高数、经济学等7门功课满分!大一时候撰写化学论文《论钚在常温状态下的有机分解与再利用》目前已经发表在nature杂志上了哦。”

“有意思。”吴老师又笑了笑,“很有意思。”

然后对着我说:“小子,下课后来我办公室一趟。”

……

铃声响起,人群鸟作兽散。我收拾好自己的书包,跟在吴老师身后。但奇怪的是,吴老师却没有往办公室走,反而领我走到学校后面的后山上。夕阳下,微风轻拂着白桦树,响起沙沙的声音。

看吴老师随意地坐在地上,我也跟着坐下,然后他缓缓开口:“小子,想听故事吗?”

 

我想了下,便毅然点了点头。

直觉告诉我,我GOOGLE了几年一直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的那个问题,将要解开了。

“我年轻时,是一个不可一世的人。如果你知道的话……”

看着我点头,吴老师大概明白我GOOGLE过他的生平,也点点头,继续说道:“那时候,一切都顺风顺水啊。金钱、美女、少年成名、金光闪闪的未来,一切都唾手可得。只有一件事,让我心烦。Sofia,一个有着水一般眼眸的姑娘。在一个明媚的早上,我收到哈佛的邀请函,兴致勃勃地向她表白。我要让她知道,跟着我,金钱、爱情,什么都有。那时候我甚至认为,哪怕是她要天上的月亮,我也能自己制造出原子弹把它炸了然后雇人把那些陨落在地球的石头给她扛回来。”

吴老师顿了一下,然后口气变得忧伤:“可是,她拒绝了我。她居然拒绝了我。她说她爱上了一个人。她说出他的名字,我几乎以为她在开玩笑。就是那个人?那个穷到连午餐也吃不起在学校食堂端盘子的人?那个一年到头几件衣服来回穿看起来跟个乞丐差不多的人?那个站在我女神身边跟我女神一样高的人?确认女神不是在开玩笑,我当时几乎崩溃了,问她为什么。

女神的回答我现在还记得,她说,我喜欢他的真心。

真心?当时的我在想,真心能当饭吃?真心能给你美好未来?

我当时乱了,疯了。只有一个念头,我不能让我爱的人就这么幼稚地犯错。她那样的女人,那个男的配不上。”

我好像明白了一些,但是还是有些不明白,于是继续听吴老师说。

“你知道我干了什么吗?就像你今天在课堂上回答的标准答案一样。按照合适的顺序,精确的配比,用化学物质,劫持了她的爱情。”

“劫持?”我嘴角浮起一抹笑容,“她的反应,是发自内心的,怎么能说劫持?爱情,说到底,就是化学物质在起作用。”

吴老师看着我,眼底浮现一抹苦涩:“你还小。你不懂。”

我很想说,我不小,我懂,我比谁都懂。有一个人,我爱了8年,比谁都更爱,爱得我都觉得自己痴狂。人人都说从14岁开始的YYQX就冷静睿智,就像没有情绪起伏的机器人一般,任何事情都有条不紊,运筹帷幄。可是我知道,为了他,我做了多少我以前不会做的事情,隐藏了多少对他的爱意。还好我爱的那个人是个逗逼,人们都以为我被他带疯了做那些幼稚的举动,其实,那是我真实意思的表达。只不过你们看到的,永远是冰山一角罢了。所以,这么多年,还算相安无事。

我想了一下,然后问:“后来呢?”

 “后来?”吴老师苦涩地笑了一下,“后来?后来她就葬在了这里,我们现在坐的这片山坡上。”

 她……死了?”我想尽量冷静,可是这样的结果远远出乎我意料之外。虽然知道他的人生发生了变故,但由当事人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仍不免震惊。

 

“嗯,死了。发现了我的秘密,发现了自己的选择居然是被化学物质操控的,愤怒地割腕自杀了。留下遗书告诉我她恨我,恨我毁了她和他的爱情,恨我居然用那种卑鄙的手段欺骗了她。她说她永远不会原谅我。”

 

虽然那天的天气很好,可是我的心变得很阴郁,吴老师的眼睛红红的,我知道他眼泪已经在眼眶打转,他极力不让眼泪流下来。

 

“所以,之后,你就留在了这里,哪里也不去,一直陪着她。哪怕,她已经不在了。”我说道。

 

吴老师点点头。

沉默。有风从林间划过。

 

“可是,我还是想知道配方。”我说道。

 

“你疯了!”吴老师腾地站了起来,“你疯了么?在我告诉你我心里最痛的秘密之后,你居然还……小子,我知道你天赋极高,就算我不告诉你怎么做爱情三阶段各种化学成分的配方,投放时间和份量,你也会自己摸索出来,可是,我真的不愿意你知道!小子,难道你还不懂么?爱情,爱情不是化学物质啊!”

 

“你不是成功了么?”我冷眼看着他。

“那是暂时的!是假象!”吴老师大吼,“它毕竟不是爱情!等到有一天你喜欢的人发现了你的秘密,会怎样?”

 

我站起来,直视着暴怒起来像头狮子的吴老师:“暂时,我也接受。假象,我也接受。哪怕只有一天,我也愿意用生命去换取。我爱过,能有一天被他爱着,这辈子就值了。”

 

吴老师和我对视良久,终于,妥协下来:“好吧。我帮你。”

末了,听见他很轻的一声叹息:“希望他爱你,不是因为化学物质。”

 

那天的对话过后,冬天就来了。我的小队长,变得越来越任性。来蹭饭的次数越来越多,喝酒喝到断片就搂着我在沙发上呼呼大睡。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但是王五岁这么多年一直都这么任性,我也习惯了。也好,这样才好实施我的计划。

 

性激素。

多巴胺。

肾上腺素。

血清素。

催产素。

降压素。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到冬天的最后一天,所有的化学物质都在我点的香薰里面释放完毕。

还差最后一个环节。

把这些物质都放进一个容器,巩固“爱情”疗效。份量不用多,1/10毫克就可以持续发挥功效1年。

1年之后呢?再说吧。

 

这天我觉得特别困,于是就在沙发上沉沉地睡着了。睡醒,发现小队长用异常温柔的眼神望着我。呵呵,多巴胺的功劳。

趁着小队长上洗手间的功夫,我加大了香薰炉里面曼陀罗的份量,并且给自己吃下一片解毒丸。还好,这次成功了,我醒着,小队长睡着了。

 

细心把挂在身上的小队长轻轻放到沙发上,眼前的人儿,美好得不真实。

狭长的桃花眼,此刻紧闭着,长长的睫毛像精灵般有微微的抖动。圆圆的包子脸,一笑起来就会有猫须,简直就是可爱至极。倔强的嘴唇,一紧张就会舔唇,天知道这个动作有多诱惑。WJK啊WJK,你这个无时无地不在色诱别人还毫不知情的二货。还有柔顺的头毛……我忍不住摸了几下,嗯,还是一样的手感,和在BBG后台摸到的一样。还有那淡淡的粉色的耳垂……

等等,他居然还带着我送他的耳钉?

那还是8年前啊,我随手给他买了一副耳钉,不值钱,他不是还嘲笑什么带耳钉好娘?

此刻,小队长软软地躺在沙发上,小小的耳钉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为他平添了一份慵懒的气质,就像一只乖巧的黑猫,看的我心痒痒。

 

不娘,一点也不娘,我的小队长,你真的好诱人。

 

低头亲吻他的耳垂,耳钉咯得我嘴唇有点不舒服,但心底却是欣喜的。

我的小队长,借你一年来爱我。

对不起,原谅我的自私。

我实在太爱你,想把所有的宠爱都给你。

不论将来如何,此刻你在我怀里。

足以。

——tbc

评论(27)
热度(545)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