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相爱相杀系列之 催眠(1)

壹  

我叫Karry,C大三年级,音乐系。

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喜欢一个人,喜欢了很多很多年。

他有琥珀色的眼眸,清冷的气质,几年的时间已经从一个少年老成的小孩真正长成一个温润如玉的公子。

陪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嬉笑打闹,无所不谈。

但——

我不敢表白。

我怂。

我曾看过他拒绝别人。

那么美的一个女子,小心翼翼而又无比真诚地递上自己亲手做的蛋糕,和记了十年的暗恋日记,连我都忍不住会悸动——不,我不是说我会爱上她,但至少会感动,拒绝时,会有一丝的犹豫,会拿捏如何拒绝才能不让她太伤心。

但他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那个女孩,眼里的冰冷都可以将那女孩火热的爱冷却一半。然后他缓缓开口,惜字如金,声音低沉,却带有让人不寒而栗的冷漠:“滚。”


我永远忘不了,那女孩离开时,决绝的眼神。

不,我真的没勇气表白。

我从来都输不起。


从我是个小孩起,身边的人都笑我输不起。

是的,因为输不起,所以我比平常人更加努力。努力去学习,努力去唱歌,努力做好粉丝和公司让我承担的责任,努力成为一个不输的人。

后来,遇到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变成了一个逗逼。

唱歌逗他开心,跳舞逗他笑,录制短片各种犯蠢卖萌吸引他注意。人人都说15岁开始凯爷气场全开,台上霸气台下软萌,王五岁与王十八任意切换毫无障碍,笑起来脸烂成一朵花,超级无敌段子手,一点也没有偶像包袱。

是啊,自从遇到他,世间种种可以任意调侃,是输是赢我无所畏惧。

只是——

什么都可以输,不能输了他。


所以,你知道了吧。

我,wjk,不敢表白。

我就是个怂货。


闲暇时间,我喜欢待在视唱练耳室里,摆上很多杯子和红酒慢慢喝。其他人都以为我是个疯子,但是我的视唱练耳老师,kelly知道,我只是在视唱练耳顺道喝酒罢了。

你知道吗,酒杯和红酒,真是世间精妙的杰作。

比如,同样的酒杯,不同的红酒份量,用指尖蘸点清水,轻轻摩挲杯口,就能听到细微但美妙的声音。

do……mi……so……升re……降xi……

几个杯子,就可以弹奏一首曼妙的歌曲。

所以,当我在空无一人我视唱练耳教师用几十个酒杯弹奏完一曲难度颇大的德彪西的《月光》时,我只听见视唱练耳门口,啪的一声,回头,看到教学课本掉在地上,目瞪口呆的老师kelly。

kelly老师是一个出生在俄罗斯的吉普赛女郎,秉承着内心不安的血液,20多岁时突发奇想就跑来了中国,之后便栖息在名不见经传的C城做了一名音乐教师。虽然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走上艺人道路已经7年的我,见过大大小小明星无数,没有一个人音乐造诣能超过kelly。她简直就是一件落入凡间的珍宝,可惜很少有人知道这个事实。

kelly张大嘴巴半晌,才从震惊里苏醒,疑惑地问:“所有酒杯,都是你调的调?所有音符,都是从你指尖发出?”


从当艺人开始,我便牢记某位前辈的教导,说不显山不露水,实力要像美酒一般,慢慢散发出来,这样,一个艺人才会有神秘感,也会有源源不断的偶像吸引力。所以,你们知道我唱歌,却不会知道我换个名字填了好多词;你们知道我弹吉他,却不知道我钢琴已经过十级。所以当kelly老师问我时,我想照往常一样否定,就像否定室友问我他偶尔听到视唱练耳室里面传来异常美妙的音乐到底为什么,我回答是我在放唱片一样。可是,对上kelly老师那双睿智的眼睛,我便知道即使我说谎也不过是一种不太高明的隐藏,随即说道:“是啊。”

kelly老师双眼放光:“几十个音符,绝对音准。手指的灵动,天生的魔术师。”

我完全蒙了。“kelly老师,你在说什么?”


kelly老师抬起头,看着我:“karry,你是难得一见的——催眠师。”

催眠?


从kelly老师的叙述里,我慢慢弄清楚了原委。

原来,催眠分很多流派,而kelly所属的流派,学名叫做共振催眠。音乐,说白了就是一种振动,不同的振频带来不同的发音。不同的发音会带来不同的情绪。比如,当指甲划过玻璃,你会不会觉得心烦意乱?当电视里突然出现高频而刺耳的“哔——”的声音,你是不是想捂住耳朵?而当海边长大的你,耳边出现浅浅的潮汐声,是不是更容易进入梦境?

其实,原理在于,某些振频,引起了你大脑某些区块的共振,于是不知不觉,你的思维就被振频或多或少的控制了。

然而,Kelly老师的这种催眠方法,几乎已经失传,原因很简单,第一,催眠一个人,你需要知道他的“共振频率”,也就是kelly他们家族口中的“鬼音”。每个人的大脑构造都会有细微的区别,而鬼音就相应会有细微差别,这种细微差别甚至精确到音阶的万分之一。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个条件。你知道,这世界上,拥有绝对音准的人本来就及其稀少,我偶像杰伦是其中之一。当然我也是。但拥有绝对因准还不够。这些人里面,能辨认音阶百分之一误差的人是绝对音准人里面的10%,但能辨认万分之一误差的人,只有绝对音准人里面的0.01%。kelly曾说,她让不止1万个人听过两个鬼音之间的差别,几乎所有人都说是同一个音,这让她几乎崩溃。全球几十亿人口,能听出鬼音差别的,不到100人。

第二,你要能弹奏出鬼音。kelly家族弹奏鬼音的方式和我相似,不过他们用马克杯罢了。鬼音的弹奏条件也很苛刻,杯子的材质,杯子里面水量的多少,甚至当天的空气湿度,都会影响音准,万分之一音准的差别,鬼音就真的如鬼魅一样消失的无隐无踪,听起来就是一首简单的乐曲,没有任何催眠效果。

听着kelly老师的描述,我的思绪有一丝丝游离。那个琥珀色眼眸、凛冽的气质、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身影落进我心里。

YYQX,你这个阴魂不散牢固占据在我心底的妖精。

“那,怎么试探你弹奏的音符,是某人的鬼音?听到鬼音的人,有什么表现?”

“很简单。”找到接班人的kelly已经开心地喝起了我带到视唱练耳室的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Pauillac 1986,喝得微醺脸上浮现一抹红晕,“听到鬼音的人,身体温度会有0.1秒的骤降,你用指尖就感觉得到。不过0.1秒之后就会恢复正常。但是在那0.1秒间你只要哼出那个鬼音,持续5秒钟,那个人就会被你永久催眠,直到再次听到他的鬼音持续5秒为止——当然,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万分之一的音准概率不是每个人都能听到,即使偶尔出现他的那个鬼音,但这世界天天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音符,这些音符转瞬即逝根本不会持续5秒。”

“那……催眠会不会对他的生活有影响?”

“不会。”kelly摇晃着红酒杯,“不会有任何影响。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除了……”

kelly靠近我,直视着我的眼睛,眼里露出一抹笑意:“除了……他成为你的专属。从此,他只爱你,只属于你一人。”


很好。

我心里想着。我的专属。


走出教室,kelly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karry,你知道吗,如果没有你心里的那个人,我们会很相配。”

我回头,看着在夕阳里笑得有点像哭的kelly。刚想开口,kelly又说:

“可惜你爱他爱疯了。好吧,希望他也能像你爱他一样爱你。祝你好运。”


是的,我还记得那是一个深秋的下午。我跟kelly喝完了所有的红酒,我知道了一个古老的吉普赛秘术。这一切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但却真实发生了。那场夕阳过后,便立冬了,我喜欢的那个人发现我越来越喜欢去他家蹭饭,蹭完饭就拉着他坐在有地暖的房间里喝酒,喝了酒喜欢耍酒疯,肢体接触越来越频繁。那个冬天我跟他喝完了我珍藏的所有红酒,终于在这个冬天的最后一天,找到了鬼音。


那天我们照常吃饭,他做了他喜欢的糍粑,我从外面带来了他最爱的抄手。其实这么多年我们的厨艺都没有长进,依旧停留在偶像手记时的水平,但是只要跟他在一起,再难吃的晚饭也变得香甜。吃完饭,我喜欢的那个他还很贤惠地收拾了碗筷,让我有一秒走神,幻想以后居家过日子的未来。之后我们开始喝酒,坐在地暖房间里的他,脱去了厚厚的外套,薄薄的灰色针织衫裹着他结实的胸肌和腹肌,黑色的长裤露出细细的脚踝,我没脸没皮地靠着他,喝几口酒,指尖摩挲一会儿玻璃杯。突然,我感觉他身体突然坠入冰窟般,整个一冷。

楞了0.01秒,我心里升腾起无比巨大的欣喜,嘴上重复着他的鬼音,哦,虽然只有一个音,虽然只有5秒钟,那一定是我唱过的最好听的歌。

怀里的人沉沉睡去,我把他放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他。

好美,如同晶莹剔亮的琉璃。

长长的睫毛,微微蹙起的眉毛,眉间一颗小小的美人痣,秀气的鼻子,优雅的唇形,可爱的唇珠。青葱般修长的手指,细长却紧致的身材。

我俯下身,嘴角情不自禁地勾起,在那个脸色微醺,周身散发着红酒香味的我爱得不可自拔的人耳边轻轻说:

玺,我的玺,我专属的玺。


——tbc


评论(39)
热度(664)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