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3.9>

#王俊凯的第二个故事

3.9 孤独星球(9)

春去秋来,Karry已经渐渐习惯失而复得的生活。

跟着同学们去上课,背着书包到图书馆自习。周五回家陪家人吃饭。周日返回学校,开始下一周的学习。

只是,不管是在宿舍,还是在自己卧室,Karry总会产生一种错觉,当他推开门,拐个弯,敲开隔壁卧室的房门,就能听到千智赫的声音:“早啊,化石先生。”

一开始,Karry只是在自己下意识做出这个举动的时候,自嘲地笑一笑。

千智赫在离自己千万光年外的时空呢。

可时间越久,思念却越来越浓。

对千智赫的思念,织成一条细细的棉线。起初,对于那根细线,Karry不甚在意。在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里,幸福应接不暇,千智赫的名字,Karry只会在午夜梦回时偶尔想起。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棉线一圈一圈,裹住了他的心,到最后密密麻麻,无从逃离。

他留在了几千万年后的岁月里,在干什么呢?是陪玫瑰花说话,还是坐在岩石上,看过一场又一场日落?

“我想你啊,智赫。”

 

失眠的夜里,另一个问题也闯入了Karry的脑海,让他一直找不到答案。

——如果此时此地的我,是从未来穿越而来的我,那原本那个Karry,又应该在哪里?

这问题一直像幽灵一样盘旋在Karry脑海,让他寝食难安。他去图书馆查阅了许多资料,也在网络上搜索了各种答案,但不管哪种解释,都无法让Karry完全信服。

还是同学在课堂上无意的聊天点醒了Karry——

“你知道吗?这次的宇宙学专业课期末考试,只有1/3的通过率!”

“Athena老师也太变态了。”

“是啊……”

 

Athena?

Karry突然眼前一亮。

Athena是Karry的专业课老师,也是地球宇航局的专业顾问,公认对最了解宇宙的人。但令人不解的是,Athena从来没有一次踏入过外太空——哪怕宇航局请他去近地飞船上做短期科学研究也坚定拒绝。

“喜欢山,并不一定要登上山。心存敬畏,保持距离,才可以领略山的巍峨。”Athena是这样解释的。

作为赫尔墨斯大学宇宙学专业老师,他治学严谨,要求严苛,大多数同学对Athena是又敬又怕。Karry对Athena是不怕的,因为他总能完美回答Athena老师在课堂上和试卷里提出的任何宇宙学问题,Athena老师也是对Karry喜爱有加,还承诺Karry如若想去地球宇航署工作,自己可以作为推荐人向相关负责人引荐Karry。

 

没有预约,Karry就敲响了Athena的办公室大门。Karry想着如果Athena老师不在,那他就过段时间再来敲门碰碰运气。

幸运的是,Athena刚巧在办公室。他打开门,看到Karry,脸上展露出遇上知己的发自内心的笑容:“进来吧。”

Karry走进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的深棕色橡木椅子上。Athena老师的办公室Karry已经来过很多次,两人一同讨论学术问题,因此Karry驾轻就熟。Athena老师在他面前坐下后,Karry就抛出他心里埋藏已久的疑问。

“Athena老师,我想向您请教一个问题。”

“你问吧。”Athena将双手交叉,放在办公桌上,专注地聆听着Karry的提问。

“您还记得您在课堂上向我们讲述的小故事——外祖父悖论吗?”

——所谓外祖父悖论,是科学界的一个经典悖论:你穿越到过去,杀了你的外祖父。那么你的母亲不会出生。你的母亲不会出生,你也不会出生。那么你怎么可能穿越到过去杀了你的外祖父呢?

“嗯。当时我作为课外作业,给你们布置下去了。我并没有要求你们向我反馈答案,只是想开拓你们的思维。这个问题,是没有答案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解释,每个解释都有其合理之处和不合理之处。”

“那么……您的想法呢?”Karry抬起头看着Athena老师,认真而诚恳地问着。

那双黑色的眸子散发着求知若渴的光芒。

而对于Karry来说,这个问题,已经不仅仅是学术探讨的范畴了。

时空穿越是真的!他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他知道,他是1998950年的Karry。他年轻的身体,他旺盛的精力,他熟悉的同学、老师、家人,他每天走过的大学羊肠小道,他呼吸的地球几百亿人共同呼吸的空气,都在告诉他,他是1998950年的Karry。

可是,他又不是1998950年的Karry。他有着自1998950年之后几千万年的记忆,他记得之后的7次星际航行,他记得开在宇宙玫瑰星云里Eureka的尸体,他记得B612紫色的空气,他更记得他深爱着的千智赫!

“如果,有一个人,从未来穿越到了这里,比如,我。”Karry盯着Athena老师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那么,我到底是谁?是我做了个关于未来的梦,现在梦醒了;还是我在未来做了个回到过去的梦,而我还在梦里?”

“你不是原本的你,你也不是未来的你。你是从未来穿越到过去的你。”

Athena老师的话,却是把Karry弄糊涂了。

这句话看似十分简单,可不知怎的,Karry觉得Athena的寓意并不是表面看来如此简单。

“三者有什么区别吗?”

“第一种,身处原来的时空,拥有原来的记忆。第二种,身处未来的时空,拥有未来的记忆。第三种,身处原来的时空,拥有未来的记忆。”

Karry顺着Athena的话语,将问题抽象化:“如果将三种情况表述为A1、A2和A3,则特征表述变量为时空X和记忆Y。X取值有两种,1代表过去,2代表未来;Y的取值有两种,同X。”

“那么,A3和A1一样吗?”

Karry想也没想就回答道:“当然不一样,Y值不同。”

“A3和A2一样吗?”

“当然也不一样,X值不同。”

“所以,还有什么疑问?”

Athena这一问,Karry愣住了。

困扰自己多时的问题,结论竟然如此简单?

思虑了一会儿,Karry还是如实向Athena提问:“Athena老师,我还是不懂。如果从未来穿越而来的我A3在这里,那原本的A1去了哪里?”

“人可以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吗?”Athena没有直接回答Karry的提问,却是突兀地问出了这个看起来跟问题毫无相关的哲学问题。

“啊?”Karry有些懵圈。

可以吗?

不可以吗?

但隐隐约约间,答案似乎呼之欲出。

Karry思考了一会儿,回答:“理论上来说,是不可以的。可是,如果时空穿越成为可能,只要退回到上一次踏入河流的时间点,就可以再一次踏入当时当地的河流。”

Athena轻轻地摇了摇头。

“老师,我说得不对吗?”

“Karry,你觉得,只要回到某个时空,所有的一切就都一样吗?”

Karry沉默了。半晌,他问道:“所以,导致不同的,到底是什么?”

“这个概念,我在你们宇宙学第一节课上就讲过。那个概念太简单,简单到你们大概听过就忘了。我说过,在宇宙里,时空都是相对的,有一天我们的科技到达了一定水平,连时空穿梭都是可以实现的,唯独一种东西是自宇宙存在便一直增加的,它像河水一样,一刻不停向远方奔去,不会逆流,不曾停息。”

“熵。”

“对,熵。这才是根本答案。”Athena发出一声无比悠长的叹息,“因为熵值的不同,A3和A1是不会相遇的。如果换一种通俗的解释,那就是从未来而来的A3,虽然看似和A1处于了一样的时空,但两个时空其实是‘平行世界’。”

“平行世界……”Karry细细咀嚼着,突然间心跳漏了一拍,抓住Athena老师的衣袖,焦急地问道,“老师,你是说,A3和A1已经是两个世界了?”

“没错。”

“那……如果A3在不改变任何外界因素的情况下,按照曾经A1的行动往后走,他能不能遇见A1在未来时空里遇到的一切?”

“就像是两个人走了两条道路。你觉得两个人在未来看到一模一样的一棵树的可能性有多少?”

Karry的眼眸蒙上一层泪水:“还是有可能……看到的吧?”

“这便是个概率问题了。”Athena依旧用严谨的科学态度向自己的学生解释着,“当然也不排除两条道路在某个路口交叉,而交叉口刚好是那棵树的情况。但考虑到道路的条数接近无限(即平行宇宙的个数为无限个),这种概率也就趋近于零了。

Karry,这正是宇宙的美妙啊。每时每刻,独一无二。”

 

从Athena老师办公室出来,Karry踉踉跄跄,像失了魂一般。

他走到阳光下,茫然地看着蓝色的天空。

“也就是……我见不到你了,智赫?”

Karry一直以为,他和千智赫,只是隔着几千万年的距离。时间再长,Karry也愿意为了千智赫等下去。

可是踏出Athena办公室的一刻,完完全全弄懂了时空旅行规律的Karry,却是比任何人都深刻地明白,那个B612上笑靥如花的千智赫,那个Karry深深爱着的千智赫,在过去,不在未来。

那天,赫尔墨斯大学阳光灿烂,人来人往。

Karry跪在草地上,嚎啕大哭,声嘶力竭。

 

周末在家吃饭的时候,当Karry提出自己已从天文系转到人工智能系时,Karry的父亲和母亲明显愣了一下。

回过神来的母亲并没有责备Karry的选择,而是细心地询问Karry转专业的原因:“Karry,我知道从小到大,成为一名星际航行者就是你的理想。为此,你可以一整个晚上都抬头看星星,也可以花费无数的时间钻进图书馆阅读天文学书籍。怎么突然间改变了?是学习上遇到了什么困难吗?”

Karry摇了摇头。

宇宙依旧是他的挚爱。可是这份挚爱,已经掺杂了太多的感情,沉重到他无法再靠近。

“喜欢山,并不一定要登上山。”Athena老师曾经说过的话,Karry突然感同身受,便对父母说了出来,“心存敬畏,保持距离,才可以领略山的巍峨。”

母亲和父亲对视了一眼。

他们虽然不太明白儿子的意思,可不知为何,他们从Karry的眼眸中,看到了他想努力掩藏却欲盖弥彰的悲伤,两人便心照不宣地噤了声,默默地接受了Karry转专业的事实。

 

时光匆匆,两年之后,Karry以优异的成绩从赫尔墨斯大学毕业了。

虽然毕业证书上Karry的专业明明白白地写着“人工智能”四个大字,可地球宇航署的招聘人员来赫尔墨斯大学招聘宇航员时,仍点名道姓地邀请了Karry参加。

——毕竟,他们的专业刊物《宇宙》,多少教授终其一生也无法在上面发表一篇论文,而Karry从高中到大学向《宇宙》投稿的稿件,被采纳了3篇。

“怎么样,要不要加入我们?”负责招聘的人员是一名30岁左右的男士,穿着价值不菲的西装,金框眼镜,举止优雅贵气。

在这个时代,星际航行者就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职业。那不仅代表着荣耀与地位,更代表着科技与未来。

Karry对着男人歉意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已经转专业了。”

“没关系的。我们可以破格录取你。”男人笃定地说道。

“多谢抬爱。不过,还是算了吧。”

在众人的惊愕中,Karry走出了会议室。

经过走廊时,迎面走来一位行色匆匆的女人。Karry躲闪不及,跟女人撞了个满怀。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女人连忙道歉。

“没关系。”

女人抬起头,朝Karry友善地笑了一下。

“Eureka?”

女人愣了一下。作为已经完成过3次星际任务的飞船指挥官,被一个后辈直呼其名让Eureka有些不悦,可看Karry的眼睛,真诚、善良,并没有冒犯的意思,Eureka警备的态度也放松下来:“你知道我的名字?”

Karry心想着,何止知道名字。许多年前,我曾暗恋过你。

不过,时过境迁,一切已完全不同。

现在,对于Eureka,Karry除了欣赏,欣赏她的聪明才智和指挥能力,剩下的就是对于她命运的蹉叹,不想她再走上那一条自我了断的道路。

“Eureka,保重。”

嗯?

Eureka还在纳闷,Karry已经经过她,向前走远。

 

Karry毕业后,没有去宇航署,而是留下来任教,成为了一名人工智能的讲师。

他和曾经的恩师 Athena成为了同事。两人不仅经常一起探讨学术,也经常一起相约喝茶。

在成为一名人工智能专业课老师的同时,Karry还拥有了另一重身份:科幻畅销书作者。

他写了一本科幻小说,书中描述了一个地球因为超远距离光束打击而湮灭,最后一个地球人创造了一个AI然后爱上他的故事。

故事只写了一半,地球人回到了地球,而AI还留在孤独星球里。每天Karry的办公室都会收到读者来信,热情地催促Karry写完剩下的故事。

他们在信件里好奇地询问着Karry——

“K先生回去寻找AI了吗?”

“他一定再次回去紫色星球,将那个小可怜儿接到地球来了对吗?”

……

Karry总是将信件压下,一封不回。

就让这个故事,成为开放结局吧。

因为你们猜想的每一种可能,都比现实来得圆满。

 

30岁的时候,Karry已经成为了人工智能的专家,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身材长相也跟刚毕业时没什么变化,依旧英俊帅气。

——只是,孑然一身。

除了工作日在学校,住着员工宿舍,周末时,Karry仍旧会回到父母家,与父母一起吃饭。

连小Karry八岁的Jojo都出嫁了,几个月才回来一趟,父亲和母亲不免担心起Karry的个人问题。

“Karry……”

“嗯?”Karry端着饭,听到母亲的声音,视线从电视屏幕转到母亲脸上。

“你也老大不小了。”母亲的声音透露着无奈,“什么时候能带回来个人给我和你爸看看?”

Karry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父亲,微微叹了一口气。

知道无法再见千智赫,Karry曾经尝试着和其他人相处。

可是面对着那些打算恋爱的对象,Karry总会想起千智赫,想起他淡褐色的眼睛,清澈的笑容,他靠在自己肩头睡着的样子,他紧紧抱着自己说“我不要你离开我”。

然后Karry就会抛下相亲对象落荒而逃。

“对不起,妈妈。”

母亲情绪有些低落,倒是父亲想得开一些,安慰着Karry母亲:“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的。”

对不起,爸爸。Karry在心里说着。

我可能无法完成你们的心愿了。

你们无法知晓,在另一个时空里,我已经和我深爱的人过完了一生。在荒芜的宇宙里,我和他依偎取暖。我共同历经了几千万年,我们还一起见证了一场文明的诞生。与他一起的美好回忆,已经镌刻进了我的生命里,我的记忆里,我的人生里。

 我无需再试图尝试,与其他人在一起会不会更幸福。因为我知道,即便勉强在一起,我对伴侣的爱,也不及对千智赫的万分之一。

如此,倒不如一人生活,不辜负他人,也对得起自己。

 

吃完饭,父亲将电视调到了新闻频道,节目主持人正兴奋地宣布着重大消息。

“本报讯,地球议事厅主席reid先生近日表示,登硅计划已经部署完毕。9月21日,将由Enrique上将带领太空舰队,登上具有智慧生物的硅基星球,完成两大文明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Karry心中咯噔一跳。

怎么把这个事儿给忘了。

他随便套了件外套,在玄关茶几上拿上车钥匙,直奔停车场。

“Karry,去哪儿?”

“地球议事厅。”

 

驱车一个多小时,来到位于城市繁华地带的议事厅,官员们刚刚下班,大批的人流从议事厅里往外涌出来。

Karry仔细盯着从门里出来的人,当他看到Reid主席时,连忙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拦在Reid面前:“Reid主席,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您探讨。”

Reid主席斜睨了Karry一眼。

这是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怎么冒冒失失的?

“你是……”

“哦……”Karry向Reid鞠了个躬,“我是赫尔墨斯大学人工智能的教授Karry Wang.”

Reid本来都想驱赶Karry了,但听到“赫尔墨斯大学教授”的头衔,不由得对Karry的提议重视起来。

“请说。——不过,我还要参加一个会议。只能给你5分钟的时间。”

明天就是21号。时间已所剩不多,Karry决定长话短说:“我希望议事厅能暂缓登硅计划。”

听到Karry的话,Reid先是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起来,笑得Karry莫名其妙。

“Karry先生,您开什么国际大玩笑呢。”Reid朝Karry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登硅计划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也是1176位议事厅厅员们全体表决通过的重大议案。暂缓?我想你是疯了。”

说罢,Reid昂首挺胸向前走去。

Karry紧紧跟在Reid身边:“Reid先生,登硅计划存在着巨大的隐患!”

“你们这帮小年轻,听风就是雨……”Reid不以为意。

“你们有没有考虑过,硅基文明并不一定愿意与其他文明接触?”

“我们又没有恶意,对不对?”Reid脚步不停地向前走着,“你不主动攻击别人,别人又怎么会攻击你呢?”

“Reid先生……”

……

 

“别再跟着我了……”Reid停下脚步,指了指自己的名表,脸色阴沉,“五分钟已经用完了。”

“可是……”Karry不想放弃。

“Karry教授,我已经以礼相待。别逼我使用武力手段。”

Karry心急如焚。他已经竭尽所能想要说服Reid收回计划,可是看起来这位主席的想法比任何人都要固执。

 

正在Karry一筹莫展之际,突然听到响亮的一声:“啪。”

“都已经秋天了,蚊子怎么还这么多。”

Reid先生拿开手掌,看了一眼蚊子的尸体,然后用指尖将蚊子尸体弹到地上。

Karry灵机一动。

“Reid先生,你为什么要打死蚊子呢?”

“为什么?”Reid先生面露不悦,“因为蚊子要吸我血啊。我不打死它,难道等着让它吸完血了开心地飞走?”

“也许它是只公蚊子,公蚊子不吸血。”

“怎么了?你是想要因为一只蚊子弹劾我吗?”

“我是说,也许它是一只公蚊子,碰巧飞累了停在那里。对你没有恶意,也不会吸你的血。它没有攻击你,你却打死了它。”

“我走了。”Reid觉得跟Karry纠缠这些小事是一件贻笑大方的事情,这个赫尔墨斯大学的教授怕是读书读傻了吧。

“如果我们是蚊子,而硅基生命是人类呢?”眼看着Reid先生加快脚步想要远离自己,Karry朝着Reid的背影大喊。

Reid迟疑了一下,停下脚步。

“或许我们并无恶意,但是我们的所作所为有没有可能给硅基星球带来误解和防备?即便我们是善意的,那么对方呢?对方是善意的吗?在两个文明成功沟通前,有没有一种可能,硅基生命并不想和我们接触,而是像拍死一只蚊子一样拍死了我们?”

Reid矗立在那里。

“同样的,还有我们向宇宙发射的关于地球的讯息。我能明白大家想要在茫茫宇宙里寻找同类的美好愿望。但宇宙里可能不仅仅有天使,还有魔鬼。他们会顺着我的信息,尤其是坐标信息,潜行而来。也许有一天,我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地球及地球文明就消失在了茫茫宇宙里。”

Reid转过身来。

“这不是危言耸听,我发誓。”

Karry看到Reid的眼神,从起初的不屑,到震惊,再到最后的沉思。

许久,Karry听到Reid说了一句:“我考虑一下。”

第二天,Karry听到新闻,说是登硅计划搁浅。

一向鼎力支持登硅计划的Reid主席不知道为何一夜之间态度来了个180度大逆转,拒绝签署正是启动文件。没有主席的正式命令,谁也没办法发射飞船,登硅计划宣布暂缓。

而小道消息则说,人类的宇宙邀请函,隐藏了地球坐标的相关信息。原因为何,不得而知。

Karry就此长吁一口气。

 

1998963年11月28日,赫尔墨斯降了这一年第一场初雪。

Karry在本城的某书店办了一场书籍签售会。

读者从四面八方赶来,激动地述说着对Karry科幻小说的喜爱。

Karry逐一对他们说谢谢。

签售会持续了整整一天。

日落时,Karry才送走最后一批读者,伸了伸懒腰,活动了一下脖子,开始收拾桌子。

“Karry先生,什么时候能写完故事的结局。”

看来又是一个想知道结局的久久不愿离开的读者。

Karry没有抬头,一边将签名笔放进公文包一边说着:“我知道你们想要看什么。K先生也想见到AI。可是……”

说到此处,Karry的视野又模糊了:“可是,K先生找不到回去紫色星球的路了。”

“K先生找不到路是正常的。因为每个宇宙在下一秒都会分裂成无数个宇宙。如果K先生要去找AI,就像从树根往上要寻找一片叶子。谁也无法保证哪条道路是正确的。”

“是啊。”Karry喃喃。

“可为什么不是AI从未来世界来找K先生呢?从树叶找到树根,可容易多了。”

这声音,这语气……

Karry猛然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与千智赫异常相似的年轻脸庞。

不仅是身型、脸庞相似,就连神态、举止和语气都跟千智赫如出一辙!

“智赫?”

小男孩笑了笑。

连那嘴角的梨涡都跟千智赫一模一样。

“智赫……”Karry不可置信地重复了一遍。

智赫,真的是你?

Karry的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

他想走过去,想将千智赫拥入怀中,却听到小男孩又说了一声:“千智赫是谁?”

Karry眼中的亮光突然熄灭。

——原以为是千智赫回来了,不过一场空欢喜。

Karry木然地拿起公文包,走出书店。

听到后面传来一声。

“化石先生,你真的好笨。”

Karry全身一滞。

“化石先生”四个字,他从未在书里提及,也没有在任何人面前说起。

这么说,他是……

可是,Karry甚至没有勇气再去幻想那是千智赫。

希望破灭的感觉太难过了。

于是karry只是长久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千智赫却是从Karry身后绕到Karry身前,看到他隐忍地吸着鼻子,眼泪已是滂沱,伸手抱紧了他:“好嘛。我错了……我是千智赫。我是你的千智赫。”

Karry感觉这几秒自己的心情像坐过山车一般,从高处跌倒谷底又攀到顶峰。

伸手,触到千智赫的脸庞,想抚摸一下,可想到他的恶作剧,忍不住狠狠捏了一把:“你个小鬼头……”

“痛痛痛痛痛……”千智赫推开Karry的手,然后龇牙咧嘴地揉着自己的脸蛋。

“痛?”Karry惊诧了一下,更多的是不解,“你有了痛觉?”

“原来人类的身体这么的脆弱。一点点小小的力度都能带来强烈的不适感。”

“人类的……身体?”

 

书店的老板是Karry的朋友,嘱咐Karry开完签售会帮忙关店锁门,早早地将钥匙交给Karry就回去休息了。

千智赫陪着Karry关了书店的门,两人坐在书店门口的阶梯上,一起看向这个美丽而热闹的世界。

雪已经停了。

落日的余晖洒在大地上,整个世界都沐浴在金色的阳光里,温暖而安详。

“你离开后,我一个人又在B612星球上待了很久很久。

很奇怪,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我从不觉得等待是漫长的。

你离开之后,时间好像被拉长,度日如年。

 

那段日子——大概100年?我尝试了各种方法,想要和你取得联系,可每种方法都以失败而告终。

有一天,我在基地崩溃大哭,恨自己只是个AI,恨自己没办法进行时空跃迁,Gibran突然对我说,为什么不可以?

我知道Gibran没明白时空跃迁的关键,但他的话却点醒了我。

为什么不可以呢?

我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人类的身体是三维的,思想却是十维的。既然思维不受时空基本规则的限制,我为什么不可以将我的思维通过时空跃迁,跃迁到我想要到达的时空呢?

人类跟AI有什么不一样呢?当给与了完全自由的权限,在思维上,人类跟AI是一样的。那么不同在哪里?不同在于身体构造上。

如果我不需要传送身体,那时空跃迁就完全没问题。


只是,思维和身体是相辅相成的。第一,思维必须依附身体才能长久的存在。第二,没有身体这个实体,人类将无法感受到我的思维存在。

因此,我想到了方法:将我的思维跃迁过去,再寻找一个合适的人类的身体,将思维加载上去。”

“原来如此。”Karry的右手紧紧握着千智赫的左手,十指相扣的感觉,才能让Karry安心,“可是……智赫,你来得好晚。我等了你15年。那可是实打实的没有休眠的15年。”

“我知道,可是,没有办法啊。找到一个合适的人类身体并不容易。首先,它必须要和我本身的机械体型相差无几,否则思维和身体无法完全匹配,将出现一定程度的信息紊乱和信息缺失。其次,虽然我是AI,但我也明白一些人类社会的基本规则。对于思维尚在的身体,我不能强行占有,否则无异于谋杀。于是我以你降落的时间为中轴,前20年后100年进行搜索,终于找到了一个1998964年的身体。

这个人类身体的主人,1998963年出了车祸,1998964年医生检测不到任何脑电波迹象,宣布脑死亡。他的父母不能接受事实,仍然用高昂的费用维持着他的生命特征,期盼着他醒来。而1998964年5月我借用了这个身体,他的父母虽然对于儿子的思维产生了许多变化而惊讶,但还是接纳了我,给与了我最温暖的父爱和母爱。现在我们一家三口住在辛普顿乡下,过着简单却幸福的田园生活。”

“964年……”Karry瘪了瘪嘴,有点委屈,“你说说,你两年前就已经来到了地球,可是现在才来见我?”

千智赫知道Karry在想什么。

“我当然想见你。不仅想见你,还想和你在一起。可是,我想到了在B612星球上,你曾经问我的一句话:如果你只见过玫瑰,你如何确定你最喜欢玫瑰?

带着这个问题,两年的时间,我走遍了地球的各个角落,见遍了各色各样的人们。当然,坦白来说,这里面也不乏一些让人心动的角色。可是,走得越多,越明白,即便我会喜欢百合,喜欢桔梗,但我爱的,永远也只是玫瑰。”

夕阳下,Karry眉目温柔:“你确定?”

千智赫也转过身,看着Karry的眼睛,回答得很郑重。

“在B612时,你创造了我。你是我的神,是我生命的全部。

来到地球,人生海海。你从神变成了一朵小小的浪花。你说让我去看看世界,我便去看看世界。

在阿尔卑斯,我看过了磅礴的群山。山的踏实,让我想到你的胸膛。

在好望角,我见过了宽广的大海。海的温柔,让我想到你的低语。

在西伯利亚,我听到了呼啸的风声。风的萦绕,让我想到你的怀抱。

在纳木错,我感受了平静的湖面。湖的沉默,让我想到你深沉而含蓄的爱。

不论我走到哪里,我都想着你。

于是,我知道,与你一起时,你是世界。

你离开后,世界是你。

曾经,我盲目地爱着你。

现在,我摘下了眼罩,可依然爱你。

我想,今后,我还是会继续爱你。

最最爱你啊,我亲爱的化石先生。

现在,你能接受我的表白了吗?”

 

一双鹿眼望向Karry,眸子里盛着金色的夕阳,让千智赫的笑眼像蜂蜜一样甜。

Karry伸出手,捧着千智赫的脸庞:“我什么时候没接受过你的表白?”

千智赫噘着嘴:“反正没完全接受。”

Karry低下头,在千智赫撅起的嘴唇上印下一个浅浅的吻:“我也爱你。”

 

暮色四合。Karry牵着千智赫往前走。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去一个好地方。”

“什么好地方?”

“一个我一直想要带你去的地方。”

 

穿过街道,走过小巷,顺着一条开满玫瑰花的小径,Karry走到自己家门口,敲响了大门。

门开了,父亲、母亲还有偶尔回娘家的妹妹Jojo都站在门口。

Karry拉着千智赫的手,将他带到家人面前:“给各位介绍一下,这是千智赫。”

身后,宇宙星空,银辉闪烁。

孤独星球,从此不再孤独。

 

——————————————————

 

故事就此戛然而止。

王俊凯停止了叙述,易烊千玺也不追问“然后呢”。

两人都知道,这故事已足够圆满幸福。

 

“来,让我看看你的猜测。”

王俊凯拿起床头的纸船,轻轻地拆开,看到纸张中央两个俊秀的字迹——

重生。

虽然不算完全正确,倒也八九不离十了。

“怎么推测出的?”

“两点。”易烊千玺回答得十分简练,但同时亦十分精准,仿佛这个人的特质就是用最少的语言传递做多的信息。

虽然王俊凯打心眼里欣赏易烊千玺这种理性的做事风格,但同时稍稍吐了那么一丢丢的槽——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点。

“第一,前两个故事,我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悲剧结尾。我推测作为调节,你在这个故事里会以喜剧收尾。当然,这只是我对你的心态猜测,不能作为判断的依据。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在你的故事里,你特意写到Eureka家中有一幅海报,海报的主角是涅槃乐队。对于人物构造的细节描写无可厚非,然而,Eureka本身只是整个故事的微小一环,她所喜欢的乐队对整个故事的情节推动影响不大。那么,你为什么要耗费笔墨描写乐队?因为涅槃寓意着重生,也暗示着故事的结局。”

 

王俊凯怔了好几秒。

事实上,他认为自己这次构筑的故事线已经足够崎岖,不到最后一刻除了作者谁都不知道结局,可是易烊千玺从“涅槃”开始就已经想到了结局,王俊凯现在满脑子都是一个想法——

我就这么好猜吗?!

“好吧……”王俊凯挠了挠头,“那你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千智赫是AI的呢?”

“从Karry来到B612星球开始。”

“也就是说,从第一章开始?”

王俊凯心里的愤怒气球持续变大。

我就这么好猜?这么好猜?

“也不能确定,只觉得这个千智赫的说话及思考方式有点儿特别。像是AI。一直到第四章,看到千智赫对于食物温度及湿度的表述,才最终确定他是AI。正常人类不可能用那样的表述习惯。即便科学再发达,口头表达里,也会有一定的犹豫、纰漏或模糊。”

无可辩驳。

“好了,现在说一说对故事的评价吧。有哪些优点,哪些不足。”

“先说优点。”易烊千玺眉毛微微蹙起,看起来思考得十分认真。

王俊凯对于易烊千玺的点评也十分重视,姿势从在床上摊着变成正襟危坐。

“虽然是一篇科幻,但是物理学理论扎实,知识储备丰富。在没有查阅资料的情况下,依靠自身的已有知识完成了这篇文章,我个人认为是很优秀的。”

王俊凯抬了抬手:“继续。”

比起优点,王俊凯更希望听到易烊千玺指出他故事里的缺点。

“这个故事在架构上没有什么大的缺点。不过,还是有几个小缺点,影响读者体验。

第一,故事的前半部分过于沉闷。当然,这也有利有弊。弊在于会流失一部分潜在读者,因为他们在看到故事的前半部分时,觉得无聊,就失去了继续阅读下去的动力。但我知道有些作者,他们会故意将书籍的前几章写得晦涩难懂,以此过滤掉一些没有耐心的读者。可是,站在我个人的立场,我认为小说的基本原则之一就是要引起读者的兴趣。从这点来说,《孤独星球》的前半部分从阅读体验来说,是不及格的。”

王俊凯只是眉毛挑动了一下,就压下了反驳易烊千玺的情绪。

在王俊凯心里,科幻的内核与逻辑,比感情和可看性更重要。但易烊千玺指出的缺点,王俊凯也无法反驳。作为一名作家,一方面做得好,不能成为另一方面做得差的借口。差就是差。

“第二,在故事的后半部分,情节跌宕起伏,转折点非常多。要将整个故事顺下来不容易。我说过,从大的故事线上来说,这个故事架构是完全可行的,但在细节处理上和人物心理变化上,处理得还不够细腻。简单地总结,让孤独的人看《孤独星球》,他不能感受到空无一人的寒冷;让沧桑的人看《孤独星球》,他也不能感受到沧海桑田的变迁。

当然,我也在自省,什么原因导致了你细节处理的退步。我想,是因为每个故事,我所给的构思加叙述时间都是24小时。故事越宏大,势必导致细节描写精度的降低。”

王俊凯听完易烊千玺的意见,重新躺回了铁床。

累。真的累。

讲故事真是体力活。

讲完《孤独星球》王俊凯真有点体力不支。

“我也必须坦白,缺乏锻炼,让我的身体机能有所下降,连思维效率也有所降低。”

易烊千玺扫视着眉眼微阖的王俊凯。

睫毛下的黑眼圈清晰可见。

只有七天。只需要讲七个故事。易烊千玺在心底说着。忍一下吧。

 

王俊凯不说话了,易烊千玺站起身来,在房间里走动了一下。

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王俊凯已经呵欠连连,可易烊千玺却保持着完全的清醒。

易烊千玺走到房间西北角,想将放在那里的画板拿过来,指尖触到画板,却是停了下来。思考片刻,折返到王俊凯床前。

 “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王俊凯缓缓睁开眼睛,懒懒地看着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目光灼灼,王俊凯便强行打起精神:“问吧。”

“你在《孤独星球》末尾,写了一个签售会的情节。”

“嗯……”

“你能记得你每一场签售会的情况?”

王俊凯嗤笑了一声:“怎么可能记得?你把我当什么了?过目不忘的天才?”

 “那有没有特别难忘的签售会?” 

王俊凯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想起了那次签售会。

他睡着了,他听到有人在叫他。那个人的声音像天使一般动听。可是当王俊凯闻声醒来,眼前空无一人。

王俊凯不知道那是梦,还是现实。

那种介于梦与现实的感觉,实在太奇妙了。

可是,这种奇妙的感觉,只有当事人自己才能知道。一旦将它公之于众,就会立马失去它的韵味。


于是王俊凯抬起头,对易烊千玺笑了笑,像个孩子般任性:“不告诉你。”

易烊千玺冷着一张扑克脸,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地盯了王俊凯几秒钟,转过身,离开王俊凯,走到西北角,坐下,埋头继续画那幅王俊凯看不懂的建筑素描图。

“哟,还有时间画素描呢?故事想好了没?”

“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易烊千玺背对着王俊凯,声音依旧冷冷的。

“你可要加油啊。上次的《乌云镇》我对你的评价可是很高。这次的故事应该不会让我失望吧。”

易烊千玺一边精准地描线,一边随意地回答王俊凯:“只要在细节上多加注意,赢过你问题不大。”

“这么自信?”王俊凯将被子拉到脸边,声音变得瓮声瓮气,“那我就睡一觉,睡醒了就可以听你讲故事了。”

易烊千玺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安静了一会儿,房间里想起易烊千玺微小的一声。

“睡吧。”


缩在被子里的王俊凯,听到易烊千玺的声音,突然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宠溺。

宠溺?

在被子里深呼吸了两大口,王俊凯摇了摇头。

果然,关久了的人质不知不觉就会患上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啊。

 

——tbc

 

评论(62)
热度(333)
  1. 今天小仙子更文了吗小仙子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的表白我要每天品100遍!!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