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3.6>

#王俊凯的第二个故事

3.6 孤独星球(6)

没有月亮的夜,天空黑得像深渊。

千智赫拿着探照灯,在B612星球上找寻Karry。

寻人,是个耐心活,谁都不知道Karry跑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找寻到Karry需要多久。

所幸,对于千智赫来说,时间是无穷无尽的。

“珍惜时间”、“把握现在”之类的警示格言,在千智赫这里并不成立。

不,他并不是时间的富翁。

他就是时间本身。

 

三个小时后,千智赫在飞船旁边的空地上,找到了坐在一块石头上,双手抱膝抬头看天的Karry。

天空并没有景色。

亿万年宇宙投影到Karry的眼睛里,也只是黯淡的星辉。

 

“外面太冷了,回去吧。”

千智赫站在离Karry一米远的地方,劝慰得小心翼翼,却也苦口婆心。

Karry转过脸,表情淡漠地看着千智赫。

“在我没想清楚所有事情之前,我是不会回去的。”

“可是B612晚上的温度会降到-100度。回去吧,你会冻伤的。”

“回去?”Karry冷笑了一下,“回哪里?”

“回基地啊。”

“那是你的基地,不是我的。”Karry收回目光,继续看向深渊一般的天空。

千智赫刚想反驳,那是供所有星际旅人休息的基地,Karry突然说道——

“我只想回到我的家——我的星球。”

千智赫沉默了。

半晌,他才抬起头,目光投向Karry,缓缓开口:“你不是自诩为星际开拓者吗?你不是崇拜哥伦布吗?当你踏上征途,就不要再想着回到原处。”

这句话似乎触到了Karry的逆鳞。他腾地站了起来,走到千智赫面前,愤慨地说着:“我是星际开拓者,我更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

面对着Karry的质疑,千智赫直视着Karry,淡淡地说道:“你回不去了。”

“我必须回去。”

“不,你回不去的。”

 

千智赫的语气像深秋的湖水一样平静,可这在归家心切的Karry看来,是一种不怒自威的挑衅。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Karry从背后摸出手枪,抵在千智赫额头上。

“你必须送我回去。没得选择。”

触到那冰冷的手枪,千智赫先是一惊,但很快恢复了平静。

每艘飞船上都有防卫和进攻的武器,以防星际旅行者在太空中遭遇来自其他文明的袭击。可是千智赫万万没想到,武器会用在他头上。

千智赫一直以为,Karry冲出基地跑到外面,是意气用事。

根本不是。他分明是去飞船取了手枪,变被动为主动。

而自己还怕他冻着冷着,手里还拿着想给Karry穿上的外套。

自己才是意气用事。

这一刻,千智赫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意气用事”。

他也读懂了《罗密欧与朱丽叶》,他更感觉有一种强烈的情绪攫获了他的心脏,让他不能呼吸。

那种情绪,叫难过。

“如果我不配合,你真要杀了我?”

“我要回家。”Karry语气坚决。

“我终究只是你的一件物品,你对我连半分感情也没有。”

 

跑马灯微弱的光线里,Karry看到千智赫的头垂下来,浅褐色的眸子盛满了无法掩盖的悲伤。

看着千智赫的眼神,Karry的心突然停滞了一下。

若是平时,面对着悲伤的千智赫,Karry怕是早已缴械投降,他会捧着千智赫的脸,为他擦去眼角的泪水,说个笑话哄他开心,直到千智赫露出微笑,才会觉得心安。

可现在,Karry不能。

他可以对千智赫不舍,但是他不能容忍千智赫利用自己对千智赫的感情,影响他的判断,左右他的去留。

 

“现在,我问你答。”Karry咬了咬牙,“你根本不是星际维修工对吗?”

千智赫的眼眸里呈现出一抹微不可见的颓然:“不是。”

“我猜的没错……”Karry换了个手,继续举着枪,口中喃喃自语,“你是自然组织的人……对不对?”

自然组织是地球上的一个小众团体。他们崇尚自然,反对科技,对于星际拓荒与星际开拓者同样恨屋及乌。尤其是Karry这般完美完成了七次星际任务的大明星而言,更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如果千智赫是自然组织的人,那他的所有行为都变得合理了——将Karry困在B612,拖延他,让他完不成任务。

“我不是自然组织的人。”

“呵。”Karry冷笑一声,“你当然不会承认了。”

Karry往后退了几步,一步步地退到飞船机舱门边。

“你阻止不了我的。我现在就要离开。”

千智赫抬起头,看着Karry就要登上飞船扬长而去,喊道:“Karry,太阳帆损耗了90%,你的飞船如果在行进途中没有了动力,将会无法降落在任何星球,变成一个漂浮在太空的坟墓的!”

“我的死活,不用你管。”Karry冷冷说着,“如果我死了,你更好交差了。”

将手枪收起来,准备登舱起飞。

千智赫沉默了片刻,突然对着Karry喊道:“Karry先生。”

千智赫又恢复了对他礼貌的称呼。这让Karry觉得奇怪,回过头来。

 

尽管隔着5米的距离,尽管星光十分黯淡,可是看到眼前的景象,仍是让Karry心头一震。

 

千智赫拉开上衣,露出胸膛。然后,掀开了胸腔最中央的皮肤。

银白色的机械之心,闪闪发光。

“现在,你相信,我不是自然组织的人了吧。”

Karry惊愕了足足5秒,才关了舱门,走下来,来到千智赫面前。

“你是……机器人。”

千智赫的语气又重归平静。平静得让Karry看不到他刚刚的担忧。

“是,我是AI.”

“为什么……”

Karry现在脑子很乱。他有许多问题想要问千智赫。

为什么他是个AI,却居住在离地球二十光年的B612。创造他的人是谁。他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他要阻止自己回到地球。

所有的问题纠结在一起,反倒是让Karry无从问起了。

千智赫从Karry的眼睛里读到了茫然和困惑,想了想,说道:“我们回基地,我慢慢告诉你。——所有事情都告诉你。”

Karry站在原地踌躇着。

“放心,我不会害你。”见Karry还在犹豫,千智赫补了一句,“要是我有害你之心,你早就死了一百次了。”

听到这句话,Karry抬起头,就看到千智赫已经转过身,朝基地走。

Karry也跟上了千智赫的脚步。

 

基地的温暖驱散了两人身上的寒气。

一杯咖啡下肚,Karry被冻结的思维也渐渐回暖。

“为什么阻止我回到地球?”

千智赫喝咖啡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思虑片刻,放下咖啡杯。

“我给你讲个故事。”

Karry眉头微微挑了一下。他没想到千智赫作为一个AI,居然有这么有趣的表达方式。

“嗯。”Karry摆出洗耳恭听的姿势。

 

“1998000年,被称为星际元年。这一年,地球向外太空发出了自己的‘邀请函’。那是一个小小的无人飞船,飞船上载着人类的语言破译方程式、音乐、绘画。那一年,所有的地球人心中都怀揣着一个伟大的梦想——有一天能与其他智慧文明相见。当那一天到来,人类将热泪盈眶——在茫茫的、黑暗的、沉寂的、广袤无垠的宇宙里,我们并不孤独。

1998917年,‘邀请函’号飞船第一次探测到了地外文明的存在。据说,那个离地球100万光年的星球上居住着硅基生命体,他们是半固体半液体形态,铺满着星球表面,每个生命体可以和其他生命体融合成一体,形成一个新的生命体。消息传到地球,人类世界沸腾了。他们像是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兄弟,憧憬着与硅基星球相识。

1998953年,更令人振奋的消息传来了。在地球与硅基星球间,居然存在着一个位置完美的虫洞。通过虫洞,两者之间的跃迁距离仅为50.14光年。这是怎样一种概念啊,也就是居住在地球上的大部分人类,都有机会在自己的有生之年里登上硅基星球,见证另一个智慧的物种!

1999107年,经过50多年的航行,第一批人类终于登上了硅基星球。人类像崇拜神明一样,对硅基生命顶礼膜拜。他们抚摸着硅基生命的表层,对硅基生命唱着一首首美妙而动听的歌谣。而这些硅基生命,没有表现出喜悦,也没有表现出拒绝。他们就像放在星球表面的岩石一般,对于外来生物的到来表现得十分平静。人类社会对此表示理解,说两种文明需要时间彼此适应与慢慢建立联系。

然而,武断地与其他文明接触的后果是难以预料的。1999141年,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地球遭受了硅基文明的超远距离光束打击,整个地球被震成了尘埃。别说地球人类完全灭亡,连地球的尸体也不复存在。

人类的种子只保存在了在外太空航行的十四艘飞船里。

后来,飞船里有人破译了当时与硅基文明接触时,硅基文明的只言片语。

‘哦,这些该死的虫子从哪里来的?’

‘他们踩在了我的身上,让我流动的阻力变大了。’

‘他们还在我们星球上喋喋不休。’(人类尝试着与硅基生物沟通。)

‘真是令人讨厌的虫子。似乎那只虫子身上携带着坐标信息?’

‘“哦,是的。他们自报家门,是拉尼亚凯亚超星系团室女超星系团银河系猎户座旋臂太阳系地月系地球。’

‘哦,我并不关心他们家园的名字。我只关心,那些虫子对太空发射的信息里,有三维图和脉冲星吗?’

‘有呢。坐标信息里的脉冲星有14颗之多。’

‘哦,愚蠢的虫子。实在是愚蠢至极。’

‘毁灭吗?’

‘在他们还没有暴露我们星球的坐标前,快点毁灭吧。’”

 

听到这里,Karry的瞳孔闪烁出惊讶的光芒。

“不……不……”

是在讲故事,对不对?Karry努力安慰着自己。地球灭亡?怎么可能?

“你只是在讲故事,对吗?”

 

千智赫淡淡地看了Karry一眼。

他知道,Karry无法接受自己的家园遭到毁灭的事实。千智赫没有过Karry的经历,他一直是孤独的,自然也无法体会Karry失去所有同类的悲伤。

良久,Karry突然抓住千智赫的肩膀,像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那除了地球上的人类呢?还有没有回家的星际旅行者对不对?他们还活着对不对?”

千智赫见状,继续说道:“地球毁灭时,太空里还飘着十四艘飞船。当消息陆陆续续地传给飞船,有四艘飞船选择降落在已经变成星云的地球尘埃中央,然后旅行者们采用了安乐死,与地球一起死亡了。九艘飞船没有选择回来,而是在茫茫宇宙里寻找一个与地球类似的星球,能接纳这些无家可归的人儿。然而,终其一生,他们也没有找到落脚点,飞船的能量慢慢耗尽,飞船里的宇航员也因为宇宙的极低温度而冻死。而你……”

千智赫看着Karry的眼睛,在他的注视下,缓缓说道:“你选择了休眠,并关闭了飞船所有能量装置,只留下非常微弱的无线电探测设备,以便在找到合适星球时,能够将你唤醒。

我无法断定,您是幸运或者不幸。总之,您飘到了B612,活了下来。”

“也就是说……我是整个宇宙里,最后一个人类。”Karry说这话时,眼神都呆滞了。无法聚焦的瞳孔,像是夜风吹拂下被打散了月光的海面。

 

良久,Karry才从呆滞里回过神来。

看到千智赫,Karry心底突然油然而生一种感激。

他感激千智赫的出现,虽然千智赫不是人类,但至少让Karry觉得,还有人陪自己聊天。

还有人陪自己存活着。

 

“你呢?”

千智赫对于Karry的提问有些疑惑:“我?”

Karry意识到自己的提问对于一个思维清晰的AI来说是多么含糊不清,于是补充道:“我想问的是,谁创造了你。如果是人类创造了你,那宇航局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消息——在距离地球20光年的地方,有一颗与地球相似的行星。”

“宇航局不会知道这个消息。因为我诞生的时候,宇航局已经没有了。”

“你诞生在地球毁灭之后?”Karry皱着眉头,脑子里高速运转,突然明白,“创造你的人,是我。”

千智赫在心中感叹了一句,对啊,是你啊,我的Karry先生。我的神,我的上帝,我等待了几万年才归来的你。

Karry从上到下扫视了一番千智赫。

自己在创造千智赫的时候,应该用了许多的感情吧。

身材,眉眼,气质,都无比符合自己的审美。让自己哪怕只是看着他,就没来由地喜欢。

“但是我不记得创造你的过程了。让我想想——应该是我自己清除了从第七次航行到重新降落到B612之间的记忆。”

“Karry先生,您还是那么聪明。”

“所以航海日志上的纸张,也是我撕掉的。”

“是的。”

 

Karry苦笑了一下:“能不能帮我复述一下我记忆空白期间发生的事情。”

“好的。”

一杯咖啡冷了,千智赫又重新冲了一杯,回到沙发。

Karry看到千智赫的动作,有点好奇:“千智赫,你能感受到咖啡的香醇吗?”

千智赫想了想,摇头:“其实……不太能。”

“那为什么……”Karry指了指千智赫的咖啡杯。

Karry不知道,经过漫长时间学习的千智赫,早已经拥有了人类的基本情感。此刻他有些害羞,因为他不想承认,他虽然感受不到咖啡的香醇,但Karry一直有喝咖啡的习惯,千智赫每次喝咖啡的时候,那将暖暖咖啡捧在手心的感觉,就像Karry怀抱着他。

Karry更不会知道,千智赫已经学会了撒个无关紧要的小谎:“为了跟人类更加相似。”

“哦……”Karry一副了解的神情。

 

回归正题,千智赫继续叙述。

“1999154年,你完成了开普勒星球巡航,准备返航回到地球。在距离地球5光年的位置,你收到了来自地球的信息,地球已经于1999141年毁灭。听到这个消息,你开启了休眠系统,关闭了飞船动力,在太空里漂浮了几千万年,最后来到了B612。”

“B612不是距离地球只有20光年吗?”Karry提出疑问。

“那只是你在基地电脑里假设的距离。事实上,B612距离地球200万光年。”

“所以……在那个虚构的航海日记里,我写的是开普勒星球超新星爆发。其实不是,是地球灭亡。”

“是的。” 

“后来呢?找到了B612星球后,我做了什么?我猜我一定颓废了很长一段时间吧。”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情绪很颓废。你没有记录。但是,来到B612的第一天,你在一块岩石上坐了6小时零7分31秒。我猜想,你应该很颓废。”

Karry笑了一下。不知为何,Karry觉得千智赫的表述方式,严谨中带着一份莫名的可爱。

“嗯,当时我应该是挺颓废的。然后呢?我想如果我一直坐在那颗岩石上思考人生,夜幕降临我就冷死了吧。”

“没有。您没有一直坐在岩石上。6小时零7分31秒后,您返回了飞船,吃了一片面包。”

“好的开始。”

“居住在B612的第一年,你几乎大部分时间待在飞船上,靠飞船上的食物果腹,靠飞船的格温层保暖。

第二年,你在B612的空地上铺设了太阳能薄膜,薄膜不仅能收集太阳能,用作能量补给,还能收集雨水。

你用仪器分析了B612的空气、土壤和气候,惊喜地发现B612的土壤和空气跟地球很相近。不过B612昼夜温差大,白天和晚上的温度相差了300多度。但是这难不倒你。你用太阳能薄膜搭建了一个温室,春天播种,那一年的秋天你就吃上了新鲜的土豆。后来,你种了草莓、西红柿、西蓝花、玉米……已经能在B612存活下来。

后来,你觉得一直居住在飞船也不是个办法。你想要建造一个房子。

于是,你用了5年时间,建造了基地。

你还将你飞船里的DVD和古董书籍搬到基地里垒起来,装点成卧室读书角。”

“然后,我创造了你?”

千智赫摇摇头。

“不是吗?”

“你是创造了我,但并不是在这之后。因为在我之前,您还创造了6个AI.”

“六个!”Karry扫视了一圈基地,“其他六个AI去了哪里?”

千智赫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用平稳的语调继续给Karry说故事。

“搭建基地之后的一年,您什么也没做。你只是每天黄昏时,走出基地,坐在基地旁的石头上,看着太阳一点点地下沉。

我想,夕阳西沉,你看着你和你的影子,一定是感受到了寂寞。于是,在B612的第九年,你创造了AI一代。那时候你的想法很简单,只需要一个陪你说话的工具。AI一代甚至连名字也没有,也不是人类的造型。他的身体是圆筒状,圆筒下面安装着三个轮子,你走到哪里,他陪到哪里。

很快,你就厌倦了AI一代枯燥刻板的对话方式。你在AI二代的芯片中加入了深度学习算法,这样名叫笛卡尔的AI二代,不仅有了人类的外形,还可以偶尔冒出一两句经过学习之后的非预先编程语言。

笛卡尔跟着你走过了两年的时光。通过深度学习,笛卡尔了解了你的生活方式,兴趣爱好,甚至还会在你心情低落的时候主动找你聊天。可是你还是觉得笛卡尔与你的沟通并不是你所希望的那样,朋友之间的交流。你意识到,这是因为在设定笛卡尔自主权限时,你设定的是对创造者的绝对忠诚与保护。没有了矛盾,没有了吵闹,只有发号施令与服从命令,当然不是一段平等的朋友关系。

之后,你创造了AI三代、四代、五代、六代。他们分别叫做苏格拉底、柏拉图、康德、波伏娃。他们每一个都是上一个的进阶版,拥有着更加逼真的人类外表,于此同时自主权限也在不断提高。值得一提的是,AI六代的外形与功能已经与我没有了什么不同,甚至我觉得,她比我还要更完美一些。她是个蓝眼睛黑头发的女子,个性温柔。

“蓝眼睛黑头发……”Karry眼眸中闪过一丝忧伤。他想起了变成玫瑰星云的Eureka。

“可是,波伏娃也没有逃脱跟前五代一样的命运。她还是被销毁了。”

“被……我?”

千智赫点点头。

“为什么……”

“那时候,你已经掌握了记忆消除的技术。你回到B612,只想着过‘普通人’的生活。在那个你设定的世界里,地球还是存在的,人类是没有灭亡的。波伏娃也只是个从地球过来的维修工。可是……你最终还是发现了,她是机器人。”

“怎么发现的?”

“随着权限的开放,波伏娃其实已经足够自由了。但你在她的预设程序里,还是写明了两条:一是不能告诉你关于地球毁灭的事实。二是不能让你做任何对你会造成严重伤害的事情。这两条基本定理听起来无伤大雅。但有一天,你问波伏娃你能否驾驶飞船回到地球。波伏娃就死了。”

“死?”

Karry有些不明白。自己并没有损坏波伏娃的线路,或者破坏波伏娃的身体构造。怎么就死了?

顷刻,Karry想通了。

是死循环。

如果波伏娃回答可以,那么Karry就会驾驶着飞船飞向地球,那无异于自寻死路。违反第二定理。

如果波伏娃回答不可以,那追问之下,Karry就会明白地球已经灭亡的事实。违反第一定理。

在这个问题下,不管如何回答,都无法同时满足两条基本定理。

在无解的情况下,波伏娃的程序陷入死循环,无法跳出,最终耗尽了电池,变成了一堆废铁。

Karry只能将波伏娃拆解,成为制造其他机械的原材料。

 

“之后,我就创造了你?”

“是的。

波伏娃死后,你已经近乎崩溃。

你甚至吞下了几百颗安眠药,躺在客厅沙发上,想要结束宇宙里最后一个人类的生命。

70个小时之后,你醒了。

你透过透明的穹顶,看着天上的星星,意识到你与波伏娃的区别。

思想上,你是绝对自由的。

而波伏娃,尽管你给了她至高的权限,却还是设置了两条基本定律。因为这两条基本定律的存在,她将永远匍匐在你脚下,做你的奴隶,而不是站起身来,平视你的眼睛。

最后,你创造了我。这一次,你把所有限制都去掉了。你在我的程序里,设定的权限是绝对的自由。

你把我放在基地的沙发里,只给予了我3岁的初始智商。你让中央大脑Gibran教我知识,让我像人类的孩子一样自由的学习、成长。你让Giran教我人类的善良与创造,同时也不排除人类的虚伪和自私。

‘那些所有的所有,才构成了千姿百态的人类社会。’你这样对Gibran说。”

Karry有些错愕。

“所有的一切,你都是听Gibran说的?包括地球的覆灭,前六个AI的销毁?”

“不,Gibran只教会我最基本的知识。关于飞船,关于在外太空飞行的你,关于那前六个AI的事情,都是我经过分析和推理得出的。别忘了,在创造我之前,你也删除了关于你存在在B612和你创造了六个AI的记录。”

Karry原本想感慨“你好聪明啊”,想了想,觉得不妥,于是改口:“你的智力发展远远超越了我的想象。”

“智力发展是几何叠加的。你给予我的时间又那么充足——从你创造我,到你再次回到B612,你休眠了整整一万年。这一万年里,我还有Gibran的帮助,就算是草履虫,也该进化成人了。”

Karry笑了一声,可笑过之后,眉头又微蹙起来:“那这一万年里,你做了什么?”

“在前三千年,我的智商刚刚形成,迫切而热烈地学习着各种知识。B612所有的一切都让我兴奋。无论是黄沙,还是岩土;无论是清晨的阳光,还是黑夜的星图。学完了科学知识,我开始学习人文知识,虽然看不懂,但也觉得很神奇,每天读着诗歌,看着电影,也觉得挺有意思。

从第五千年开始,我开始自己创造一些事物。比如合成了一些食物,在基地建筑里加上了仿生元素。从基地外挖了土,加入微量元素配比成地球的土壤,种上了玫瑰花。便又这样度过了三千年年的时光。

最后两千年,我突然强烈地发现,我想见你。”

 

Karry心跳漏了一拍。他转过脸,用讶异的眼神看着千智赫,似乎并不相信这句话出自一个机器人之口:“想见我?”

“是的。想见你。”

“我不懂。”

“我也不懂。于是我问了Gibran。Gibran说他也不知道。”千智赫将下巴抵在膝盖上,眼皮微垂,长长的睫毛轻轻地颤动,继续说着,“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来,我知道你总有一天会要再次降落的。于是我看着日落,等着玫瑰花盛开,也等待着你的到来。我虽已熟悉你的名字,却不曾见过你的模样。

第一万零一年,你来了。

重逢时,我便觉得,一万年的等待是值得的。”

 

Karry抬起头,看向千智赫。

千智赫也看着他,浅褐色的眼眸里深情闪耀,像秋日阳光下金色的麦浪。

Karry有些疑惑了。

他喜欢那双浅褐色的眼睛。可Karry明白,千智赫的眼眸再深情,目光再炽热,他也只是AI,自己不用自作多情,庸人自扰。

他错开了千智赫炽热的目光。


夜已深,头顶星辉闪烁,可Karry却了无睡意。

千智赫也明白,换成任何人在今天知道这一系列的事实,都会心情复杂,难以入眠吧。

于是,千智赫也不勉强Karry,他将两人的咖啡杯洗干净,给Karry倒了一杯有助睡眠的牛奶,说道:“Karry先生,那……我先去休息了。”

Karry轻轻点了点头。

 

在沙发上呆坐了半个小时,牛奶都凉了,Karry还是思路凌乱。

Gibran提醒他:“Karry先生,您该睡觉了。”

没想到的是,Karry突然问了Gibran一个奇怪的问题:“机器人可能爱上人类吗?”

Gibran的反应十分迅速,回答也十分精准:“这取决于机器人的智商和情感发展水平。”

“千智赫那种呢?”

哪知道,一向刻板的Gibran却是给Karry开了个小玩笑:“那你得问千智赫。”

得不到想知道的答案,Karry不满地嘀咕:“Gibran,你怎么跟人类一样,学会忽悠了。”

Gibran发出“哈哈哈”三个音节,说道:“忽悠是人类一门高深的智慧。”

“行吧……”Karry扶了扶额头,“那……人类可以爱上机器人吗?”

Gibran回答得依旧迅速:“当然。”

“不,我不是询问人类是否有爱上机器人的能力。”Karry想了想,很认真地问,“我的意思是,人类可以爱上自己创造的机器人吗?不会有悖伦理规则吗?”

这一次,Gibran停顿了足足五秒,之后,他的声音在大厅响起:“Karry先生,您是说您爱上了千智赫?”

Karry没想到Gibran如此智能,轻易就识破了自己的掩饰,脸红之余,继续问Gibran:“可以吗?”

这一次,Gibran不再调戏Karry,而是又回到了常规模式:“当然。”

“可是……我创造了千智赫。从人类社会的规则来说,我算是千智赫的父亲。”

“Karry先生。你是创造了1万年前的千智赫。而他现在,早就不是1万年前的他了。他一直在学习,成长。说到‘父亲’这个词汇,我知道你们人类有两种含义。一种是他遗传了你的DNA,你们人类把这种父亲叫做‘生父’。显然,您不是千智赫的生父。第二种,你抚养他长大。你们人类把这种父亲叫做‘养父’。显然,除了最初创造千智赫的那一年,剩下的一万年里,千智赫都是在自我学习,自我成长。如果千智赫一定要有一位父亲的话,我觉得我应该比您更适合称之为千智赫的父亲。”

“哦……”Karry嘴角出现难得的轻松,“那就好。”

“Karry先生,您爱千智赫?”

在Gibran的追问下,Karry回忆起了“第一次”遇见千智赫时,他那让整个B612都变得美好的笑容。

以及一起看电影时,他睡在自己怀里时自己那砰砰跳动的心脏。

“我想,我是爱他的。”

“恕我直言。”Gibran说道,“千智赫也是爱你的。我能从他的眼眸里,看到对你的喜欢、眷念、崇拜与深情。所以,Karry先生,您为什么不向他表白呢?”

“正因如此,我无法开口。”

Gibran沉默了一下,说道:“我不懂。”

Karry淡淡地笑了一下。

纠结和顾虑,大概是人类才有的常见情绪吧。连自己也无法免俗。

“因为我知道那是爱,可千智赫呢?我见过玫瑰,见过桔梗,见过风信子。于是我清楚知道,我喜欢玫瑰。可是千智赫只见过玫瑰,该如何确定,他喜欢还是不喜欢玫瑰?也许他以为他喜欢着玫瑰,但当他看见了桔梗,看见了风信子,也许他喜欢的花朵并不是玫瑰。”

“你是怕千智赫对你并不是爱,只是因为你占据了他的所有世界,他从来都没有其他选择。”

Karry点点头。

Gibran打了个呵欠,大厅的灯光开始缓缓熄灭:“哎……人类真是复杂的生物。还好我只是个电脑。我困了,睡了。”

Karry浅笑:“Gibran,你是电脑,电脑不会困的。”

Gibran的声音越来越小:“就不能让我偷个小懒?电脑也需要休息的好吗?”

灯光全暗,Karry看了一眼千智赫的卧室,说了声晚安,缩进沙发,拉上毛毯。

 

————————————

“好了,我的故事说完了。”王俊凯偷偷瞟了一眼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一点儿上当受骗的表情都没有,直接拆穿王俊凯:“与其说故事结束,倒不如说,你的故事才刚刚展开,接下来会看到一幅宇宙星图。”

“对我这么有信心?”王俊凯盯着双目为垂的易烊千玺,狡黠地笑着,“万一我讲故事就是这水平,没有之后了呢?”

“那你就不会受邀参加此次推理小说颁奖礼。”易烊千玺挑了一下眉毛,淡淡回应王俊凯,“也就不会被我扣在这里,陪我讲七个推理故事。”

“你知道吗?”王俊凯直视着易烊千玺,说着,“有时候你应该学一学我故事里的Gibran,揣着明白装糊涂。”

“是么?”易烊千玺想也没想就反驳他,“那你也应该学一学你文中的Karry,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哦?”王俊凯从床上直起身来,凑近易烊千玺的眼睛,问道,“比如说哪句话?”

又凑近一公分,王俊凯一双桃花眼水波潋滟:“我爱你?”

易烊千玺身子往后一退。

触到王俊凯戏谑的眼神,易烊千玺有些慌乱,进而这种慌乱变成了局势不受控制的不悦。

“咔”的一声,王俊凯的手腕被易烊千玺拷在了铁床靠背上。

王俊凯顿时就泄气了。

没想到易烊千玺脾气这么大。

“你这样会影响我的心情,导致我灵感的衰竭。”王俊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是吗?”易烊千玺不以为然,“我曾经听说您王俊凯作家在从北京飞内罗毕遭遇强气流的情况下还完成了一篇优秀的推理作品。据当时的旅客回忆,其他人都已经在飞机上写遗言了,你还在飞机上写小说。”

“写字而已,谁不会。”

“但那篇名为《时空裂缝》的小说还为你赢得了一座梅菲斯特奖杯。逻辑缜密,语言优美。尤其小说最后的三行排比精美绝伦,叹为观止。如果不是目击者描述,根本没人能想到那是慌乱之中写成的作品。”

王俊凯脸上的戏谑淡去,眉间多了一丝好奇。

易烊千玺,你到底是谁,为何对我如此了解。

“你想了解我,还没到时候。”易烊千玺却好似能读懂王俊凯想法似的,扫了一眼王俊凯,“到我说故事时,你能从我的故事里,读到我内心的想法。

当然,如果你想听我的故事,你先得要完成你的故事。”

王俊凯凝视片刻,抿了一口水:“我继续。”

 

——tbc

 

评论(39)
热度(222)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