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二十四)

(二十四)完整剧情

如果说,周六早上的阳光都带着像华夫饼一样松软甜美的味道,那这次的周末,王俊凯和易烊千玺更是有一种死里逃生后享受生活的愉悦。

易烊千玺坐在客厅米白色的沙发上,将U盘插入电视机卡槽,按下遥控器。

王俊凯穿着橘色的条纹衫,白色的睡裤,睡眼惺忪地从卧室里走出来,头发乱糟糟地顶在头上,张嘴打着呵欠。

余光瞥到已经早起多时梳洗完毕穿戴整齐的易烊千玺,王俊凯眉眼弯弯,笑出虎牙:“早啊千玺。”

“早。”

“在看什么呢。”王俊凯走到洗脸台,将牙膏挤到牙刷上。

“《Rescue Her》的回看。”

“啥?”

王俊凯牙还没刷完就冲回了客厅,说话之间还吐出了几个牙膏泡泡:“还有这东西?”

“嗯。”易烊千玺将U盘里的视频按下暂停,画面定格在片头,侧过脸跟王俊凯解释,“那天训练课结束后,你喊着肚子好饿就跑走了,Athuer老师只好将U盘交给我,说这是赢得游戏之后的奖励——赢得游戏的每个组都会得到一个U盘,U盘里的视频是我们在游戏里的完整回顾。让游戏胜利者回看游戏是很有意义的,跳出游戏,通过旁观者的角度再一次重温游戏,会让我们找到许多之前忽略了的细节,也可以让我们在之后的游戏里汲取经验,扬长补短。”

“居然还有回……回看,简直……嗯……太棒了。”王俊凯嘴里含着牙膏沫,吐词含混不清。

几片牙膏沫掉在了易烊千玺领口。

令易烊千玺自己感到意外的是,他并不生气。

轻轻用指尖拂去领口的牙膏沫,易烊千玺的语气轻缓而温柔:“快去刷完牙。”

“好!”王俊凯对易烊千玺笑着,折回洗脸台。

怎么回事?易烊千玺在心里自问。

什么时候,对王俊凯已经如此纵容了?

不讨厌与他的肢体接触,不讨厌他每天叽叽喳喳的声音,甚至已经不讨厌他清晨刷牙时溅过来的牙膏泡沫。

——是因为《Rescue Her》游戏里最后一次战役相依为命所遗留的情愫吧?

易烊千玺这样说服自己。


王俊凯漱完口,简简单单洗了个脸,抓了两把头发,就笑嘻嘻地跳上了沙发,抓了个抱枕,大长腿放松地蜷进沙发里,左肩挨着易烊千玺,身体不自觉地向易烊千玺倾斜:“我好了,一起看视频吧。”

易烊千玺下意识地往左躲,可王俊凯就自然而然地往易烊千玺身上靠。易烊千玺发现自己不管朝哪个方向躲王俊凯都有本事把自己拉成一个没有主心骨的面条往他身上挂,叹了口气,将左手撑在沙发上,让王俊凯靠得舒服些。

——初秋早上有点冷,两个人靠在一起比较暖和。

易烊千玺在心里解释。

他侧头看了一眼王俊凯,王俊凯已经抱着枕头,下巴枕着膝盖,满脸希冀地看着电视屏幕了。

“这样子,怎么看怎么也想不到你野兽形态时是那么霸气外露啊。”易烊千玺盯着王俊凯侧面那小巧而精致的鼻尖,偷偷笑着,内心嘀咕,“哪里像是老虎,分明是一只奶猫。”

王俊凯等了几秒等不到视频开始,用胳膊肘捅了捅易烊千玺:“点播放啊。”

易烊千玺有点留恋地收回目光,望向电视机,按下播放键。


1905年,英国伦敦。

偌大的别墅里人生鼎沸。身着华服的男男女女热情交谈。

画面的正中央,一位妙龄少女坐在远离喧嚣地地方,眉眼低垂。

“哦,我亲爱的Anna,你怎么在这儿?”

一位40岁左右的妇人走了过来,跟Anna相似的容颜,只不过带了一些时光的沧桑。

Anna抬起头来。

一双深蓝色的眼睛如宝石一般明亮,雪白的肌肤向天使一样纯净。她开口,声音也如夜莺般婉转。

“妈妈,我不喜欢那些人。”

“可这是为你办的生日Party。他们可都是为了你而来的。你看,连爱德华王子也来了!”

Anna偷偷看了一眼那大厅里被人簇拥着的英国王室的第一继承人,爱德华王子,他正大声与人交谈,讲到兴奋处,唾沫横飞。

“妈妈……我不喜欢他。”Anna摇了摇头。

“哎哟,我亲爱的小女儿。”妇人语重心长地劝着,“嫁给爱德华王子,成为英国王妃,是多么荣耀的事情!”

“我不想嫁给爱德华王子。我只想找个我爱,并且爱我的男人。”Anna坚持着。

“行吧行吧,我的小甜心。”妇人拉起Anna的手,“喜欢或不喜欢,总归向宾客们打声招呼去吧。他们不远千里,来到华威城堡,怎么说也是一份心意啊。”

Anna听完母亲的陈述,也觉得于情于理应该见一见客人,便随母亲来到大厅中央。

美丽的Anna一出现在聚光灯下,大厅里就响起了一阵啧啧的感叹声。

众人惊讶于Anna的美貌。一身白衣,不着浓妆,还是美得出类拔萃。

男人们骚动起来。

他们争先恐后地挤到这位绝色美人面前,七嘴八舌地介绍自己。

“Anna小姐,我是威廉康恩,迈克康恩将军的大儿子。您的美貌让整个英国熠熠生辉。”

“Anna小姐,您看看我,我是莱茵惠灵顿子爵,我的父亲乔治惠灵顿伯爵与您的父亲约瑟夫伯爵是世交……”

“Anna小姐,您是如此美丽,如此高贵,就像您庄园里盛放的红玫瑰。”

Anna被这些人赞美着,看他们俯身亲吻自己的手背,内心毫无波澜。


我需要爱,却不是这样虚假的、肤浅的、嘈杂的爱。

它应该是宁静的、深远的、如那涓涓流淌的泰晤士河。


那清流一般的钢琴声,从被人遗忘的角落传入Anna耳中。

琴声简单而舒缓,带着与气氛格格不入的慵懒,Anna甚至能听出演奏者的不屑。

穿过热闹的人群,越过闪耀的霓虹,Anna看见了坐在钢琴前弹奏《天鹅》的Randolph Belvedere Eaton。

Anna穿过人群,来到年轻的钢琴师身边。

他安静地弹着琴,并没有因为Anna的到来而停下演奏。

一曲终了, Eaton才站起身来,左手扶肩,朝Anna敬了一个礼:“Anna小姐,祝您生日快乐。”

Eaton抬头,神色淡定地看着Anna。Anna也看着他。

那是一张年轻而纯粹的脸庞。还没有学会奉迎与显摆。


两人没聊几句,Anna被母亲拖回大厅。

整个舞会,Anna都在偷看Eaton。

Eaton只是低着头,认真弹着钢琴。

只是偶尔,Anna出于礼节,与其他贵族公子们跳舞,挨得近了,就会听见Eaton的琴声里跳出一两个错误的音符。

Anna就咧着嘴偷笑,心里盛满了蜜糖。

舞会结束,众人向Anna献上礼物。

价值连城的珠宝、千金难寻的香水、从东方国度带来的精美瓷器。

Anna澹然地说着谢谢。

临到Eaton,Anna歪着头,对他伸出手。

Eaton将一朵白色的郁金香放在Anna手上。

“就这个?”Anna将双手将郁金香捧在胸前,嘴里却揶揄着。

“在我心里,Anna小姐就像这朵白色的郁金香一样。它无需镶嵌上名贵的珠宝,也不用放入精美的花瓶。它更不用喷上其他的香水,那样会破坏它本身的清新。它只要阳光,只要雨露。只需自由地盛开,也不怕盛放后的凋零。”

Anna明亮的眼神看着Eaton,好奇地问着:“可是,如果它凋零了呢?”

Eaton看向那朵郁金香,眼中带着柔情:“我会将它的花瓣,埋在它生长的土地上,永远记得,它盛开过的模样。”


当天晚上,当Anna说她想要嫁给Randolph Eaton时,遭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

“Anna,你疯了吗?Eaton家族已经没落了!那小子的爸爸,因为得罪了乔治五世国王,已经被砍头了!Randolph Eaton虽然空有一个伯爵的名头,可他什么也不是!”

“妈妈,我不在乎他是不是伯爵!”Anna争辩着。

“Anna,我的小女儿。”Anna的父亲约德尔侯爵劝说道,“Eaton家族的封地,远在英国最南端。我和你母亲,也舍不得你远嫁啊。”

“从英国最南端到这里也不过是半天的车程。爸爸,妈妈,我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而且,姐姐不就嫁在了伦敦城吗?她也会替我照顾你们的。”

“Anna,你别任性!”约德尔侯爵厉声说道。

“爸爸!难道作为约德尔家族的子女,我还不能挑选自己的丈夫吗?”

“你可以随意挑选你的丈夫,但是必须在我和你母亲为你挑选的范围内。”约德尔侯爵斩钉截铁。

“您根本不关心我的死活!”Anna生气地喊道,“您就是想让我嫁给那些有钱的贵族,好让他们在国王面前美言几句,您的俸禄就会更加丰盛一些!”

啪的一声,这场谈判以约德尔侯爵一记打在Anna脸上的耳光而结束。

Anna被禁足了,约德尔侯爵让她好好反省反省。

Anna好好“反省”了半个月,暗中收拾了一堆金银财宝,奔向了Eaton。


两人没有在Eaton的庄园前停下,而是继续往南,一直来到了科尔马小镇。

两人知道,这个地方,很安全,且在英国国境范围之外,Anna的父亲母亲找不到她。

两人买了一块地,建造了丝尼斯特庄园,开启了人生的新篇章。


爱情的美酒,一开始都是醇香的。Eaton为Anna搭起了葡萄藤,种上了郁金香,聘请了仆人,在星光下为Anna演奏钢琴曲。一切都如童话般美好,直到有一天,Anna想买一件真丝睡裙,却遭到了Eaton的反对。

“Twinkle,听我说,以后我们可能要省着点花。”Eaton握着Anna的手,“我变卖了家族财产获得的金钱,和你带来的珠宝换成的金钱——这才一年半,已经花了1/3了。”

“可是,那件真丝睡衣……真的很漂亮……”Anna不满地撅起嘴。

Eaton在她嘴上亲了一口:“亲爱的,为了我,为了我们的未来,请你委屈一下。”

“好吧。”


坐吃山空不是办法,第二天,Eaton就去了集市,看看有什么赚钱的门道。

几天之后,Eaton欣喜地对Anna说,他找到了赚钱的方法,有个曾经的朋友来法国做红茶生意,约他一起去开拓法国市场。

“真的!那你快点同意啊。”Anna雀跃不已。

“只不过……”Eaton欲言又止。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欧文的主要市场在斯特拉斯堡。如果要跟他一起做生意,我就要离家几百公里……”

Anna低着头,思考了很久,抬起头,坚定地说道:“你去吧。”

Eaton惊喜地抱住Anna,他没想到看似娇弱的Anna内心竟然如此独立懂事,在她耳边不住地说着:“谢谢你,Twinkle。谢谢你的理解与支持。”

 

两个人,就此开始了双城生活。

Eaton每周回来一次,向Anna汇报工作进展和他在斯特拉斯堡的所见所闻。

Anna则细心照料着庄园。

庄园的葡萄从一颗幼苗变成参天的葡萄藤,结出紫色的果实时,Anna发现自己的身体也有一颗种子在慢慢长大——

她怀孕了。

孕吐反应来得十分强烈。Anna让Eaton回来照顾她,可Eaton对Anna表示了抱歉,说红茶生意正开展得如火如荼,没时间抽身出来陪她。Eaton说仆人Chole生过5个孩子,让Anna向Chole寻求经验。

Anna体谅Eaton,不再重复让Eaton放下工作来陪她的说法,默默承受着不适,于第二年夏天生下了Diamond。

生下Diamond,Anna患上了严重的产后抑郁症,头发大量地脱落,心情也常常陷入低潮。

宁静的庄园,在Anna眼里也变成了无聊。

除了仆人,就是自己和婴儿。

没有茶会,没有朋友,没有家人,Anna觉得自己在丝尼斯特庄园里都要发霉了。

Eaton每周回来一次,回来的时候,Anna是快乐的,可Eaton一走,Anna就变得哀愁,仆人们一点小小的错误就会让Anna情绪失控。

艳芳英国的娇艳玫瑰,在法国科尔马小镇水土不服。

她能弹奏悠扬的竖琴,能写出精妙的十四行诗,通晓整个欧洲史。可是,在这个小镇,没用。

妇人们谈论的是哪里的水果更新鲜便宜,哪里的裁缝收费合理,用麦麸还是豆浆能养出最好吃的猪肉。

科尔马不需要玫瑰。

科尔马遍地生长的是生命力顽强的野生小雏菊。

 

无形的压力下,Anna不仅心理上出现了一些问题,身体上也悄然发生了一些变化——

她变得越来越胖了。

当仆人Chole善意地提醒Anna应该减肥时,Anna不以为意:“我会瘦回来的。”

 

在Diamond出生的前三年,Eaton还是保持着一周一次的回家频率。可Diamond越来越长大,Eaton回家的频率却是越来越低, 等到Diamond八岁时,Eaton回家的频率已经变成了一季度一次。

Anna向Eaton撒娇,可Eaton的眼里出现了厌恶。

Anna不明所以。

裁缝Gloria给Anna量尺寸,当她报出96-70-100的数字时,Anna第一次失去教养,泼妇一般破口大骂:“你这恶毒的妇人!你说谎!我的三围是80-57-80!就算我变胖了一点,怎么可能胖得如此离谱?”

“可是……Anna小姐……”

“出去!”

Gloria走后,Anna走到镜子前,仔仔细细看了看自己。

镜子里照出一个肥胖的妇女,凸起的小腹,松松垮垮的皮肤,还有因为生活不顺而变得丑陋的脸庞。

她拿起镜框,将镜子摔在地上,镜面被摔得稀烂。

 

随着Eaton回家次数的降低,Eaton给Anna的生活费也越来越少——Eaton的解释是,红茶生意惨淡,勉强为生。

可Anna打听到了情况不是这样。

人们说Eaton先生几乎垄断了法国的红茶市场,富甲一方。

更让Anna心碎的是,人们悄悄谈论,Eaton在斯特拉斯堡有了一个情人。

情人名叫艾玛,只有15岁,一如当时的Anna。

 

Anna去了斯特拉斯堡,哭着央求Eaton回头。

Eaton对Anna显出不加掩饰的厌恶。

“你看看你的胳膊,比艾玛的腰还粗。”

Anna死心了,只要求Eaton按时支付生活费,Eaton答应了。

可是这样的承诺也只维持了一年,随着艾玛孩子的出生,Eaton的心与金钱更不在丝尼斯特了。

 

积蓄耗尽,Anna走投入路,甚至回头去找自己的父母。

而父母已经在5年前一场席卷欧洲的瘟疫里死亡,遗产继承给了Anna的姐姐。

Anna又转而去寻求姐姐Amanda。

只与Anna差了一岁,但是自从Anna出生后就吸引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的Aanda看到Anna的境况,不仅没有同情,反而落井下石:“哟,当初是谁铁了心,不听爸爸妈妈苦口婆心的规劝,一定要跟着男人私奔呢?”

 

Anna从伦敦回来,性情变得更加阴郁。

精神和身体都出现问题,Anna开始看宗教书籍,希望借助宗教的力量解救陷入绝境的自己。

有一天,她看到了《巫蛊之术》上册及下册。

书里有一句话吸引了她——

灵魂可以滋养灵魂。

 

她不明原由,直到有一次,她失手杀死了裁缝Gloria,慌忙从书里寻找方法,通宵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照镜子发现自己不仅没有因为熬夜而脸色蜡黄,而是变得神采飞扬了,突然领悟到了那句话的意思——

杀死别人,可以减缓自己的衰老,延长自己的寿命。这就是用他人的灵魂,滋养自己。

恶魔一旦释放出来,便再也关不进瓶子。

地下世界的壁画越来越多,丝尼斯特庄园的仆人越来越少。

最后,只剩下了Anna和Diamond。

 

杀死所有仆人后,Anna着实有了一阵子的重回青春——她的体重减轻了,皮肤变光滑了,脸庞也变得像少女般娇艳。

可停下杀戮,偷来的青春像沙丘一般急速流失——她又变回了丑陋和肥胖,甚至比以前更甚。

Anna似乎忘了《巫蛊之术》那句话还有后半句。

灵魂可以滋养灵魂,灵魂亦可毁灭灵魂。

 

Diamond十岁时,许久没有回家的Eaton回到丝尼斯特。

所有的一切,从爱开始,也只有爱,能将Anna从深渊里救回来。

Eaton是Anna最后的希望。如果Eaton愿意回归家庭,Anna会去警局自首,用余生的所有时间为她手下枉死的灵魂超度。

可是Eaton拒绝了Anna,也掐灭了Anna最后的人性。

 

当Anna杀死Eaton时,躲在窗边看到一切的Diamond哭了。她知道,那个唱歌像夜莺般好听的妈妈,那个会在她睡前给她讲童话故事的妈妈,那个会在夏夜里替她赶走蚊子的妈妈,已经不存在了。

镇里传来居民离奇死亡的消息,院子里漂浮的游灵越来越多。

Diamond除了封印Anna,别无他法。

在最深的夜里,Diamond爬起来,画Anna的肖像画。

在白天,装作若无其事。

 

可惧怕是藏不住的。

Anna看到Diamond的眼神,先是恶狠狠地质问:“Diamond,你怕我?”

小小的Diamond拼命摇头,紧紧地抱住怀里的娃娃。

Anna凶完,一秒又变得慈祥。她抱着Diamond,枕着她金色的秀发:“妈妈只有你了,你不能离开妈妈。”

 

尽管Diamond极力控制,可Anna从她的声音,她的眼神,她的肢体动作里,读出了Diamond对她的害怕和逃离。

Anna简直要气疯了。她开始痛恨,痛恨所有的事情。

她痛恨Diamond,作为亲生女儿居然惧怕她。

她痛恨Eaton,始乱终弃,死有应得。

她痛恨姐姐Amanda,作为她世上唯一的亲人,不仅见死不救,反而落井下石。

她痛恨自己,所托非人,跟着Eaton来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她更痛恨自己当初瞎了眼,爱上一个狼心狗肺的男人。

如果生命能重来一次,该有多好!

 

无穷无尽的悔恨里,Anna瞥见了《巫蛊之术:下》的移魂章节。

她有过一丝犹豫。那样对Diamond会不会太残忍。

可是随即Anna就打消了自己的罪恶感——

Eaton是个人渣,自私、无情,Diamond是Eaton的孩子,她有一半的身体里流淌着自私、无情的血液!

凌晨三点,Anna完成了移魂仪式。

她看着自己重新变得年轻的脸庞和身体,开心地跑到庄园门口,却发现怎么也推不动……

她听到那些被她封印的游灵们对她的嘲笑:“哦,Anna,你不知道吗?你跟我们一样……也被封印了!”

 

庄园里只有她和Diamond两个活人,谁封印了她不言自明。

Anna尖叫着想要撕碎Diamond,可Diamond安然无恙。

“没用的。”

Diamond抬起头,苍老的眼睛注视着Anna,“祭司对贡品的攻击是免疫的。”

Anna勃然大怒。

“我生你养你,你却与我为敌!你果然是Eaton的贱种!虽然我不能杀死你,但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Anna将Diamond拖到地下室,将Diamond的画像放在了走廊最深处,Diamond甚至连地牢都走不出。

 

枪击案惊动了科尔马警局,卡特警官来调查时,Anna本来打算杀死卡特,可是当卡特喊出“Diamond,你怎么在这儿”时,Anna突然想到,或许这是她逃出丝尼斯特的契机。

封印无法自行解除,但是谁说不能通过他人解除呢?

Anna,伪装成了Diamond。

施虐者,摇身一变,成为了受害者。

 

被囚禁在地下世界里的真Diamond,度日如年。

她生不能生,死不能死。

她一遍一遍祈求,祈求着有人来到这里,带她出去。

 

黑夜里,她能听见地上世界的脚步声。

她知道有人到来。她希望有人带她出去,她更希望这个偶然踏入这块土地的人能知道,这片土地充满了危险。

于是,她轻声唱起童谣。

 

莉琪波登拿起斧头,

砍了她父亲四十下。

当她意识到她做了什么,

她砍了母亲第四十一下。

 

Anna已经杀掉了许多过来丝尼斯特调查的人。被封印的人无法说出有关封印的任何事情,Diamond只能用歌警示。

王俊凯听到那样诡异的歌声,又因为这游戏处处是陷阱,为了稳妥起见,逃回了别墅。

而之后易烊千玺来到花圃,因为属性同为精神向导,Diamond能通过精神世界和易烊千玺沟通,可能表达的,也仅此而已。

“帮助Diamond,给与她温暖,给与她太阳。给与她爱,给与她希望。”

 

当易烊千玺和王俊凯猜出Diamond的隐喻,来到地下世界时,Diamond狂喜。她焦急地奔向王俊凯和易烊千玺,求生的力量让她奔跑的速度甚至超过了S级哨兵。

可她却忘记了,与Anna互换后丑陋而臃肿的身体,因为长久见不到太阳,皮肤都变得像癞蛤蟆一样凹凸,在正常人眼里已经不是人类,而是怪物。

易烊千玺和王俊凯逃了出来,Diamond却与地下世界一起埋葬。

她甚至来不及说,走廊最里面的那副画,才是Diamond,才是她。

 

接下来的情节,易烊千玺和王俊凯就很熟悉了。

走廊的另一幅画像。

汽车的发明时间。

Diamond的日记。

《巫蛊之术:下》移魂。

所有线索拼凑起来,让易烊千玺和王俊凯找到了真相。

激战环节,险象环生,但易烊千玺和王俊凯最终赢得胜利,凯旋而归。

 

易烊千玺看到视频最后,野兽形态的王俊凯满身伤痕,皮开肉绽,可还是一往无前,红了眼眶。

他悄悄看了一眼王俊凯,王俊凯笑的没心没肺:“哎……我还是经验不足啊。要是第一晚上,我不怕鬼,仔仔细细听清Diamond的童谣,游戏根本不会如此胶着。”

王俊凯等着易烊千玺回应,等了半天一片安静,疑惑地转过头,看到易烊千玺琥珀色的眼睛贮着晶莹泪水,看他的样子深情而专注,傻傻地笑了一下:“易烊千玺你这么盯着我干吗?”

易烊千玺低下头,掩盖了一下自己失控的情绪:“没什么。”

王俊凯盯着易烊千玺的头顶,笑了一下:“我还以为你要跟我告白呢。”

易烊千玺知道这是王俊凯的揶揄,没理他,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我也做得不够好。其实那时候,如果我仔细听一下那些游灵的声音,就能听清,他们喊的是‘救救我’。而我问S级向导,假Diamond,那些声音在说什么,她说没有声音,我就应该明白她不对劲的。”

“好了好了……”王俊凯宽慰他,“不管怎样,我们赢得了最高难度游戏的胜利啊。别忘了我们这是第一次开展模拟训练,有些失误也是正常的。”

易烊千玺点了点头。

王俊凯关了电视,将遥控器放在茶几上,歪着头,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向易烊千玺提问:“你说,Anna和Eaton当初也是为爱走天涯啊。怎么最终变成了那样的结局。”

易烊千玺想了想,说道:“了解不够吧。”

“嗯?了解不够?”王俊凯来了兴致,“来来来,多说一点。”

“虽然Anna和Eaton初遇时,看似一见钟情,琴瑟和谐,可细究起来,两人的金钱观、人生观、世界观是完全不一样的。Anna是受人追捧、身世显赫的大小姐,她什么都不缺,只要一份纯粹的爱情。可Eaton不是。比起Anna的纯粹,或许他更爱的是Anna美丽的容貌和自信的神采。对于未来,两人也没有共同的规划,Anna不会考虑赚钱的事情,可生于忧患的Eaton知道,没有金钱,就没有尊严。当Anna失去了爱情,对于她来说,天就塌了;而当Anna失去了美貌,Eaton也就另寻他就了。我不是说一见钟情不好,而是一见钟情只是开场白,钟情过后,能否长久相处,还是看两人的灵魂是否真正契合。比起乍见之欢,我更相信,久处不厌,才是朴实而真实的爱。”

王俊凯一边听着易烊千玺说话,一边靠向易烊千玺,等易烊千玺说完话,王俊凯的下巴已经枕到了易烊千玺肩上:“你是不是想说,像我俩这样,才是谈恋爱的正确方式?”

易烊千玺愣了一秒:“嗯?”

“久处不厌啊。”王俊凯在他耳边笑嘻嘻地说着,“你看,你现在不仅不讨厌我,还越来越喜欢我了,对不对?”

易烊千玺心里咯噔一跳,像是一颗心被人偷看了去,连忙闪到一边,拿起另一个抱枕扔向王俊凯:“你是不是在虚拟场景里被对手拍傻了脑子?”

王俊凯接住抱枕,坏笑着追问易烊千玺:“哎,我胡言乱语也就算了,易烊千玺你怎么脸红了?”

易烊千玺错开王俊凯炯炯的目光,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往厨房走:“饿了,做早餐去。”

“千玺我也饿了,顺道给我也做个早餐吧。饿死我这么优秀的搭档可不好啊,你说是不是。”

“我给狗吃也不给你。”

王俊凯立马“汪汪”了两声。

易烊千玺心想,什么人啊这是。

嘴上虽然抱怨着,可易烊千玺给王俊凯做的三明治,足足垒了七层。

一层吐司,一层煎蛋,一层吐司,一层培根,一层吐司,一层生菜,最后再盖上一片吐司。

让人叹为观止。

——tbc

 

 

 

评论(72)
热度(599)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