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二十三)

(二十三)反转

当太阳越过地平线,将光芒洒向广袤大地,Diamond与万物一同苏醒。她在床上深吸一口气,翻身起来,打开窗户,踮着脚尖,趴在窗台上,欣喜地望向窗外。初春的气息不再严寒,空气里也带上了温暖与希望。Diamond穿了一身红色的衣裳,在王俊凯、易烊千玺、王源和Alisa的陪伴下,走出丝尼斯特庄园。

一辆白色的汽车已经等在庄园外面。

司机脱下棕色礼帽,朝Diamond鞠躬:“您就是Diamond小姐吧。请上车。”

Diamond提着裙子,微微颔首:“是的。”


易烊千玺脸上露出欣慰的微笑。王源和Alisa也是含笑注视着Diamond。

王俊凯将Diamond的行李放进后备箱后,走到Diamond身前,轻轻拥抱了一下她:“我亲爱的Diamond小公主,勇敢地前行吧。”

Diamond眼里闪着泪光,朝众人挥手许久,才钻进车里。

汽车轰隆阵阵,慢慢启动,扬起一片灰尘,疾驰而去。


送走Diamond,四人回到别墅,思虑着离游戏结束时间还有16个小时,应该如何打发。

王俊凯已经捷足先登地赖在了易烊千玺卧室的阳台躺椅上,晒着太阳伸了一个懒腰:“这几天累死我了。我先眯一会儿。”

王源儿何其聪明,拉着Alisa往一楼走:“那我们去一楼看看,准备一下午饭和晚饭吧。”

易烊千玺冷漠地看着王俊凯:“王俊凯,你能不能去你房间躺着。你房间也有阳台。”

王俊凯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朝易烊千玺撅嘴:“我房间的太阳没你房间的大嘛。”

易烊千玺很想认真跟王俊凯讨论两个房间都朝南,只是经度稍微差了个0.00001度到底阳光能有什么差别,可是一看王俊凯那四仰八叉的样子,就放弃了自己脑内的想法。

王俊凯笑得十分嘚瑟,加上阳光正好,心情又放松,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易烊千玺在房间里发了一会儿呆,走到阳台就发现王俊凯已经睡熟了,梦里还带着笑,眼睛像月牙一般弯弯的。

易烊千玺也是服了王俊凯,总觉得这家伙是不是缺心眼儿,怎么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自得其乐。

易烊千玺瞥了一眼王俊凯,想了想,又从房间里拿了一床毛毯,披在王俊凯身上,然后走出卧室,来到书房。


易烊千玺不像王俊凯那么乐观。他总觉得这个游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是想了许久也想不出来那是什么。

但是许多疑惑还是萦绕在他心头。

——比如,为什么分支剧情是寻找Diamond的童年?如果完成了分支任务,会对主线剧情有影响吗?

——丝尼斯特庄园枪击案又是怎么一回事呢?从头到尾也没有解释。

——以及更诡异的是,自己在地下世界里看到的走廊尽头的那副画,到底是谁?


易烊千玺就在书房里思考了很久,直到太阳从东边挂到了西边,听到楼下王源的声音,才回过神来。

“开饭啦!老王,千玺,快下来吃饭!”

易烊千玺起身往楼下走,就感觉王俊凯一阵风似的从他身边经过,眨眼之间就坐到了餐桌旁边:“哇,好丰盛。”

他抬眼找到易烊千玺,热情地招呼:“千玺你怎么走得那么慢啊!”

易烊千玺在心中默默吐槽:S级黑暗哨兵的奔跑能力就被你用在了这种地方,王俊凯你还真是不走寻常路。


Alisa端了最后做好的两盘菜,放到餐桌上,刚准备坐下,突然想起了一直在场景里照顾他们,为他们做了好几顿饭的卡特警官,于是走到电话机旁,说道:“我给卡特警官打个电话吧,邀请他过来跟我们聚会,也正式跟他道别一下。”

众人默许。

三人将刀叉、餐盘和餐垫放好时,Alisa也坐到了餐桌旁。

“卡特警官什么时候来?”王源问Alisa。

“没人接电话。”Alisa撇了撇嘴。

“是不是卡特警官今天休假?”王源说着。

“也有可能是外出执行任务。”王俊凯补充道。

Alisa点了点头,看到大家都在等她,忙说道:“没事了,我们自己开吃吧。”


四人一边吃着午饭,一边悠闲地聊着天。

既然是闲聊,聊天的内容就五花八门。

Alisa感叹着这个时代的服装是如此精美。

王源儿认真研究桌子上的烤香肠:“你说要是能从游戏里带一串儿回去当零食该多好。”

王俊凯白了他一眼。

易烊千玺无语凝噎。

易烊千玺吃饭的时候基本上不说话,优雅地喝着玉米浓汤。

王俊凯吃着芝士焗饭,冒出的问题却是天马行空:“原来欧洲这么早就已经大规模生产汽车了啊!我还以为汽车是20世纪的产物呢!”

“汽车是19世纪末的产物。”易烊千玺喝完了汤,放下刀叉,听到王俊凯的话语,忍不住科普,“1885年,德国工程师卡尔·本茨制成了世界上第一辆三轮车,并于1886年1月29日申请并获得了发明专利,1886年1月29日被认为汽车的诞生日。不过,直到1900年后,汽车才开始量产,并且1914年,创建了美国钢铁公司,为迅速成长的汽车工业提供充足原料,汽车才由木制结构变成全金属车身。”

“原来如此。”王俊凯看向易烊千玺,眼神里充满了崇拜。

易烊千玺却是眉头更加紧锁。

有什么地方错了。

可是,是什么呢。


吃过午饭,王俊凯倒是精神头十足,易烊千玺眼皮犯困,躺在卧室的床上休息,王俊凯就在他旁边皮。

“千玺,这是我们模拟训练的第一场胜利,你说我们回到现实世界应该怎么庆祝一下。”

“睡觉庆祝。”

“……”


“千玺千玺,你说我们下一次还选最高难度吗?”

“你要再手残按错键,我到了游戏的第一件事就是自杀。”

“……”


“千玺千玺……”

“王俊凯你能安静十分钟吗?”

王俊凯委屈巴巴地闭上了嘴,见易烊千玺睡着了,眼神在房间里面晃荡,突然发现花园的草地上有个什么毛绒绒的东西。

王俊凯眯着眼睛,用他敏锐的观察力瞧了那东西一眼,嘟哝道:“那不是Diamond的娃娃吗?她不是很喜欢这个娃娃的吗?怎么把她落下了?”

没多想,王俊凯从阳台跃到花园,捡起娃娃,又回到卧室里。

易烊千玺还睡着,平缓的呼吸声让王俊凯觉得现世安稳。

那小小的娃娃还是破破旧旧的样子,灰扑扑的脸蛋儿带着几分凄凉。

“你主人把你忘了。不过没关系,你以后就当这个庄园的庄主吧。升官了哟。”

王俊凯说罢,大概自己也觉得自己对着一个娃娃说话很荒谬,将布娃娃放在床头柜上,起身准备倒杯水,却是碰到了布娃娃,布娃娃一头栽倒在地毯上。

王俊凯准备弯腰去捡,哪知没有良好估计自己的大长腿,脚尖踢到了掉在地上的布娃娃,布娃娃就被王俊凯给踢到了床下。

王俊凯有些懊恼,这布娃娃成心跟他过不去啊,这还得钻到床底去捡她。并且还不能把千玺给吵醒来。

王俊凯小心翼翼地钻进床下,年久未打扫的床底扬起一片灰尘。

王俊凯用左右捂着嘴,找到布娃娃,将她从床底下扔出来时,余光瞥到床下还有东西。

“咦?这是什么?”


床底下光线昏暗,王俊凯只能依稀辨认那是两本书。一本16开大小,跟书房里那些纸质书籍差不多。另一本则更小一些,跟王俊凯巴掌差不多大。

处女座洁癖王俊凯真想快点离开这个灰尘仆仆的地方,但是一想万一这两本书跟隐藏任务有关系呢?便翘着三个手指,硬是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两本书的书脊,从床下拖了出来。

从床底钻出来,王俊凯抖了抖手上的两本书,铺到地毯上,看到大的一本是《巫蛊之术:下》,另一本则是暗绿色的封面,封面上有粉红色的碎花,本子中间围着一根麻绳,没有书名。

“《巫蛊之术:下》?那不就是我们那天看到的《巫蛊之术:上》的下半部分么。”

王俊凯在手里掂量着《巫蛊之术:下》,视线却是被另一本书吸引,拿起了那本没有名字的小册子。

“这又是什么?”


王俊凯解开麻绳,打开本子,第一页,浅黄色的白纸上写着三个漂亮的英文花体单词——

Diamond  Belvedere Eaton.

“是……Diamond的日记?”

王俊凯又往下翻了一页,记录的日期和文字证明了王俊凯的猜想。

还真是Diamond的日记本。

既然是别人的日记本,王俊凯下意识地想把日记本合上,可是脑子里灵光一闪,想起了支线任务——“寻找Diamond的童年。”

这本日记,是不是就是线索?


想到这里,王俊凯默默在心底对Diamond说了声抱歉,重新打开日记,一字一句阅读起来。


“1918年3月17日,天气晴。

今天丝尼斯特的郁金香都开放了。我躺在妈妈的怀里,听妈妈说她和爸爸的爱情故事。妈妈说,她们是在舞会上认识。那时妈妈只有15岁,而爸爸也不过20岁。妈妈说那场舞会上有无数名人绅士,可妈妈却一眼看中了那个在人群里一声不吭默默弹琴的爸爸。

他们一见钟情了。爱情像火山迸发一样强烈。为了爱情,妈妈和爸爸一路向南,从繁华的伦敦奔向了宁静美好的科尔马,在这个无人打搅的小镇开始了他们童话一般的生活。”

……

“1918年???月???日,天气晴。

今天是每一年最热的时候,也是我的生日。仆人们为我送上真挚的祝福,妈妈也为了制作了一个精美的奶油蛋糕。蛋糕好吃极了,我吃成了个花猫,被爸爸笑了一通。”

……

“1919年3月1日。天气雨。

今天爸爸离开了庄园,说是要去斯特拉斯堡。妈妈哭着央求,爸爸还是离开了。我可怜的妈妈,我看到她妆都哭花了。”

……

“1919年7月3日。天气阴。

今天,妈妈朝裁缝Gloria发火了。其实我觉得Gloria阿姨并没有做错什么啊。她只是如实禀报了她测量出的数字:‘96-70-100,Anna小姐’。结果妈妈就发火了,将做新衣服的布料扔在Gloria身上。

哎,要是爸爸在就好了。他能安慰生气的妈妈。”

……

“1919年11月5日。天气阴。

爸爸已经好久没回家了。连妈妈的生日都没回来。

妈妈烤了一个大蛋糕,坐在客厅沙发上吃着。

我从门口望下去,妈妈的胳膊和蛋糕碟一样粗了。”

……

“1920年2月7日。天气晴。

Gloria阿姨提出了辞职。

我看到妈妈倚在墙上,冷冷地说着,好啊。

那个下午之后,我就再也没见到Gloria。

我问妈妈,Gloria阿姨呢。

妈妈抚摸着我的头,说,她回家了。

我不解,Gloria阿姨连行李都没收拾呢。

妈妈继续抚摸着我的头,对我微笑:归心似箭,谁能拦得住呢。”

……

“1920年7月3日。天气晴。

我在家里找到了一张妈妈年轻时的照片。我惊讶于妈妈年轻时的美丽。

‘可不是么。那时我是多么好看啊。’妈妈怀抱着我,神情悠扬,‘那时,我走在街上都能收到鲜花。花农们向我鞠躬,说,献给全英国最美的女孩。’

可片刻之后,妈妈眼中的神采就消失了。

她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发出一声叹息。”

……

“1920年12月。天气雪。

科尔马下起了大雪,丝尼斯特庄园也越来越冷清。

好多人都辞职了。消失在了我的世界里。

我问妈妈,Ruby阿姨,Grylls叔叔,Chole姐姐……他们怎么一个个都走了啊。

妈妈抱着我,下巴枕着我的头顶:‘我的Diamond,我的乖女儿。你不会离开我吧。’

我从妈妈的声音里听出了悲伤。我对她说,妈妈,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


“王俊凯……”

正当王俊凯认真看着Diamond的日记,易烊千玺从午睡里醒来,酥酥地叫了他一声。

“唔?”王俊凯回头,看到易烊千玺在揉眼睛,“睡醒了?”

“你在看什么?”易烊千玺目光扫到王俊凯手上的笔记本。

“哦……”王俊凯一手拿着日记本,一手拿着《巫蛊之术:下》,一齐举到易烊千玺眼前,“找到了这两个东西。”

“下?”易烊千玺想起了那本没有找到下部的书籍,接过《巫蛊之术:下》,随手翻阅着,“另一本是什么?”

“Diamond的日记。”

“写了什么?”

“都是些七七八八的小事儿。”


易烊千玺跟王俊凯聊着天,眼神却没有离开书籍半步。他看书很快,基本上一目十行,过目不忘,只消几分钟,就翻到了2/3处,看到“移魂”章节时,易烊千玺放慢了速度。


巫蛊之术:下》第十八章  移魂

作用:将两具身体内的灵魂互换。

适用对象:活人。

方法:

祭司事先知晓灵魂互换的两人出生年月日。在午夜凌晨3点正,以施法地点为圆心,在周围摆上十根蜡烛。点燃蜡烛,诵出需要交换灵魂的名字,出生时间。仪式完成。

解除方法:

与施法相似,再一次施法(时间任意,不限凌晨),则灵魂换回,各就各位。


答案呼之欲出,却不甚明晰。

到底缺了什么呢?


王俊凯还在看Diamond的日记,看着看着,突然惊呼——

“我的天!”

易烊千玺从书籍里抬起头来,看到王俊凯吃惊的表情,问道:“怎么了?发现了什么?”

“千玺,你知道丝尼斯特的枪击声,是谁开枪打死了谁吗?”

“谁?”

“开枪的是Anna。”

“Anna?”

“对,Diamond的妈妈,Eaton伯爵的妻子,丝尼斯特庄园的女主人,安娜夫人。她,开枪杀死了自己的丈夫。”


易烊千玺赶忙走到王俊凯身边,和王俊凯一同阅读日记本上记录的内容。

“1921年12月25日。天气晴。

爸爸回来了。

多日沉默的妈妈笑得比花儿还灿烂。她枯槁一样的脸庞绽放出笑颜,肥胖的身体似乎也轻盈起来。

可这样美好的时光只持续了半天。

晚上,爸爸又要离开。

他们在庄园的门口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Anna,我曾经也爱过你。可是你看看现在的你,多么丑陋、肥胖、暴戾!’

‘Darling,别离开我!为了你我放弃了所有!’

‘对不起。’

就在爸爸准备打开铁门,走出庄园时,我看到妈妈举起了猎枪。

砰的一声,爸爸倒在了血泊里。

我看到妈妈将爸爸的头抱在怀里,像哄着婴儿入睡:‘Darling,我说过,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你看,虽然你不爱我了,可我还是这么爱你。’”

……

“1922年1月7日。天气晴。

今天我去了小镇,镇上出现了一些传闻。说有人奇怪地死亡,却没有任何人目击到杀人凶手。

我看见母亲变得越来越神神叨叨。她过一阵子就从床上爬起来,在半夜的时候走到花园,然后打开一个盖子钻进去。

我知道,那些人的死,与我母亲有关。”

……

“1923年4月8日。天气晴。

母亲去了集市,我去了花园,终于知道了在那片郁金香掩盖的地下有什么。从书房的书籍里,我也终于知道了我母亲所做的事情是什么。

昨天凌晨,我抱着母亲的画像,挂在了地下房间的走廊墙壁上。

我只希望,在丝尼斯特的仆人们都成为了亡灵的情况下,母亲就此罢手,不要再出去害人。

而我的母亲,这几天她安耽地待在庄园里,并不知道我做了什么。

卡特警官来调查枪击案,我什么都知道,可是我什么也不能说。我知道一旦我说出真相,卡特警官将不能活着走出庄园。

哦,卡特警官,请原谅我善意的欺骗。

请原谅九岁的我,本该天真烂漫,却是谎话连篇。”

……

“1923年4月10日。天气晴。

最近,母亲总会看着我,一看就是几个小时。

她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我很漂亮。她说她年轻的时候和我一样漂亮。她说她好想回到那年轻美好的时候。她说如果时光能够倒流该多好。

可是我很怕妈妈,因为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感觉不到她对我的爱,而是好像要把我生生吃下去。”

……


王俊凯翻到最后一篇日记,这篇日记字迹潦草,甚至没有写时间,就好像这篇日记是匆忙之下的记录。

“此刻,凌晨。我和母亲都没有睡。

她让我陪她守夜。

我却并不明白,有什么夜需要守。

她点了一圈的蜡烛,招呼我过去。

天啊……她想”


日记在这里戛然而止。

天空中突然响起了系统提示音:“恭喜您完成支线任务:寻找Diamond的童年。”

所有的一切,在易烊千玺脑子里疯狂运转,然后一块一块拼接完整。

“王俊凯,你还记得,我们从地下世界里抢出来的那幅肖像画,出生日期是什么时候吗?”

“1890年11月1日。”

易烊千玺看了一眼王俊凯,又看了一眼日记本,倒吸一口凉气——

“王俊凯,我们完全搞错了。我们放走的,不是受害者,而是——施暴者。”

“什么?!!!”


易烊千玺没有时间和王俊凯详细解释,决定先挑重要的讲:“不过现在,有一件事情,只有你能完成。靠你了。”

“嗯?”

“你仔细辨别一下,Diamond到底去了哪里。”

“喂……易烊千玺你在说什么……Diamond不是在去伦敦的路上吗?”王俊凯对着易烊千玺苦笑。

“王俊凯,”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的眼睛,无比郑重地说道,“请你认真定位Diamond的确切位置。我们并没有完成主线任务。不,岂止没有完成,简直背道而驰。我需要你定位到Diamond的精确位置,误差不能大于一公里。拜托了。”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凝重的眼神,这才隐约意识到情况不对。立马严肃起来,闭上眼睛,感知Diamond的存在。


空气里,是各种各样的味道。

但是,每个人身体上的味道,都是独一无二的。

王俊凯仔细回忆着早上拥抱Diamond时她身上发出的体香。那是一种浅浅的、铃兰花一般的味道。而这味道,从丝尼斯特庄园,一直向东北方向延伸……


片刻之后,王俊凯睁开眼睛,面露疑色。

“伦敦不应该往西北走吗?她怎么去了东北边?北向东,50度,8公里。那个地方应该是……嗯?科尔马警局?”

“糟糕!”易烊千玺操起M1300往楼下走,王俊凯紧随其后。易烊千玺思考了一下,将M1300的子弹分了王俊凯一半。

“给我子弹干嘛?”

“M1300的子弹对灵魂攻击有奇效。你容易受到精神攻击,拿着以防万一。”


易烊千玺行色匆匆,在楼梯口跟王源撞了个满怀。

“你这是要去哪儿?”

易烊千玺本想自己去警局,可是突然想起王源的野兽形态:“王源,你最快赶去科尔马警局,需要多久?”

“变成鹰形态飞过去,6分钟吧。”

“好,你去科尔马警局,找到Diamond。”说罢,易烊千玺靠在王源耳边,交代了几句。

王源侧过脸,不解地问易烊千玺:“她……有那么厉害吗?”

易烊千玺点点头。

王俊凯准备跟着王源一起去找Diamond,易烊千玺拦下了他:“让王源一个人去就行。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王源飞到科尔马警局时,还没走进警厅,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他降落,化成人形,推开门,虽然做了思想准备,可是看到Diamond咬住卡特警官的脖子,卡特警官倒在了地上,身下淌着一大片血泊时,还是充满了愤怒。

“Diamond,你为什么要杀害卡特警官!”

那个与人为善,为人豁达,从来没想到噩运会降临到自己头上的卡特警官。

“哦……”Diamond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美丽的脸上带着不合年龄的冷漠和蔑视,“因为,我要靠灵魂的滋养,才能越来越强大啊。”

滋养?强大?

王源觉出不妙,往后退了一步:“你是谁?你是什么东西?”

“我是Diamond。”Diamond诡异地笑着,“既然,你快猜出来我不是Diamond,那么,对不起了……”

Diamond神色一凛,杀气汹涌来袭。

王源只觉得脑袋一阵剧痛,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他强忍着痛楚,化身老鹰形态,速度飞快地往回逃离。

Diamond紧随其后。


离丝尼斯特只有几百米,王源头痛欲裂,从空中坠了下来,被变成老虎形态的王俊凯接住,放到地上。

易烊千玺和Alisa也赶了过来。

王源已经昏了过去。

Alisa想用精神攻击,易烊千玺还没来得及阻挡,就被Anna所使用的反弹直接回弹到自己身上,吐出一大口鲜血。

面对着穿着Diamond身体,实际上是Anna灵魂的,S级精神向导,吸收了无数灵魂而变得异常强大的敌人,易烊千玺对王俊凯说道:“王俊凯,准备好了吗?”

“嗯。让我们合二为一,战它个痛快!”

在王俊凯说出话语的几秒时间里,王俊凯就连上了易烊千玺的精神世界,看到了他所看不到的来自精神世界的攻击。

而易烊千玺则是跃上了王俊凯的背,牢牢抓住王俊凯颈部的鬃毛。


而直到这一刻,王俊凯才终于看清了,他们所要面对的敌人,是多么可怕。

几万张死人的脸庞堆叠在一起,形成一张巨大而狰狞的脸庞。每一个死灵都死于非命,积攒了强烈的怒气,转化为Anna所能控制的强大杀气。

王俊凯从那张脸庞里冲进去,却什么也没有,从另一边冲了出来。

而Anna对于王俊凯的攻击则是实打实的。她每怒吼一声,甚至诡谲地大笑,王俊凯都感觉自己从头到尾地撕裂般疼痛。

易烊千玺努力屏蔽Anna带给王俊凯和自己的精神攻击,可是别说保护王俊凯了,连他自己都抵抗不住Anna的精神侵袭。

他脑子里渐渐出现幻觉,甚至差点从王俊凯身上掉下来。

王俊凯接住他,两人在对接的世界里沟通着:“千玺,我该怎么攻击她?”

易烊千玺眼前全是幻觉。精神时好时坏,完全无法控制身体,整个人在空中晃荡。

王俊凯察觉到易烊千玺的脆弱,一遍一遍喊着:“千玺……别中了幻觉!!!”

在幻觉越来越严重,像洪水即将淹没易烊千玺所有思维时,易烊千玺看到那张巨大鬼脸的中央,还有一张美丽的脸庞。她和所有死灵不一样,是彩色的。

“小凯……你……看到中间那张彩色的脸了吗?”

“彩色?哪里?”王俊凯在几万张脸里疯狂地找寻着。

“找到它,攻……攻击它……”

说完这句,易烊千玺的精神世界完全被Anna挟持了。

与易烊千玺精神世界相连的王俊凯所能看到的画面越来越模糊。

而王俊凯还在专心地寻找那张彩色的脸。

“找到了!”终于,王俊凯在越来越模糊的视野里找到了那张彩色的脸,奔了过去。

然而,让王俊凯始料未及的是,找到了Anna的攻击要害,想去攻击她的本体,几万张脸突然挡在了她本体灵魂前面。王俊凯想撕开那些挡在前面的魂魄,却是被那些魂魄撕咬得遍体鳞伤。

他强壮的身躯被撕出一道道口子,白色的皮毛上沾满了红色的鲜血,看起来触目惊心。

可是他来不及舔舐,连停下来喘息片刻的心情都没有——与易烊千玺的精神连接正在越来越弱,那张恐怖的脸的颜色也在越来越淡——等那张巨脸在王俊凯视野里消失时,更不可能找到本体的位置,给与它致命一击了。

王俊凯再一次朝Anna的本体冲去,这一次,阻挡他去向的魂魄撕裂了他的肌肉,露出背上的森森白骨。

疼痛,来得比上一次更加强烈。

可王俊凯殊死一搏的心,也比任何时候来得强烈。

他尽力了,带着满身的伤口和必死的决心,冲破了90%的阻挡,可剩下10%,他被那些灵魂裹挟着后退,再也没有力气前往。

那张彩色的脸,在王俊凯眼前露出讪笑。

要死了么?

王俊凯的身体飘在半空中,思维也飘在天际里。

天空繁星密布。

繁星?


王俊凯灵光一闪,对着彩色的灵魂,喊了一句:“Twinkle.”

那是热恋时,Eaton对Anna的爱称。

整张巨脸震惊了一下,王俊凯突然发现了层层灵魂阻挡中的缝隙。他变成人形,从那缝隙里穿过去,将M1300的子弹扔向本体灵魂。

Anna尖叫一声,巨脸轰然倒塌。



所有的人都重伤了。

王俊凯、易烊千玺、Alisa、王源。

以及Anna。

易烊千玺已经从幻觉里苏醒,可是没有半分灵力去控制Anna。

王俊凯趴在地上,刚刚的战斗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体能,他现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王源还昏迷着。

而Alisa因为失血过多,已经失去了生命值,消失在了游戏里。


Anna躺在地上,先是冷笑着,接着大笑,笑声尖锐而癫狂——

“我为你们遗憾,你们差点完成了任务。可惜最后功败垂成。

我的复原速度比你们快。再等5分钟,等我的灵力归位,我就可以起来——杀掉你们。”

“哦?是么?”易烊千玺挣扎着站了起来。

“Anna,我们已经知道,你对你女儿Diamond做了什么。

其实,看到Diamond的日记,结合巫蛊之术那本书,我就明白了。

你没有想到你的女儿会封印你,原本你打算和Diamond互换身体后,逃出丝尼斯特庄园,开始你的第二次鲜活人生。可是交换完灵魂后,你发现你离不开庄园。你跑到地下房间,才发现你已经被封印。你气急败坏,作为惩罚,你将Diamond也封印在了丝尼斯特。

你也曾动过杀死Diamond的念头,可是你不出意外应该是完败了。因为Diamond是你的祭司,祭司在施法的一刻就拥有了对贡品任何攻击免疫的能力。

而封印灵魂是一种强大的巫术,强大到就算你贵为S级向导,且吸收了那么多枉死的魂魄的灵力,也无法自行逃出丝尼斯特,必须借助外部的力量。因此你想到了我们——一群外来的、不知道前因后果的、所谓调查者,来完成你逃出丝尼斯特的计划。

你将真正的Diamond锁在了地下,而自己扮演了一个受害者。你步步诱导,让我们解救你,而我们真正要解救的人,有可能在那一天地下世界的坍塌里,被我们甩在了身后,埋在了土里。”

“很不错。”Anna已经缓缓站了起来,“真好,我杀了你这样优秀的向导,和他(王俊凯)一样优秀的哨兵,我会变得更加强大的。”

Anna向易烊千玺扑来。

易烊千玺嘴里喊出:

“Anna Belvedere Eaton,1890年11月1日。”


Anna身体上闪过一缕白光。

她开始明白,易烊千玺在解除移魂的法术。

Anna这才环顾四周,发现在离她很远的地方,有烛光在黑夜里跳动。

为了让Anna不起疑心地走进蜡烛围成的圆圈,易烊千玺和王俊凯将圆圈设计得非常巨大——圆的直径足足有一公里!

Anna惊慌失措,可是想到一点,又略微放松下来。

“你不知道Diamond生日的。你不就是看了Diamond 的日记吗?那一天,我在庄园里找寻Diamond的日记本,终于在你的床底下找到了它。我用手撕掉了过生日那天的日期。你不可能知道的。”

“Anna夫人,我想你那天真的是很匆忙,怕被我们发现,所以只撕下了日期,连日记内容都没看就钻出了床底。”易烊千玺冷冷地说着,“你知道吗?你女儿是个天使。她出生在阳光最灿烂的日子,可你却让她的世界充满了风雪与阴霾。

Diamond  Belvedere Eaton,1914年6月21日。”


Anna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后像被剪断线的提线木偶,软趴趴地倒在了地上。

身后的丝尼斯特庄园,出现了奇异的景象。

白色的魂魄缓缓上升,飘到半空,然后像肥皂泡一般,一个个破裂,发出细小而清脆的声响。

于此同时,易烊千玺听到那些灵魂在欢快地歌唱。

那些灵魂唱着歌,快乐地破裂,声音越来越大。

易烊千玺终于听清楚了他们的欢呼——

“我自由了!”


这时,王源也醒了过来。

三人一同走到Diamond面前,看着眼前面容憔悴的小女孩。

“她……还活着吗?”王源小心翼翼地问道。

“恐怕那天在地下世界里,她并不是想要攻击我们,只是被黑暗禁锢得太久了,想要我们带她离开……”王俊凯低着头,咬着嘴唇,内心充满了悔恨,“可是,我们却……”

“她……死了?”易烊千玺眼神放空。

“我们……失败了?”王源看着王俊凯。

“对。”王俊凯心有不甘,却不得不认清事实。

三人颓然地站着,打算接受结果,等待系统将自己召回,王俊凯突然喊了一句——

“等等。”

“等什么?”易烊千玺茫然地应了一声。

“从地下世界坍塌,到解除移魂法术,没有超过48小时,对吗?”

“还没有。”易烊千玺很疑惑。这跟他们是否完成任务有什么关系?

“也就是说,虽然Diamond确实已经在地下世界里死亡了,但是她的灵魂还在,可以存活48小时,对吗?”

“对。”易烊千玺心里慢慢升腾起希望。

王俊凯的语调越来越上扬,心情也越来越晴朗——

“所以Diamond 的灵魂还没有死,而我们又在48小时之内将Diamond 和Anna的灵魂复原了回来。Diamond现在是没有消失的灵魂,加上一具完好无损的身体……她,还活着!”


月光下,小小的Diamond缓缓睁开了眼睛。

那双深蓝色的眸子,倒映着璀璨银河,也倒映出三张欣喜的脸庞。

春日里破土而出的嫩芽织成翠绿的草地,从远方吹来的风带着大海的气息。

Diamond呼吸着清甜而生机盎然的空气,感恩的泪水从她眼角滑落。

“谢谢。”


“恭喜各位,完成主线任务。”


巨大的白光吞噬了整个世界。王俊凯和易烊千玺闭上了眼。

等两人睁开眼,就看到了主厅的液晶显示屏。

熟悉的主厅,熟悉的同学,熟悉的导师Athuer。

“Good job.”Athuer老师拍了拍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的肩膀。

两人还在恍惚间,就感觉到手臂上一阵轻微的颤动。

“滴”的一声,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同时看向手表,就看到手表上的数字跳动了一下——

两人每个技能点都增加了110分。


王俊凯:

(体力值)

攻击力:410

攻击速度:430

防御力:410

体力储备:510

灵敏度:390

(智力值)

精神控制力:370

抗干扰能力:320

智力储备:310

(其他)

成长值:8(成长良好)

暴击率:20%

暴击加成:80

默契度:70%

 

易烊千玺:

(体力值)

攻击力:390

攻击速度:380

防御力:360

体力储备:370

灵敏度:375

(智力值)

精神控制力:500

抗干扰能力:450

智力储备:490

(其他)

成长值:8(成长良好)

暴击率:15%

暴击加成:75

默契度:70%



——tbc


#这一章1万+。写到累趴。 


评论(81)
热度(579)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