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二十二)

(二十二)地下三尺

找到了《巫蛊之术》这个线索,一切看似不合理的存在便都有了合理的解释——比如丝尼斯特庄园里为什么漂浮着那么多魂魄,比如为什么Diamond平时都安静乖巧,可问到与她相关的问题就会失控。

“接下来该怎么办?”王俊凯问易烊千玺。

“当然是找到Diamond的肖像,知道Diamond的出生日期,帮她解除灵魂封印。”

“可Diamond的肖像会被放在哪儿?”

“书上说,肖像要被放置在地下。”易烊千玺的目光越过窗台,俯瞰着整个丝尼斯特庄园,“所谓的诅咒之地……在哪里?”

“丝尼斯特唯一的地下空间,就是地窖。可是我们也去过很多次,那里就是个储存食物的地方,哪里有什么肖像画?”王俊凯叹息地摇着头,“这个游戏真的很难啊……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就不该新学期第一堂训练课就选了最高难度……”

易烊千玺苦笑,王俊凯也跟着苦笑,视线晃荡间,突然扫到那片郁金香花圃,眼神聚焦起来。

“地面……栽种鲜花……”王俊凯默念着。

易烊千玺顺着王俊凯的目光看过去,看到那片花圃时,一种莫名的异样感从心底升腾起来。

“王俊凯,你记不记得,前天晚上,我睡得很早,你还觉得很奇怪?”

“嗯,记得,怎么了?”王俊凯从花圃处收回目光,看向易烊千玺。

“事实上,那天的确发生了一些无法解释的事情。”易烊千玺皱着眉头,回忆着那天晚上的情节,“我记得很清楚,那天吃完晚饭后,我去了花园散步。当我走到那片郁金香花圃时,有人拍了我的肩膀。说是‘人’也许并不准确,因为TA指尖的温度非常低。我没有回头,可是TA在我背后,我十分确定TA提到了Diamond,说‘给与她温暖,给与她太阳。给与她爱,给与她希望。’”

“那个声音,是不是一个低沉、缓慢的中年女性?”

“你怎么知道?”易烊千玺大吃一惊。

“因为,我也遇见过。”

在易烊千玺惊愕的眼神里,王俊凯解释着,

“从科尔马警局回来的那天,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听到有个女人在唱歌。我顺着声音走到了草坪,感觉离声音越来越近了,可是却什么人也没看到。那种感觉太毛骨悚然了,所以我并没有继续探究,而是跑回了明亮的别墅。”

 

易烊千玺再一次将视线投向郁金香花圃。

“看来,我们要找寻的诅咒之地,就在那片郁金香下。”易烊千玺从床头拿起M1300,“走吧,我们下去。”

“不等王源和Alisa吗?”王俊凯快步跟在易烊千玺身后。

“来不及了。我们所剩时间已经不多,得抓紧时间,尽快行动。”

 

天又黑了。

似乎老天有意为难,这晚的月光昏暗得看不清十米之外的景象。冬雨也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整个天地被笼罩在凄风冷雨里。

为了提高效率,尽快找到施法的地点,易烊千玺和王俊凯甚至连雨伞都没撑,两人在郁金香花圃里摸索了一个钟头,王俊凯突然喊了一声:“千玺,我找到了入口。”

易烊千玺走到王俊凯旁边,王俊凯蹲在地上,看到易烊千玺来了,挑了一下眉毛,揭开了藏在花圃之中的入口铁盖。

入口的盖子很小,直径大约50公分。从入口往里面看过去,只能看到一个简易的木楼梯,延伸到不见天日的深处。

王俊凯没有多想,已经准备就绪,顺着楼梯往黑暗里走去。

易烊千玺紧随着王俊凯往下爬。


楼梯不长,王俊凯的脚尖碰到土壤的时候竟有一种庆幸的感觉。

继续往里走,光线就全部照不进来了。两人只能沿着墙壁,一步一步往前探索。

“不怕鬼了?”太过静寂的环境让人紧张,于是易烊千玺开口打破沉默。

“人命关天。”王俊凯语气难得一见的认真,末了,没好气地扔了句,“易烊千玺,都这节骨眼上了,作为搭档,你能不能不要吓我?”

易烊千玺似乎有些明白,几万学子里,王俊凯为什么能成为阿尔忒弥斯大陆的第一。许多时候,大多数人都清楚自己应该干什么,然而却做不到;而王俊凯呢?只要他认为自己应该去做,哪怕客观条件有多恶劣,也会努力做到最好。

想到这里,易烊千玺走得更近,在王俊凯耳边轻声说道:“放心,我在你身后。”


两人在幽暗的世界里穿行了很长一段时间,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丝微弱的光线。

两人的视线里,出现了一条长廊。

光线来自长廊的壁灯。长廊很长,壁灯顺着长廊一直往前延伸。壁灯很旧了,灯罩里昏黄的火焰,气息微弱得像昏昏欲睡的老人。

而走廊墙上,挂着一幅幅画像。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心头一震,这不就是他们要寻找的画像吗?


两人连忙走到离他们最近的画像前。

那是一副黑白画像。画中的男子留着络腮胡,带着麂皮帽。

“这是……”王俊凯推测着,“灵像?”

“嗯。”易烊千玺点了点头,“那本书上说,游灵的画像是黑白的,而活人的画像是彩色的。快点,我们找找看有没有Diamond的肖像画。”

不知为何,尽管四周一片安详,可易烊千玺没来由觉得心慌。

两人加快了行动步伐,在无数幅黑白照里找寻一副彩色的肖像画,在快到走廊尽头时,王俊凯兴奋地喊道:“我找到了!”

易烊千玺循声而来,看到王俊凯站在一幅彩色的肖像画前。

画像里的女孩儿,金色的头发,深蓝色的眼睛。

虽然换了发型,并且眼神看起来更加柔和和天真,可是王俊凯和易烊千玺都一眼认出来——那就是Diamond!

“看清肖像画上写的出生年月日了吗?”

王俊凯凑近了肖像画,仔细辨认着:“1890年……1890年……”

不详的第六感越来越强烈,易烊千玺催促王俊凯:“日期呢?日期是什么时候?”

王俊凯眉头紧蹙,无奈摇头:“千玺,我尽力了,可是这里光线太暗了……”

“那你拿上画像,我们走出地下,走到别墅,就能看清了。”

“嗯。”

王俊凯小心翼翼地把相框从墙上取下来。

就在相框离开墙壁的一刹那,两人脚下的土地突然一震。

易烊千玺吃了一惊,王俊凯更是身子趔趄了一下,然后将比什么都重要的画像抱在怀里。

但是一种湿润而腐朽的味道从不知道哪个阴暗的角落里向两人涌来。


“快走……”易烊千玺拉着王俊凯的衣角往入口处奔跑。

说那迟那也快,黑暗里突然蹿出来一个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的东西。体型庞大,皮肤坑坑洼洼,身上带着恶臭,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向两人爬过来!

“我的妈!那是什么!”王俊凯一边尖叫着一边拼了命地往前跑。

易烊千玺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能确定的是,那东西绝对不是人类!王俊凯是何等人物?S级黑暗哨兵,可那东西奔跑的速度居然比王俊凯还快,眼看着就快赶上了!

地下空间,昏暗却狭长。两人摸索进来时用了差不多一个钟头,这会儿想跑到地面出口至少要半个小时。易烊千玺一边奔跑一边在心底里计算着那东西跟自己的相对速度,得出结论,按照现在这样的速度,自己跟王俊凯根本跑不到出口就会被那东西赶上。

想到这里,易烊千玺停下脚步,架上M1300,屏息等待着那东西靠近。

地面的震动越来越剧烈,恶臭的味道越来越浓重。

在那东西离自己十米左右,扭曲着爬过来时,易烊千玺镇定地扣动了扳机。

 

“砰”地一声,那东西被打退十几米,倒在地上。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火药味。

打中了怪物,易烊千玺还没来得及长吁一口气,就听见那东西大吼了一声。那吼声惊天动地,震耳欲聋。

紧接着,那倒在地上,仿佛跟地面融为一体的怪物,挣扎了几下,站了起来。

 

易烊千玺惊呆了。

M1300的作用,遇人杀人,遇鬼杀鬼。可眼前的到底是什么,居然被近距离崩了一枪还不死?

王俊凯听见枪响,按照音源位置判断,知道易烊千玺落在了身后。他赶忙折了回来,看见易烊千玺摔倒在地上,不断地往后退。

于此同时,因为那一声吼叫,地下世界突然开始天崩地裂,王俊凯和易烊千玺都感觉自己身下一空,然后开始往下落……

见状,王俊凯将易烊千玺背在身上,用足自己的分贝对易烊千玺喊道:“抓紧我!”

顷刻间,王俊凯变成野兽形态。他衔着画像,背着易烊千玺,灵敏地躲避着向下坠落的岩石和土块,一刻不停地向前奔跑。

易烊千玺坐在王俊凯身上,回头看着身后坍塌的世界。

那东西跟着下坠的尘土,一起沉了下去。

最后一眼,易烊千玺望向了走廊尽头。

等等……走廊尽头,还有一幅画?

彩色的?

 

还来不及分神,易烊千玺又看见那怪物嘶吼着冲了上来。

易烊千玺端起M1300,给它补了一枪,怪物惨叫着,又一次跌入坍塌的深渊。

在入口坍塌的最后一秒,王俊凯从里面冲了出来。

 

因为惯性,从入口冲出来的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在空中划了个抛物线,摔在草地上。

脱离危险,王俊凯变成人形,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易烊千玺也惊魂未定,胸口大幅度地起伏。

雨滴淅淅沥沥地打在脸上,郁金香的味道灌入鼻腔。野草的草梗膈硌得皮肤有些微微的刺痛。

可是刚从鬼门关出来的两个人,对于这鲜活的、美好的、明亮的世界,充满了眷恋!

两人四目相遇,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

 

——————————

走到别墅,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就见到了从警局回来的王源和Alisa。

“我跟Roy已经回来半小时了,一直在找你们。你们去哪儿了?怎么脸上和身上都是泥水?”Alisa急的都快哭了。

王俊凯与易烊千玺对望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地把地下探险的可怕经历隐去,只汇报了重要进展:“你们离开后,我和易烊千玺找到了很重要的线索。我们在书房找到了一本书,是本中世纪欧洲巫术大全,里面记载了一种巫术,可以将活人封印在某地,让TA无法走出某个区域。我跟易烊千玺对照了一下,发现这个巫术跟Diamond身上的情形很一致——被封印了的人,无法走出某地,并且无法对他人述说与自己相关的任何讯息。

那书上说,解除封印的方法就是找到一副带有Diamond出生年月日的肖像画。于是我就跟易烊千玺去找这幅画。还好,我们找到了。”

说罢,王俊凯从怀里掏出肖像画。

“哇……”Alisa用手捂住嘴巴。

明亮的白炽灯下,镶着金边的相框富丽堂皇。画纸虽然有些受潮,可画像却非常精美,在画师高超的手艺下,画像上的小女孩跃然纸上。

“Diamond还在房间吧?”易烊千玺不放心地问道,生怕再生意外。

“嗯……”王源回答他,“还在睡觉。”

“我们一起上去找她。”王俊凯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语气欢快得几乎都要唱起歌来。

“走。”易烊千玺招呼众人。


Alisa的房间里,众人齐齐站在Diamond床前。

小姑娘虽然沉睡着,却时不时抽搐一下,脸上的忧愁,连睡着时都未完全消缺。

“Diamond,今后,你能好好安睡了。”Alisa擦了擦眼泪,轻声呼唤,“Diamond,醒来一下。”

Diamond睁开眼,看到所有人都站在她面前,眼眸里满是疑惑。

待到王俊凯将画像展现在Diamond眼前,Diamond蓝色的大眼睛先是盛满了惊愕,紧接着,就是幸福的泪水。

虽然巫术还差最后一步才能解除,此刻Diamond无法亲口说出她等这一刻等了多久,可是每个人都从Diamond的眼眸上看到了美梦成真的光芒。


走出别墅时,雨也停了。

在那片郁金香花圃中央,小小的Diamond站在正中央,王俊凯、易烊千玺、Alisa和王源环绕着她。

王俊凯指尖抚摸着肖像画,吐字清晰地报出底端那一行字——

“1890年11月1日。”


一束月光照在Diamond身上。

她眼里的担惊,眉间的忧愁,全都消失不见。

她张开手臂,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了一口雨后清新的空气——

“我,自由了。”


当Diamond推开铁门,走出庄园,一切如水般平静。

从此,天地广阔,没有任何东西阻拦Diamond奔向自由世界的脚步。

易烊千玺和王俊凯都由衷地为Diamond感到高兴。


——————————

回到别墅,易烊千玺拿了一块毛巾,给王俊凯擦拭湿漉漉的头发。

Diamond在隔壁房间听Alisa讲童话故事。

是的,Diamond还没走。虽然解除了巫术,但是天色已晚,Diamond就算是要去投奔她远在伦敦城的祖父祖母,也得明早天亮再出发。于是Diamond拜托卡特警官,让他叫了一辆汽车,明天简简单单收拾一下行李,就可以搬去伦敦开始新生活。

再说,Diamond也舍不得这几天一直照顾她、与她朝夕相处的Alisa,正靠在Alisa怀里听她讲故事。不过,她再也不是一个沉默的小孩,时不时就会好奇地问——

“那王子有没有找到公主?”

“他吻醒了她吗?”

“哦,谢天谢地!”


王俊凯听着Diamond叽叽喳喳的声音,笑得释然而满足:“原来完整任务的感觉这么爽。”

易烊千玺揉着王俊凯的头发,仍然有些疑惑:“我们任务完成了,按道理应该结束场景,返回真实世界了。”

王俊凯抬眼,看着灯光下虽然眉头微蹙但依然十分好看的易烊千玺:“易烊千玺你傻啊,我们游戏时间还剩一天呢,当然是等到游戏时间耗尽了我们才能回到现实世界啊。”

“是这样吗?”易烊千玺回忆了一下游戏规则。

“当然啦。”王俊凯浅笑着嗔骂,“你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给王俊凯擦头发的易烊千玺听到这句话,作势要起身离开:“看来你身体还没康复,损人的能力就已经完全康复了嘛。那行,头发你自己擦吧。”

“别啊……”王俊凯哼唧,“后脑勺我擦不到!”

“你是个哨兵,哨兵身体普遍强壮,头发被雨淋湿了不擦也不会感冒发烧的。”

王俊凯握住易烊千玺的手,巴巴求饶:“哎哎哎……我错了……”

一双桃花眼水光潋滟,真叫人生不起气。

易烊千玺坐回来,继续给王俊凯擦干头发。

头发干了,又细心地将王俊凯身上的伤口一一抚平。


治疗的时候,王俊凯就偷偷地打量易烊千玺。

长长的睫毛像杨柳一般低低地垂着,洁白的上齿轻咬着殷红的下唇。

脸颊上的绒毛像桃子一般可爱。


桃子……

毛绒绒的桃子……

王俊凯趁机在易烊千玺脸上亲了一口。

易烊千玺一脸惊讶地瞪着王俊凯。

“不是……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啊,搞得我像个色狼似的。”

“难道你不是?”

于是王俊凯决定好好解释一下当时的心理活动:“当时我的嘴离你的脸只有4.3572公分,而你的脸粉扑扑的像个水蜜桃,刚好我特别想吃水蜜桃……”

“去死吧……”易烊千玺一脚把王俊凯从床上踹到了地上。

王俊凯躺在地上,坏笑:“千玺你别这么小气嘛。”

易烊千玺将毛巾挂到架子上,走出王俊凯房间:“既然游戏主线任务已经完成,后面的时间都是等待游戏结束,那自然也不会再出现什么‘自杀幻觉’,我回我房间睡觉了。”

“千玺……还是一起睡嘛……”

易烊千玺已经走进自己房间,关上了房门。

王俊凯有些失落,摸了摸唇际,又傻笑起来。

——千玺尝起来真的是甜的耶。


——tbc

评论(94)
热度(452)

© 小仙子 | Powered by LOFTER